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行动主义者的理念与实践——读《交流与探索:2005年贵州生态博物馆国际论坛论文集》

    发布时间:2013-01-07编辑:ww


        20世纪70年代初,当生态博物馆在西方最初出现时曾经被称为一个运动,显然,这一运动是当时国际社会诸多领域中的具有反叛精神的运动中的一种。幸运的是,生态博物馆运动甫一出现,就和当时公众日益觉醒的环保意识、参与意识等密切关联,并受到时任国际博物馆协会主席、法国人戴瓦兰等的关注和支持。戴瓦兰先生不仅是“生态博物馆”一词的命名者和生态博物馆运动的积极推动和实践者之一,而且早在1984年,国际博物馆协会下就正式产生了一个统一的国际性组织——“新博物馆运动组织”,为生态博物馆运动提供了一种难得的官方的承认和支持。
     
        生态博物馆被称为一种新博物馆学运动,一开始就具有鲜明的行动主义的特征。不论对于其内部的人士和参观者来说,生态博物馆自身都是一个学习、调适、参与和实践的行动过程。对于博物馆一方来说,生态博物馆将博物馆扩展为一种所在地的全民实践活动,政府部门、专家、地方民众都变成了博物馆的内部人士。而对于参观者一方来说,生态博物馆的展示是一种现场的、参与的、体验的、从头到脚的参观和感受。更主要的是,生态博物馆已经发展成为一种成体系的生态和实践的理念。这一运动试图将博物馆从以藏品为中心、以历史与艺术为导向的传统博物馆收藏、研究和展示的馆舍中解放出来,将博物馆由城市延伸到乡村,由室内延伸到户外,由藏品延伸到遗产的原生地及其环境,由静态发展到相互作用的关系,提出并实践地方认同、族群自主性的重建、民主参与、可持续发展及文化与自然资源的管理和经营等新的概念。在生态博物馆中,遗产和它们的人民、环境被紧密地关联在一起。
     
        生态博物馆是博物馆理念在一个新时代中经过深化之后的再次返璞归真。文化遗产原本为人民创造并属于人民,博物馆的设立本来就是要将文物艺术品从贵族的珍宝雅玩变成公共财富和大众教育的工具,生态博物馆在20世纪70年代逐渐觉醒的环保意识、民主意识和可持续发展的需求下以一种创新的观念和形态回应了这一新的社会需求。
     
        正如行动主义所共有的,生态博物馆强调行动,其理想是在实践中落实的,其展示是在参与中实现的,生态博物馆这种具有先锋性的理念是在不断的行动中实现和完善的。2005年6月召开的“交流与探索:贵州生态博物馆国际论坛”上, 大约15个国家的代表检讨了生态博物馆在自己国家或地区的实践情况,并从多个角度回忆了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生态博物馆经历、理论与实践得失等等, 一批来自大学的学者对生态博物馆发展进行了比较深入的理论探讨。更重要的是,在经过大约30多年的实践之后,不少代表提交的论文试图对生态博物馆这一新型博物馆的实质和世界各地五花八门的生态博物馆的发展模式予以概括,探索评价生态博物馆理论与实践成功与否的检验标准。会后,会议的组织者中国博物馆学会很快编辑会议的31篇文章,出版了中英文对照的会议文集,为博物馆界——尤其是中国的博物馆同行提供了一本比较全面地记录生态博物馆的历史、展示生态博物馆的世界动态并探讨其理念和实践的难得的参考文献。
     
        这次会议和这本文集也始终体现着生态博物馆行动主义的特点。我有幸亲身参与了会议。记得第一天大会之后安排代表到我国的第一座生态博物馆梭戛苗族生态博物馆参观回来后,第二天的大会上围绕着梭戛是否应该组织小学生对代表们的欢迎仪式爆发了激烈的争论,不少代表争相发言,有些代表明确地指出,作为生态博物馆的实际生态,他们认为小学生应该坐在课堂里上课而不是被集中到村边的道路上欢迎远道而来的参观者。争论几乎打断了大会原定的议题。
     
        文集还收进了几个与会者包括我本人会后完成的参会和考察笔记,更收录了苏东海先生与国际生态博物馆的命名者戴瓦兰先生关于会议以及生态博物馆有关问题的九则通信,表明关于生态博物馆的讨论不仅在会上十分热烈,会议之后仍然在持续不断地进行着。
     
        特别是意大利的参会者毛里齐奥和玛葛丽塔会后更出人意料地采取了一次生态博物馆的意大利的行动——以最快的速度编辑印刷了会议文集的意大利文本,供其国内的同行了解会议的情况和观点,以更好地开展生态博物馆的探索与实践。正如玛葛丽塔在意大利文本的前言中所说:“实现发展和遗产保护是一项严苛的挑战。‘交流与探索’论坛上所展现的经验意味着人们将能够发现解决问题的方法”。
     
        可以预见,人类将不断地利用过去创造未来,生态博物馆作为一种架通过去与未来、文化与自然、地方与世界的文化工具,仍然需要不断地完善,围绕生态博物馆的探索与交流将会不断地进行着。这本文集将成为生态博物馆事业发展道路上的一个坚实的支点。
     
        中国博物馆学会编,苏东海主编,紫禁城出版社2006年2月

    (2006年5月12日7版)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