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中外合作考古系列报道之二

    文明对话 文化使者 交流互鉴

    发布时间:2019-01-11

    中外合作考古,不仅在丝路沿线大放异彩,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有精彩表现。近年来,中国学者在世界其他古代文明发源地陆续开展考古工作,在中美洲科潘遗址和埃及孟图神庙遗址,都有中国学者的身影。中国开始在古代中国以外的世界古代文明研究中拥有了话语权,真正实现了文明的对话。

    十余年前,中国考古第一次走出国门的目的地,便是在邻国越南。而今,怀着促进和平友好、文化交流互鉴使命的中国考古人成为文化使者,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国的临近国度,如柬埔寨、老挝、缅甸、孟加拉国等国,在这些国家的考古研究和文物保护方面,发挥了中国学者越来越大的作用。

    中外合作考古包括“走出去”和“引进来”。后者一度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外合作考古的主要模式,让中国考古开始全面地看世界,积极吸收国外考古的先进技术、方法和理论,相当程度上促进了中国考古学的发展。现而今,中国考古在“走出去”的同时,依然坚持“引进来”,中外彼此交流互鉴,让中国了解国外考古,也让国外更加了解中国考古,了解中国古代文化。

    玛雅文明中心——科潘遗址考古及中美洲文明研究


    科潘(繁荣期约为公元5至8世纪)是玛雅文明最重要的核心城邦之一,位于洪都拉斯西部科潘墟。2014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相关人员对科潘进行了深入考察,决定对该遗址东北贵族居住区8N-11号聚落进行发掘,并与洪都拉斯人类学与历史研究局签订合作协议。

    1 科潘遗址8N-11贵族居住址航拍_meitu_6.jpg

    科潘遗址8N-11贵族居住址航拍

    2 18T3平面图.jpg

    18T3平面图

    3 18E3出土彩绘陶钵.jpg

    18E3出土彩绘陶钵

    2015年7月,发掘工作正式开始。当年度对遗址地表进行了树木和杂草的清理,对遗址北部表面建筑进行了发掘。明确了北侧中心建筑的结构及倒塌过程,发现精美雕刻等丰富遗物,为探讨北侧建筑的功能提供了重要资料。2016年1月,对北侧东、西两边建筑进行清理,发现精致陶器和黑曜石器等遗物。2016年4月,开始对北侧中心建筑进行解剖,并开始了对西侧北部建筑的正式发掘,同时对已完成的发掘进行修复工作。2017年的主要发掘工作包括对北侧建筑重建过程的发掘研究和对西侧北部地表建筑的进一步清理及隧道式发掘。

    2018年,对遗址西侧建筑进行了解剖式发掘,对南部地表建筑进行了清理,并对西侧北部和中部建筑进行了修复。在发掘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墓葬,包括等级较高的石室墓和等级稍低的疑似陪葬墓,目前共发现24座,其中石室墓中一般随葬精美的彩绘陶器和玉器等。建筑中心和前方还发现了3座祭祀坑,内填满黑曜石,建筑四角一般也发现有黑曜石矛等,可能用于奠基。

    从2016年开始,项目组同国内外各个专业学科的专家合作,开展多学科研究。目前包括人骨、植物、黑曜石、淀粉粒等方面的研究已经展开。


    古埃及战神的供奉之地——埃及孟图神庙遗址


    孟图神庙区位于埃及卢克索卡尔纳克神庙区北部,占地约10公顷。该神庙始建于新王国阿蒙霍特普三世时期,约公元前1391至前1355年,后由第三十王朝的法老在原有基础上修复扩建。神庙拥有独立的泥砖围墙、塔门、方尖碑等建筑,在神庙主体建筑西侧还有一个小型圣湖。孟图神是古埃及的战神,以鹰头形象示人,与太阳神“拉”的形象一致。他是中王国时期王室主要信仰的神明之一,许多法老的名字里都带有孟图神的名字,如孟图霍特普二世。该神庙区大体可分为南北两部分,北部建筑包括哈尔普拉神庙、孟图神庙和“高处神庙”,它们由东至西依次排列。孟图神庙和哈尔普拉神庙正门朝北,与神庙区围墙北边的塔门和斯芬克斯道对应,是宗教庆典时的主要通道;南部建筑包括玛特神庙以及沿着神庙区南围墙修建的6座奥西里斯神殿,它们的入口一致朝南。另外,围墙东侧开有东门,推测可能为日常活动的入口。孟图神庙西围墙外侧和阿蒙神庙北围墙之间的区域,有一片时代较晚的居址。

    4 孟图神庙遗址_meitu_9.jpg

    孟图神庙遗址

    孟图神庙的考古发掘原来由法国东方考古研究所负责,止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已有40余年未开展工作。目前,除神庙主体部分和围墙外部的东南区域已完成发掘之外,神庙内部及其周边的大部分区域尚未进行系统发掘,有待使用现代科技手段和方法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因此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5 孟图神庙的南墙.jpg

