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大运河水神信仰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

    发布时间:2019-04-12姜师立

    (上接3月16日6版)


    大运河水神信仰遗迹

    大运河绵延千余年的开凿贯通、疏浚维护历史,促进了中华大一统国家的形成和维系。大运河水神信仰在运河沿线广泛传播,进而产生了诸多供奉水神的大王庙、龙王庙和天妃(妈祖)庙等,今天,这些水神信仰遗迹成为大运河经由漕运活动对沿线区域社会文化产生深切塑造作用的重要实物见证。

    宿迁龙王庙  宿迁龙王庙是运河地区金龙四大王庙的突出代表。宿迁龙王庙原名“敕建安澜龙王庙”,坐落于宿迁市西北20公里处的古镇皂河,供奉运河四大金龙。龙王庙行宫始建于公元17世纪末(清康熙年间),雍正五年(1727)和嘉庆十八年(1813)两次重修。清乾隆皇帝六次下江南,五次宿顿于此,并建亭立碑。经雍正、乾隆、嘉庆等各代皇帝的复修和扩建,形成了现在占地36亩,周围红墙,三院九进封闭式合院的北方官式建筑群。龙王庙行宫是大运河江苏段沿线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皇帝南巡行宫遗址之一,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见证了运河水神信仰和中国古代国家对漕运的持续重视。

    图6.33 宿迁龙王庙山门_meitu_34.jpg

    宿迁龙王庙


    天津天妃宫  始建于元代延祐年间(公元1314~1320年)的大直沽天妃宫(东庙),是海上漕运进入鼎盛时期的产物。该庙建成后约十年,到泰定时(1324~1327年)即遭火灾。泰定三年(1326)改为天妃宫,此后三年由元朝皇帝颁赐庙额。至正十一年(1351)第二次重建天后宫,再修后的大直沽天妃宫到明万历六年(1578)又重修圣像殿宇。大直沽天妃宫经过元、明、清各朝代维修和重建,规模不断扩大。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洗劫大直沽,天妃宫被战火烧毁。大直沽天妃宫不仅是元代海上漕运进入鼎盛时期的产物,也是北运河漕运遗迹的重要补充和完善。在历史上,凡是由直沽海口经海河进入北运河的海运漕粮,都经由大直沽天妃宫。在此祭祀妈祖,既标志海漕的终结,又标志河漕的开始。

    上虞曹娥庙  曹娥庙又叫灵孝庙、孝女庙,是为彰扬东汉上虞孝女曹娥而建的一处纪念性建筑。曹娥(130-143)是上虞曹家堡村人。母早亡,其父曹盱为一巫者,善于“抚节安歌,婆娑乐神”。汉代吴越地区有逢端午节祭祀潮神伍子胥的习俗。汉安二年(143)端午,曹娥江上举行迎潮神仪式,曹盱不幸溺水而死,尸体亦被浪涛卷走。年仅14岁的曹娥痛失慈父,昼夜不停地哭喊着沿江寻找。到十七天时,她脱下外衣投入江中,对天祷祝说:若父尸尚在,让衣服下沉;如已不在,让衣服浮起。言毕,衣服旋即沉没,她即于此处投江寻父。三日后,已溺水身亡的曹娥竟背负父尸浮出了水面。曹娥孝行感动乡里,迅速传扬开去,轰动朝野。元嘉元年(151)上虞县令度尚改葬曹娥于“江南道旁”,并报奏朝廷表为孝女,为其立碑建庙。曹娥庙始建于公元151年,几经迁徙、扩建、修葺,奠定了现有庙宇布局严谨、错落有致、气势恢宏的建筑基调。曹娥庙坐西朝东,背依凤凰山,面向曹娥江,占地6000平方米,建筑面积3840平方米,主要建筑分布在三条轴线上。北轴线为三开间,依次有:石牌坊、饮酒亭、碑廊、双桧亭、曹娥墓;中轴线为五开间,依次有:罩墙、御碑亭、山门、戏台、正殿、曹府君祠;南轴线为三开间,依次有:山门、戏台、土谷祠、沈公祠、戏台、东岳殿、阎王殿。

    镇水铁牛  关于铸铁牛可以抵御洪水的说法大概始于唐朝,古人认为,牛是大地的象征和载体,自古就有用铁牛镇水的传统。雄鸡,据说可以抵御水患。古人认为洪水属阴性,而雄鸡报晓,可以驱鬼除阴。壁虎,也被古人视作驱除水患的神兽。淮扬运河沿线的“九牛二虎一只鸡” 镇水神兽如今一半被洪水冲跑了,只剩下6头铁牛和一只石壁虎。铁牛分别位于淮安的高家堰、高邮的马棚湾和邵伯古镇等地,在古运河茱萸湾的壁虎坝还有一只石壁虎。如今,这些镇水神兽仍旧享受着附近百姓的香火,人们为了升学生子,祈求祛病除灾仍然来祭拜这些镇水神兽。


