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技术产品

    文博技术产品

    创新与变革

    ——六朝博物馆展览的理论和实践剖析

    发布时间:2015-06-26作者:

     

     
     

       不久前,在“第十二届(2014年度)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评选中获奖的南京市博物馆“六朝历史文明”,是南京市博物馆总馆下属六朝博物馆的陈列展览。取得佳绩是缘于时任南京市博物馆馆长白宁一个朴素的想法:“国家花费重金建立博物馆,文物工作者花费几年工夫做展陈研究,展示出精美丰富的文物,竟没有多少观众走进来,太可惜了。”

      因此,当六朝建康城夯土遗迹被考古工作者发现后,南京市决定在遗址地建一座博物馆,负责策展及设计招标的白宁想走一条异于传统做法的路。开馆近一年来,面对专家与观众如潮的好评,回望四五年前从策划展览大纲开始一路走来的历程,白宁总结说:“我们这些年从考古的角度做展览,从效果看观众有些疲倦了,这是造成让博物馆门庭冷落现象的重要原因。因此,博物馆的展陈,夸张点说,需要一次革命。”

      “六朝历史文明”展是点燃星星之火的先行者之一。

      “六朝历史文明”的展陈创新体现在哪几大方面?南京市博物馆策展人白宁及设计师——广东省集美设计工程公司邹润松分别做了详细剖析。

      在展览大纲下的一体化设计

      六朝文物与两汉文物风格不同,大件器物和青铜器不多,并且南京市博物馆(朝天宫)的“龙盘虎踞——南京城市史展”已经包含了六朝历史。作为策展人,白宁要思考怎么让六朝馆的展览与朝天宫的同时期历史文化展览各有特色,怎么把这个展览做得受观众欢迎。

      最终确定的大纲是:六朝馆以建康城遗址为主角,以六朝文物为见证,浓缩历史精华,分“六朝帝都”“六朝风采”“六朝人杰”和“回望六朝”四个篇章阐述公元3—6世纪的东方大都会主题。

      南京市博物馆的建设设计选定贝氏建筑设计事务所。白宁和她的展陈策划小组参与了设计策划,并提出了很多具体的要求和建议。

      在建筑施工初期阶段,南京市博物馆确定了展陈设计单位——广东省集美设计工程公司,这使得建筑设计方和展陈设计方在建筑施工和展陈设计中能全程协调开展工作。建筑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展陈设计单位以及博物馆这四方进行了时间的磨合、碰撞,保证了各方的想法和目标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实现,避免了建筑与展陈两张皮的问题。

      位于地下一层的“六朝帝都”展厅设计,就体现了这样一个工作过程。

      六朝馆地下一层可以视作一个单独的遗址博物馆。据集美公司负责六朝馆展陈设计的邹润松介绍,历史悠久的城市,在市中心、闹市区发现重要遗址的情况很多。“如何保护遗址、展示遗址,如何定位遗址与建筑的关系,如何定位遗址保护与遗址展示的关系,成了一个新课题。六朝馆的地下一层建设算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邹润松说:“遗址在博物馆地块地平面以下,而我们发现遗址最具观赏性的角度是俯视,如果按照贝氏原有的设计方案施工,观众站在地下一层地面看不到遗址最精彩的部分,所以我们建议在地下一层和地面一层之间的适当位置搭建一个观景台。观景台的方案是我们出的,提交给贝氏,获得认可,并确定下来。侧面夯土墙观赏性差一些,我们就把它设计成展墙版面的肌理背景。”(图一、图二)

      由于遗址区在地下,所以其天花板与地上一层的地板一体结构。我们在这一结构中设计镶嵌了可透光的“满天星”玻璃窗。如此,阳光可以连续通过玻璃天棚和“满天星”玻璃窗投射入遗址区,形成一种引人入胜的光学效果。“因此,观众参观遗址区时会发现,观景台这个夹层的增加和方案设计,最大限度地开敞了遗址区的观赏空间,并保持了整体空间的通透感。使游人在空间的任何位置都可以清晰感受到六朝建康城的沧桑历史。这样的设计定位,同样保证了展厅天花板上贝氏设计的“满天星”造型采光孔在形式和功能上能够最大限度地保留和利用。符合我们尊重原建筑、利用和融合原建筑结构的初衷。”邹润松说。