    孟图神庙的南墙

    6 散落在地表的石刻残块_meitu_11.jpg

    散落在地表的石刻残块

    目前的发掘工作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埃及文物部两单位共同承担,首个合作期为5年。该遗址首个季度的清理及发掘工作已于2018年11月正式动工。


    揭开吴哥王朝的神秘面纱——柬埔寨吴哥窟古迹(王宫遗址、崩密列寺、柏威夏寺)考古项目


    为进一步扩大中柬文化交流,增强中柬两国文化遗产领域的合作,更好地实现中国参与吴哥古迹保护与考古研究工作的重要作用,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以下简称“文研院”)于2016年至2018年,在柬埔寨吴哥王宫遗址、柏威夏寺开展了考古调查,在崩密列寺开展了考古调查与发掘。

    7 王宫遗址空中宫殿.jpg

    王宫遗址空中宫殿

    王宫遗址位于大吴哥城的核心区域,占地面积大、文物遗存构成多元复杂。王宫遗址是中柬双方协商提出的继茶胶寺后援柬三期的项目地点。文研院多次赴现场进行调查,收集相关资料,初步了解王宫遗址的位置、各单体建筑遗址的分布情况和规模等。2017年10月,赴柬开展王宫遗址的可行性研究阶段现场考察,对王宫遗址开展了更进一步的资料收集、勘查测绘、考古调查等工作。在此基础上,制定了包含考古专项在内的王宫遗址修复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和立项建议书。2018年,吴哥古迹王宫遗址修复项目正式签署立项换文。

    崩密列寺处于吴哥核心区外围,地处吴哥与古占婆交流的中心,周边发现古代采石场及运河道路。柬方高度重视与中方在崩密列开展的合作研究。为了推动崩密列的研究与保护,中柬双方成立了联合考古工作组,进行资料收集、考古调查及考古发掘。对崩密列的整体平面和地形有了初步了解,对崩密列寺东神道及东平台进行了重点调查和四处局部解剖,对东平台进行建筑复原研究,初步厘清了东神道的建筑结构和建造工艺。

    8 崩密列寺东神道考古发掘.jpg

    崩密列寺东神道考古发掘

    柏威夏寺位于柬泰边境,处于海拔625米处的高地上,地势险峻,建筑充分融合了自然景观与宗教功能。文研院多次赴柏威夏寺开展资料收集和现场调查。

    9 柏威夏寺鸟瞰_meitu_14.jpg

    柏威夏寺鸟瞰

    对柏威夏寺的地理位置、周边环境、建筑分布情况、特点、面积、石刻及残损现状等有了初步了解,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柏威夏寺国际保护中国主席国前期工作项目》履职报告,为柏威夏寺I、II、III 号塔门修复项目立项进行必要的前期准备与预研究。

    10 Namak mee 村出土的石寨山型铜鼓_meitu_15.jpg

    Namak mee 村出土的石寨山型铜鼓


    探索东南亚的古迹——云南省涉东南亚考古研究工作


    2018年7月16日至7月27日,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四川大学共派出四位专业人员完成了赴老挝考古调查工作,对老挝琅南塔(Luang Nam tha)省冶铁遗址、沙湾拿吉省以Vilabouly市sepon矿区为中心的早期采铜炼铜遗址、phalanxai市的石寨山型铜鼓、Kaison市明清时期的陶窑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琅南塔省的3个冶铁遗址发现的炼炉遗迹及相关遗物,是了解和认识公元8~9世纪老挝西北高地地区金属工业生产宝贵的第一手资料,炼炉的基本形制以及规模化的生产模式为我们深入研究老挝其他地区的冶金考古遗存提供了重要的参照。通过南部沙湾拿吉省Kaison市Pak Bor遗址的调查,尽管遗址年代较晚,但对于认识老挝的陶器而言也是一批很好的原始资料。通过调查以及与老挝遗产局的深入交流讨论,最终确定选择sepon矿区的Theng Kham East和Ban NamaHee两个遗址作为进行下一步考古发掘的地点。

    11 蒲甘古城_meitu_16.jpg

    蒲甘古城

    为完成商务部委托的《中国政府援助缅甸蒲甘佛塔——他冰瑜寺修复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方考古人员于2017年5月10日至2017年5月29日再次赴缅,对他冰瑜塔外围四周区域扩大范围进行了现场调查,确认他冰瑜塔是他冰瑜寺中的主要建筑。除了初次调勘发现的院墙、伽呦咗塔外,他冰瑜寺另外的附属建筑还有位于他冰瑜塔西南侧的高僧禅房基址及位于西北、东北侧的佛徒僧舍基址等。2017年5月14日至26日,在初次勘探收获的基础上,考古人员在他冰瑜塔四周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考古勘探,厘清了他冰瑜寺的遗存和布局及堆积情况。此次调勘还对蒲甘古城及外围区域(约4平方公里)进行了初步的全面踏查,对蒲甘古城有了初步认识,同时使用无人机对部份佛塔进行了航拍。


