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洪明章和他的收藏

    发布时间:2015-11-20胡汉辉

        13 年前,厦门鼓浪屿海边的鹿耳礁,我正依图比照鹿耳礁的原貌及其损毁,背后突然传来“先生您这张图来自大英图书馆”。我倏地回首,是一位大约30 多岁男子。他很谦和地看着我,自我介绍说是台湾屏东人,洪明章。他说这张旧照片他也有,是不久前在鼓浪屿路边的垃圾堆里捡到的。我十分惊异地望着他, 我手上这张约翰· 汤姆森拍摄的鹿耳礁全图, 是朋友特英国千里迢迢寄来的,然而他却在垃圾堆里轻易就得到了。从他朴实谦和的言谈里,我直觉他没有谎言。因为我知道很多鼓浪屿的年轻人在装修老房子时,都无意地把老祖宗留下的“宝贝”当成垃圾扔掉了。


        不久,又是在鹿耳礁海边的“土头堆”旁。我突然发现洪明章在土头堆中翻寻着什么。走近一看,原来他正挖寻一片片大约30 公分见方的沾满油污的玻璃,甚至连仅有10 公分大小的碎片也收集起来。我心里突然掠过一丝同情与怜悯—— 没想到这个台湾青年,竟然落魄到在垃圾堆里寻觅破烂!


        洪明章看见了我。只是淡淡一笑,很平静地说,这些彩色玻璃是160 多年前比利时人生产的产品。别小看这些红、蓝、黄、绿四色彩玻,它们是1844 年以后跟随英、美、德、法、比利时、丹麦外交官来到鼓浪屿的,现今已是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了。


        听他一席话,我突然感到很愧疚。我从小在鼓浪屿长大,又是文博界人士,竟然没注意到这些彩玻的人文价值,顿时对洪明章肃然起敬。第二天。洪明章又拿出二张约翰·汤姆森1881 年拍摄的“德国领事馆”以及鼓浪屿礼拜堂的旧照片向我证实——德国领事馆和礼拜堂的外立面门窗都镶着西班牙彩色玻璃。他说1844 年英国领事馆在鼓浪屿落成之后,相随而来的德国、法国、美国、丹麦、比利时等13 个国家的领事馆,也相继落户鼓浪屿。这些洋建筑外立面的外层是“百叶”门窗;里层则是彩色玻璃门窗。这些“彩玻”在室外光映衬下,柔和、温馨而艳丽。如果在洋楼的屋内观赏,犹如置身在梦幻之中。


        西方列强透过自身的文化、建筑造型、建筑材料和物品细节来炫耀工业化的强大、先进和不可战胜。当然,凡是美的东西,都是人见人爱的。这些流光溢彩的洋式门窗彩玻,让那些漂流在异国他乡的鼓浪屿华侨“醉心”与效仿。1912 年之后,他们凡是从国外归来,一定会带来大量西班牙彩玻来装饰故居门窗。


        洪明章说,不管这些“彩玻” 是什么颜色,有多大面积,但它的厚度只有3 毫米。它的表面花纹秀气、纹理精美细腻、质地坚韧,不怕风吹、雨淋、日晒,百年艳丽如新。每一次和他见面,每一次侃谈,对他都有一种全新的认识和悉知。


        一年之后,我在洪明章创办的百年鼓浪屿博物馆开业典礼时,再次和他见面。洪明章已把收集的彩玻转化为实用——他把博物馆大厅落地门和展馆四周窗户,都镶上红、蓝、黄、绿组合的彩玻。透过借助窗外的采光,博物馆内渗透着一种柔和、美丽、神秘的光泽。在如此美妙的环境中观赏各种文物主题,真是一种莫大的心灵享受!


        勤奋、谦虚、好学是洪明章的成功之本。百年鼓浪屿博物馆开张之后红红火火的生意让洪明章亢奋。从台湾屏东来厦门之前,他并不知道文物为何物。到鼓浪屿之后,由于行业的竞争和生存的需要,他把创办旅游的视角转移到对文物类的博览研究、学习、寻找、收藏的平台上。受百年鼓浪屿博物馆的成功影响之后,他把对文物寻觅视线从鼓浪屿放射到八闽大地。


        2003 年春天,洪明章只身来到永定土楼一家博物馆,这里众多的历史木质匾额让他双眸一亮。其中一块乾隆三十六年(1771) 十一月二十五日乾隆皇帝的诏书尤其抓心。洪明章粗略阅读一遍之后,心灵倏地掀起了巨大波澜——这一版诏书全文共245 字,其中三次出现“福建台湾府彰化县” 字样。这说明当年清朝统一版图之后,朝廷对台湾的重视。他几经周折,购得此匾。


        一个初冬雨夜。我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是洪明章挂来的。他从连城回厦门,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激动,说他刚回家,带回十二片嘉庆年间“琉球” 官员“屏风”。让我明天早上去他家一起分享“丰收” 的喜悦。梦中被吵醒,心里很不舒服,但是我知道他是收藏家,一定是得到了无价之宝了,才让他如此神灵激越!第二天清晨,洪明章家已经变成一片红色海洋。十二片红色衬底,金字烫描的屏风长约10 米,宽3米。屏风上端镌刻祝寿文字,令人耳目一新!我定睛审视屏风——这是嘉庆年间钦命册封为琉球正一品的齐鲲为祝贺他的师母陈孺人六十岁生日亲自书写制作的大型寿屏。


        洪明章是一个非常质朴之人。去年夏天,他告诉我说要去一趟日本。一星期之后,他回来了,一脸沮丧。后来我才知道,他去日本长崎。在一家英国人开的“格拉巴宅邸公园” 的“舵轮咖啡馆” 里,喝了六天咖啡。目的是什么?


        他想收购1894 年大清北洋水师旗舰“定远” 的“舵轮”。虽然绞尽脑汁,还是没有成功,只得悻悻而归。他觉得自己很失败,没能把中国人耻辱的残肢赎回来。所以整整难过了一个多星期。一个偶然的机会,一套200 多年前琉球正一品官员齐鲲亲笔的祝寿屏风,弥补了洪明章日本长崎之行的缺憾。这让他欢欣。历史事实告诉他,琉球是明清两朝的藩属国,每年都得向当时朝廷进贡,明清朝廷每年都会派遣琉球王册封,钓鱼岛归当时明清朝廷管辖,明清使臣前往琉球必经钓鱼岛,这些都有详细的历史文献记载的。这种史证又与齐鲲手稿大型祝寿屏风相互佐证,从而成为钓鱼岛属于中国的证明。


        洪明章说,1945 年8 月15 日,日本战败投降。然而70 个年头过去,日本至今依然坚持钓鱼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固有领土” 的证据在哪里?日本没有,它拿不出真正的证据来。还不如我这个无名小卒,我有确凿证据!如果有朝一日,为了钓鱼岛的主权,必须去国际法庭作证,我愿意在法庭上向全世界出示我所收藏的证据——钓鱼岛自古以来都是属于中国的!


    编辑高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