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天朝的崩溃》对虎门炮台存在误解

    发布时间:2013-01-07编辑:ww


            茅海建著《天朝的崩溃:鸦片战争再研究》(以下简称茅著,2005年7月北京三联书店第2版)是一部严肃的以考证功夫见长而有广泛影响的学术专著,但其中对虎门炮台的论述却十分混乱,多有错误。为避免以讹传讹,故撰此文以正于方家。

            首先,对上横档岛的论述十分混乱。本来问题很简单,上横档岛是虎门海口江中的小岛,是第一次鸦片战争虎门海战的主战场。它东与东莞的武山及其山脚下的威远等炮台隔珠江主航道相对、西与南沙的芦湾山及其山脚下的巩固炮台隔珠江副航道相对。该岛上有两座山,岛东侧是前山也称横档山,山上有横档炮台;山脚下海边有横档月台,拦江排链之一即由此山脚连接到对岸武山的山脚下。岛西侧的山是后山也称永安山,山上有永安台。对此,茅著在第222页写有“在饭萝排和上横档岛的西侧,架起两道至武山的排链,以迟滞敌舰的内驶速度。”第231页又有上横档岛“西端的横档山上炮台和横档炮台。”拦江排链是用来封锁上横档岛与东岸武山之间的珠江主航道,只能是从上横档岛东侧架至武山。更何况横档山怎么又能到了上横档岛西端呢。难道作者连上横档岛的基本地形也不知道吗,可就在第231页这同一页下面作者又说“(英军)又转攻防卫力更弱的上横档岛西北部,该岛东部强大的横档山上炮台和横档炮台”;在第220页上也说“在东水道,他改建武山西侧的南山炮台……加固上横档岛东侧安炮40位的横档炮台,企图以威远、镇远、横档三炮台共120位火炮,控制横档东水道”(与此相同的还有第221页的“图二虎门防御作战示意图”)。对作者这种自相矛盾的说法,读者又该相信哪个呢?怎么知道哪个是“手民误植”呢?显然这种混乱不是一本严肃的科研著作中所应有的。顺便指出类似错误也出现在2002年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清代前期的海防:思想与制度》一书中,其书第96页有“在饭萝排和上横档西侧架起两道至武山的排链,用以阻滞敌船闯越要塞。”

            其次,对上下横档岛上的山高认识有明显错误。茅著第229页告诉读者1841年“2月26日清晨,下横档岛英军野战炮兵向上横档岛射击,多次击中该岛清军炮台、军营。由于清军火炮多置于该岛东西两端,又兼英野战炮兵居高临下,难以还击,被动挨打,岛上逐渐陷于混乱。”英军取胜有居高临下的因素吗?没有!这是作者自己的随意发挥。因为上、下横档岛两岛上的山的海拔高度都是28米左右,所以架设于下横档岛山上的英军大炮对上横档岛山上的清军炮台不可能有居高临下的优势。

            第三,对大虎炮台的位置标示错误。在第221页的“图二虎门防御作战示意图”错误地将大虎炮台的位置标在大虎山岛的最南端。实际上大虎山岛上有两座山,岛最南端的小山是猪头山,北边的才是大虎山。2003年专业工作者已在岛东侧偏北的大虎山脚下找到大虎炮台的遗址,并按规定做了标志。而茅著此图中所标大虎炮台的地方正是猪头山的悬崖峭壁,这里是不可能有炮台的。当然由于大虎山岛上过去长期有麻风病院,很少有研究者上去,因此出现这样的错误是可以理解的,但应予以纠正。

            此外该书还有两点值得商榷:

            1.关天培是否重建了横档山上的横档炮台。茅著第229页说1839年关天培“在上横档岛,除原设横档、永安两炮台外,修复横档山上炮台。”在此条注中说:“1717年最初建立的横档炮台,位于山上,有炮10位。1815年改建,移至山脚,炮40位。1835年,关天培改造虎门防御体系时,该山上炮台尚有基础。此次很可能就此基础复建”(第256页注202)。我认为“很可能”这个推测的根据是不足的。因为在1815年在山脚建的是横档月台,原来山上炮台并没有被废掉。根据如下:

            首先,没有明确的文献记载。“嘉庆十九年(1814年),总督蒋攸銛奏称,拟于原炮台东面城脚增筑月墙一道,约长八十丈……二十年三月……又添筑横档月台一座,自东南包转至北。长六十丈,内建弁署、兵房、火药库、军器局、敌楼等项。”可见这次建成的月台和原设想有很大的不同,不但炮台没有八十丈而只有六十丈长,也不是原设想的仅是一道月墙,同时也没有说月台建好后按原计划放弃山上的横档炮台。

            其次,在描绘1839年以前虎门海口形势的传世绘画中,上横档岛东侧的炮台就是上下双层炮台,即横档台、横档月台。它再现了山上的横档炮台一直存在的事实(详见拙作《绘画照片里的虎门炮台》,《明清海防研究论丛》第一辑,广东人民出版社2007年4月)。

            第三,道光十五年(1835年)后,关天培在增建永安炮台、巩固炮台和按照横档月台之式增建威远月台的同时,只是加固和加长了横档月台。对此林则徐在道光十九年(1839年)给朝廷的奏折里说到这次建设的情况是“于道光十五年会折奏准,将南山炮台前面环筑月台,名为威远。又将镇远、横档、大虎各炮台加筑坚厚,添铸七八千斤大炮,分别安配。”可见这次仅是对这几个炮台的加强。最明显的证据就是经过这次修建,横档月台从原有的六十丈增加到“九十一丈,正面朝北向属丁癸,炮洞四十个,安设大小生铁炮四十位,防台千总一员,防兵六十名,台上神堂一间,官房三间,兵房十间,炮洞垛口地面均系粗石砌就。”况且如果这次复建了山上的炮台,按《筹海初集》中对炮台增改描写的详细程度,关天培是不可能对自己所做的这一件大事没有记录的。

            2.鸦片战争中清军炮台今天是否已不存在。茅著第41页有“海岸炮台是鸦片战争中清军最主要的防御工事,而这些炮台今已不存。”在此条注有“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广东东莞虎门、福建厦门胡里山等处炮台遗迹,都是光绪年间参照西方样式修筑的。鸦片战争时期的炮台等工事,我迄今尚未发现”(第76页注22)。无独有偶,前引《清代前期的海防:思想与制度》一书第96页也有类似看法,在其书第100页有“海岸炮台是鸦片战争中清军最主要的防御工事。这些炮台实物今已不存。”两位教授这样说未免过于绝对了。由于两位作者都在书中没有就此展开论述,不知凭什么认为虎门的威远炮台是光绪年间参照西方样式修筑的炮台(另外广东沿海还有较东莞威远炮台更早的新会崖门炮台)。我以为目前这两个炮台还基本保存着《筹海初集》和鸦片战争时英国人对中国炮台所描述的形式。这两个以前膛大铁炮为主要火器,以传统的炮城为主要形式,以条石、三合土为主要材料的炮台同以西洋炮为主要火器,参照西方样式圆形或近似圆形的半地下建筑为主要形式,以烧制的砖块和进口“红毛泥”(西洋水泥)为主要材料的光绪时的炮台有根本的不同。由于目前在虎门海口还保存着几十个“光绪年间参照西方样式修筑的”炮台,所以如果去虎门海口考察的话,相信外行也能看出其二者的显著差别。当然它们今天是否是完整地保存、是第一次鸦片战争或是第二次鸦片战争时的炮台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但至少不能将其同光绪年间参照西方样式修筑的炮台混为一谈吧。

            《天朝的崩溃》是全面论述鸦片战争的专著。以上拙见即使是准确无误,对这部书来说当也属不伤大雅之瑕疵,但对于虎门海战和虎门炮台来说就不是小问题了;更何况从上文中也可看到本书的这些错误观点已经在目前的海防研究中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因而应予讨论。


    (2008年6月4日4版)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