    南亚次大陆的古代佛教圣地 ——孟加拉国那提什瓦佛教遗址


    毗诃罗普尔(Vikrampura)古城是2010年由孟加拉国考古学家发现的,2013年,孟加拉国考古学家首次在纳提什瓦(Nateshwar)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2014年12月~2018 年1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阿格拉厦·毗诃罗普尔(Agrashar Vikrampur)基金会聘请的欧提亚·欧耐斯恩考古研究中心(Oitiya Onneswan Archaeological Research Center)组成联合考古队,先后三次对纳提什瓦遗址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发掘面积达5236平方米,取得了重大成果。

    13 纳提什瓦遗址十字形神殿鸟瞰.jpg

    纳提什瓦遗址十字形神殿鸟瞰

    12 纳提什瓦遗址发掘现场.jpg

    纳提什瓦遗址发掘现场

    通过地层学和一系列测年数据,纳提什瓦遗址可分为两个时期。第一期年代约在公元780~950年,即修建于德瓦(Devas)王朝(公元750~800年)时期,沿续至旃陀罗(Chandra)王朝(公元900~1050年)的前期。第二期年代约在公元950~1223年,这段时期为旃陀罗王朝后期、跋摩(Varman)王朝(公元1080~1150年)和犀那(Sena)王朝(公元1100~1223年)时期。据考证,这三个王朝都曾建都于毗诃罗普尔。作为阿底峡尊者的故乡,毗诃罗普尔在藏文典藏中也是一个神圣的名字。这个规模庞大、具有不同功能的大型佛教遗址的发现,证实了这座都城的存在。纳提什瓦遗址的早期遗迹,是一组塔院(stupa court)和僧院(vihara)的综合体,遗址规模、整体布局及单体建筑的特点,在孟加拉国都是前所未见的。晚期遗迹主要为十字形中心神殿建筑及多边形塔等附属建筑,这是孟加拉国10~13世纪金刚乘建筑的典型范例。作为南亚次大陆最后一个佛教中心的珍贵遗产,该遗址将载入世界考古学史册。目前,双方正在协商毗诃罗普尔古城下一步考古计划,希望成为中孟两国长期合作的基地。


    要“走出去” 也要“引进来”


    近年来,中国考古在不断“走出去”的同时,依然积极“引进来”,在考古研究和文物保护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果。如2015年开始实施的中美合作“甘肃洮河流域新石器至青铜时代文化与社会之演进”项目,是由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与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系合作开展的区域性考古研究项目,旨在通过考古调查与发掘,建立洮河流域新石器时代至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的年代学标尺,并寻找与生计方式、专门化技术演进的考古证据,以及与环境演变相关的各项指标。同年开始实施的“红山文化社区与分期研究”项目,是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与美国匹茨堡大学、夏威夷大学的合作项目,旨在更好地利用区域考古调查方法了解辽宁地区重要史前遗存的社会形态。2016年敦煌研究院和英国牛津大学开展“向自然学习—中国西北地区土遗址保护新方法研究”合作研究项目,在遗址风化机理和防治理念、技术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为成功解决土遗址表面风化脱落的难题提供了新的思路。2017年,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日本国立奈良文化财研究所以提高科研水平、友好交流为宗旨,共同开展“三燕文化出土遗物研究”项目,以三燕时期出土遗物为研究对象,重点重新记录这些遗物,从而深入探寻三燕文化的真实面貌。2018年6月,武汉大学、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武汉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盘龙城遗址博物院、芝加哥大学组织联合考古队,开始在盘龙城遗址展开为期三年的联合考古项目,计划将对盘龙城聚落形态和布局、手工业分布和生产组织、自然环境变迁与聚落演变、区域聚落形态分布与互动等四个方面展开重点工作。

    14 中英共同开展模拟墙风蚀试验.jpg

    中英共同开展模拟墙风蚀试验

    15 中美国际田野考古学校学员考察凤翔雍山血池遗址.jpg

    中美国际田野考古学校学员考察凤翔雍山血池遗址

    除了以上合作项目外,杨官寨中美国际田野考古学校是值得特别提及的。该学校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西北大学联合举办的目前中国境内唯一的国际性田野考古培训学校。学校旨在为对中国文物考古研究抱有浓厚兴趣的考古学专业、人类学专业学生提供有关中国考古的知识培训和田野操作技能训练,促进中外考古学理论、方法和技术的交流传播。自2010年学校首次创设至今,围绕高陵杨官寨遗址的考古发掘,已成功举办了八期暑期田野考古培训班。2016~2018年,田野考古学校先后培训来自中、美、英、加拿大、波多黎各、中国香港等不同国家和地区的40余名学员,取得了良好的教学和宣传效果。

    (本文部分文字和图片来自《中外合作考古项目资料汇编》)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