    水神信仰对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作用

    加强运河水神信仰研究可以挖掘运河民俗文化。大运河的修建把若干相对独立的自然环境贯通成为一个体系,并转化成一个大的具有共性的人文环境。在大运河开凿、使用、维护的1000多年历史中,它孕育了运河两岸极为多样的民俗文化,并深刻影响着沿线人民的生活方式。由于不断的文化交流碰撞,大运河沿线的民俗还具有趋同性。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热潮中,大运河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但在很多地方,人们往往重视对看得见的河道、闸坝、码头、城镇等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而对较为抽象、不易看到的运河民俗文化遗产则缺乏关注。尤其是运河水神庙宇及其相关祭祀活动,因为运河淤塞、漕运废止,失去了其存在的社会基础,有的已销声匿迹,难觅其踪了。事实上,运河沿岸和相关祭祀活动是运河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运河的水神庙宇等水神信仰的遗迹也是运河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要加强对运河水神信仰等传统文化现代表达方式的探索,通过对运河水神信仰文化的研究,探索大运河对沿线区域的社会文化产生的显著影响和塑造作用。通过对运河水神信仰庙宇所建地理位置的研究,可以了解古代运河水文地理状况,为今天的防洪抗灾工作提供借鉴。通过对运河水神信仰祭祀方式及时间的研究,可以了解当时的漕运状况和水旱灾害情况,更好地了解历史信息和气候变化。通过对大运河沿线的水神信仰遗迹等建筑的研究,可以展现运河文化的传播及其与各地原生文化的融合过程。如研究大运河沿线衍生出的金龙四大王、妈祖等陆上及海上漕运保护神的信仰与崇拜,可以发现大运河对沿线文化习俗的重要塑造作用。

    在尊重民间信仰的同时做好文物保护工作。现存的水神信仰的遗迹庙宇、道观等古建筑在运河沿线还有不少,如宁波的庆安会馆、宿迁的龙王庙被列入了大运河世界遗产。上虞的曹娥庙、天津的天妃宫等尽管没有列入世界遗产,但仍是大运河沿线的重要文物,如曹娥庙近2000年的文化积淀厚重,以雕刻、壁画、楹联和书法“四绝”饮誉海内外。而复建后的扬州邗沟大王庙、滑县道口大王庙、泰安宁阳禹王庙等依然屹立在大运河边,享受着运河沿线民众的祭祀,这些遗迹都有一定的文物价值。因此,在尊重民众的水神信仰的同时,要做好这些文物的保护研究工作,深入发掘其中蕴含的文化价值,同时通过建立一系列文物管理制度,加强对文化遗产的保护,避免因祭祀活动引起火灾等,造成对文物的破坏。

    图6.35 宁阳禹王庙_meitu_35.jpg

    宁阳禹王庙


    图6.38 南旺分水龙王庙遗址 _meitu_36.jpg

    南旺分水龙王庙遗址 


    打造运河水神信仰遗迹旅游线,推进文旅融合发展。挖掘运河水神信仰的文化内涵,对于运河文化遗产的保护尤其是开展运河民俗旅游,具有重要意义。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运河文化游是推进文旅深度融合的重要途径,水神信仰因为传说范围广、故事性强,容易受到游客的关注。同时,由于信仰的作用,人们在游览的同时也掺有祈福许愿还愿等活动,更具有吸引力,水神信仰遗迹游无疑是运河文化游的线路之一。人们通过参观相关庙宇遗迹和祭祀活动,可以更深刻地了解运河沿岸的风土民情和博大精深的运河文化。宿迁大王庙、天津天妃宫等运河水神信仰的遗迹可以成为运河文化旅游的重要目的地,带动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如妈祖(天妃)信仰带来的遗迹妈祖庙和天妃宫散播在运河沿线的多个城镇,可以设计运河沿线妈祖遗迹旅游线路,甚至可以与海上的妈祖遗迹串连形成一个大的妈祖遗迹旅游线,吸引长线游的游客前往游览。从民俗文化的角度看,运河水神信仰遗迹游还可以为游客打造修身养性的心灵圣地。 (下)

    《中国文物报》2019年4月12日第6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