      换思维、换角度解读文物

      六朝馆展出的1300多件文物,是白宁和她的工作小组用两年的时间深入研究,在南京市博物馆2万多件六朝文物中不断取舍,精选出来的。

      白宁认为博物馆做展览策划,不应该只开专家研讨会、论证会,还应该开观众座谈会。“我们没有开观众座谈会,但我经常跟大学生讨论,得到很多信息。对于文物和相关历史,教科书上那种四平八稳的解释,他们不希望再在博物馆看到,他们希望看到教科书里所没有的、比教科书深入细致的补充。这就要求我们换个角度,重新认识文物。以往我们是用概括的方式解读文物,现在换用解构的方式,这样能唤起观众的参观兴趣。所谓参观,不应该是跟着展览大纲的思路从头到尾定向思维,而应该是发散思维。观众发散思维,就感觉有趣味了”。

      白宁从李泽厚的《美的历程》得到启示——李泽厚指出六朝时期艺术的美是美的觉醒。然而有关文物遗存并不多。怎样用现有的文物说明六朝是个文艺解放的时代?策展人将馆藏文物重新做了组合。

      比如青瓷,它在中国陶瓷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但策展人不讲陶瓷史,而是从青瓷的颜色和点彩入手,引导观众去体会:颜色浓淡各异的表现对应了江南春夏秋冬四季的观感,规律排列的点彩透射了工匠对“点”艺术的认知。(图三、图四)

      又如六朝书画,传世纸本甚少。策展人就从墓葬的拼砖壁画和墓砖、石门、门楣的纹饰挖掘六朝绘画线条的美;从大族墓志、官僚印章和木简中寻找六朝书法线条的美。通过点点滴滴的标本,启发观众的联想。(图五)

      “唐代艺术那么繁盛,基础是在六朝。这是我们做这个展厅的诉求和意义”,白宁总结说。

      “六朝风采”展厅的设计为了更好地同文物“美”的主题相契合,引入了六朝贵族妇女化妆时使用的“奁盒”元素,作为展厅平面布局的创意来源。

      整个展厅犹如一个巨大的“奁盒”,其内部空间根据展陈内容具体情况被分割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规则四边形独立空间,仿佛是奁盒中分列的不同小盒。各独立空间富有节奏感地按照顺时针方向串联在一起,使得参观流线通透顺畅。

      当游人穿梭于不同的展陈空间时,仿佛奁盒中的小盒被依次一层层打开,将其中美好的事物展示给世人。

      展览要呼吸、要有温度

      白宁经常思考博物馆和观众的关系。她认为博物馆对于观众,应该是这样一个场所,亲近的朋友来了一起去博物馆走走看看,或者闲来无事专门去看一件文物。

      基于这样的思索,台湾文学家蒋勋提出“文学要呼吸,要有温度”的观点启发了白宁,文学是这样展览为什么不可以也是这样呢?

      展览要呼吸,要有温度。内容上,不说教,不要信息密集轰炸。要用严谨而又不失趣味的文物组合及解读提起观众参观的兴趣,引导观众沉浸到展厅轻松优雅的氛围里以后,再让观众有选择地静静去品味。“我自己的体会,有的博物馆一个展览看下来,要两个小时,信息量太大,最后什么也记不住。相比之下,如果能在悠闲当中记住几件文物,我觉得效果要更好”。白宁说。

      展览要呼吸,体现在空间环境上,包括展厅光线明暗及冷暖变化、空间色彩变化、参观路线的变化等等,设计方都作了精心设计和规划。

      邹润松介绍说:“在空间规划上,我们很注重节奏感,也就是每个空间应有的体量、尺度、空间感受等,都应根据主题内容精心分配。空间与空间之间注意转换、停歇、酝酿,轻重缓急都力争做到像六朝音乐一样有韵律。通俗点说,观众从这个空间转到另一个空间,感觉上就要像呼吸一样平和。同时我们希望做到空间本身也像能呼吸一样,有呼也有吸,有疏也有密,有墨也有水,有落笔也有留白。这也是观众在展厅内看不到实墙的原因。”

       

     

    编辑高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