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善待人文的绿

    发布时间:2013-01-07编辑:

           笔者到外地城市去旅游,听说当地公园很热闹,便去游览。入门看见新栽的两棵大榕树,气根纵横,冠盖如云,荫蔽有半亩大小,但我并不喜欢,原因很简单:树是假的,化工材料制品,它来自某个工厂的车间,而非“有佳木”的祖国南方的山野河道。我甚至设想,若有一本地鸟儿,见其氤氲状而喜,遂飞赴之,于其青枝绿叶间嬉戏,剥啄,但入口入鼻却是难闻的塑料味,引不来几声“鸟骂”才怪呢?

           我的童年在滇南一个小山村度过,一直以为,树的故乡是乡村,乐园是山野河道,而一旦入城,则苦难罹身,要承受噪声、磕碰、贴野广告的糨糊之类,叶子上还常常落满厚厚的灰尘,甚至到了夜晚也不得安宁,被“不夜城”的灯光照得惨绿。如今,树早已被作为城市的一部分。树能生氧,每棵树都是小型的氧吧;树能吸尘,每棵树又都是小型的吸尘器;树能遮萌,可以调节城市的热岛效应;树的绿还有美化之功、养目之能、怡心之效。无树的城有没有?有的,首都北京的紫禁城便是。据说,紫禁城无树的原因:一是为了亮化,二是为防刺客,使其不得隐藏,三是为了独显大殿的威严,烘托皇权的至高无上。皇帝虽在中国已消失,然其变态的心理却每有传人,前些年某城为了亮化,把城中数千株上百年的古树砍掉。亮是亮了,城市之丑也暴露无遗。为此,我常想起那些城市改造中为护绿护树与政府顶着干的居民,他们像留住亲人一样留住了古树。

           树是自然的,然而,城市里的树,却又是人文的,因它与人与城已有了分拆不开的关系。曾有智者断言:“没有古树的城市是没有历史的城市。”树固生于山野河道,然大隐隐于市,这些落脚城市的树,目睹见证兴衰荣辱而不动声色,实是深刻的思想者。山雨欲来之际,树俯仰生姿,哗哗作响,给城市添无限性情,而到了深秋,黄的、褐的落叶纷飞,一似书签飘舞,又带来许多书卷气。所谓文明,有时就是沧桑,而一个城市有足够多的树,特别是足够多的古树,无疑就是历史悠久的标签。我曾去过帝王陵游览,为庭院上千年蓊郁的松柏所感动。有些古树因年老已中空,似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皮,以水泥填之,其上仍枝繁叶茂,古老与年轻结合得是那么和谐。试想,如果没有这些古树,帝陵静穆而幽深的历史感恐会减去不少吧。

           在城镇化发展中,人永远雄心勃勃,而树不是,树永远是冷静的。只知建楼,是膨胀;而种假树,无疑是恶补。愿大家都善待人文的绿,留住人文的绿。


    (2011年4月29日3版)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