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老上海的“魏德卯路”

    发布时间:2015-11-13房芸芳

          上海曾有过一条Wetmore Road,根据《工部局董事会会议录》记载:1895 年9 月10 日的会议上,“总董提出,这次会议要给从杨树浦到黄浦江江边的第19 号和22 号马路起名。会上有人提出,由于该路位于虹口,因此应该以某些杰出的美国人命名。因此总董提出了两位著名的美国人,命名该路为威妥玛路和近胜路。”这条Wetmore Road 其实应该是“华地码路”,也就是“魏德卯路”。

         美国商人魏德卯(W.S. Wetmore),也有译作华地码、魏特摩,1850 年9 月20 日,乘坐大英火轮船公司的蒸汽船“印度河号”从南安普顿出发前往中国,经过52 天的行程后,11 月12日到达香港,并于当天就去了广州,加入其叔父所主持的华地码洋行(和旗昌、同孚、琼记洋行并列为美商四大洋行)。1851 年11月,魏德卯第一次来到上海,这里的新鲜生机令他欣喜,据他所言,“上海从那个时候开始,并且从那以后一直就是,东方最惬意和最健康的居住地”。在上海,魏德卯和他的表弟克莱德(Cryder Wetmore)一起把华地码洋行扩大为森和洋行。1860 年代,森和洋行在远东的全部业务被美商丰泰洋行接管,魏德卯一直担任经理职位。洋行主要经营综合贸易,出口中国物产,代理几家欧美轮船及保险公司。1872 年,魏德卯与英商立德洋行接办浦东火轮船厂的船坞部分,成立了浦东船坞公司。他在上海的工业界中也是异常活跃,1882 年时他还担任了最早的电厂——上海电光公司董事长,并与买办王克明招股筹划开办“丰祥织洋棉纱线公司”,因未经清政府许可,李鸿章等出面反对,最终被迫停办。

          魏德卯写的《Recollections of Life in the FarEast》(《远东生活回忆录》)一书中,有“小刀会”占领上海县城,特别是“泥城之战”的一些细节的描述。这种亲历者的回忆,对于现代研究者解读那一段历史,犹为珍贵。

          笔者所译为现藏于徐家汇藏书楼的1894 年上海北华捷报版。全书分为五个章节,第一章即是“泥城之战”。这一章里作者表示通常对于“泥城之战”的许多问题存在着误解,他认为这一事件自1854 年4 月3日下午就开始,直至4 月4 日傍晚清军撤退,第一天清军亮相时“人多势众,不仅坚守自己的阵地,更向我方(英美陆战队)进逼;而第二天,他们则完全龟缩在营地城墙之后。”作为一名从头至尾的亲身参与者,作者详细描述了自1854 年4 月3 日下午作者听说跑马厅附近有一对外出散步的英国男女因遭受到清军攻击而受重伤,与同伴前去解救,而后在宁波路、六合路口英美陆战队与清军交火的情景。战斗结束后,作者总结,“对政府军消极表现的唯一解释是,其统帅或许意识到领事们的威胁绝非空话,看到外国部队正在前往攻打其营地的途中,由于惧怕事态复杂化,因此可能就命令士兵不抵抗地撤退。假如政府军决意抵抗的话,有深壕高垒防卫的1 万人居然在多半不会作战的区区300 人面前让步,这也太难以置信了”。

          书中第二章描述的是“小刀会”占领上海县城期间的往事。尤为生动的是作者与“小刀会”首领会面的描写。就在“小刀会”占领县城的第一天,为了拿回被扣的一批生丝,“我们被带领到首领面前,看到那个令人生畏的人坐在一张方桌前,身边有十几名下属,还有一群守卫围住我们。跟外厅一样,这个地方被火把和烟灯照亮,格外诡异。这个首领过去曾是一名贩糖的掮客,我记不清是否遇到过他,但他似乎是认识我的样子。他脸色煞白,显然是吸食鸦片所致,脸颊因为咀嚼槟榔而肿胀起来。他一副无动于衷、满不在乎的样子,这预示着此行艰难。他漫不经心地听完我归还生丝的请求,直截了当地拒绝照办,这一决定显然让围绕在他身边的暴徒们很是满意。我于是更强硬地坚持我的权利,并威胁说如果他坚持拒绝让步,将会招来美国领事军团的袭击。但是似乎这也并不奏效,他斩钉截铁地用洋泾浜英语回答:‘Myno fear that American Consul.’这倒也并不奇怪,因为当时的美国领事是贸易洋行中的一员,因此在当地人的观念中,他并不是令人敬畏的、货真价实的独立官员。我觉得有必要更加高调一些,于是就威胁他:如果激怒美国领事的话,其他领事可能采取联合行动,这下似乎切中了他的要害,最终他下令退还我们的生丝。怒意掠过下属们的脸上,但是显然首领的话对他们而言就是法律,他们赶紧把生丝拿来交给我的苦力们。首领下令护送我们安全出城。”。

          对于“小刀会”占领县城十八个月对租界的影响,作者表示“无疑是最有利的”,主要表现在工部局体制和海关机构“对租界的了不起的发展与繁荣所做的巨大贡献”。作者表示,如果没有“小刀会”占领县城这一表面上看似不幸的事件的发生,很难说现在这里的状况会如何。

           第三章描述的是作者1850 年代在中国生活的往事,1855 年6 月作者一行六人冒着沿海海盗云集的风险,乘船去普陀山旅游,所见的岛上风情以及差点遭遇海盗的经历。1857 年,作者在香港经历了“毒面包案”,在此章节中也有详细的描述。

          第四章是1850 年代远东生活往事,主要记述了1858 年日本德川幕府与美国首任驻日总领事哈里斯缔结《日美修好通商条约》后,作者在横滨的经历,风土人情、武士的暗杀,以及在海关的种种故事。第五章是1850 年代的东方,描述了作者1850 年从南安普顿出发,穿越地中海,经过苏伊士运河,到达香港的险象环生的经历,以及在广州的生活和社交,最终在1851 年11月到达了上海。

     

    编辑高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