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马可·波罗与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国古船

    发布时间:2015-11-28 袁晓春

    QQ截图20151128194724.png

       马可·波罗是元朝时期来华的意大利旅行,海上丝绸之路的欧洲先行者。他17 岁跟随父亲尼哥罗、叔叔马飞阿,沿着古老的东西方商路——丝绸之路,途经西亚、中亚于1275 年从西域进入中国,在元朝廷供职17 年,游历遍及整个中国。


        他留传于世的《马可·波罗游记》,广为传颂。鲜为人知的是他对于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古代造船技术的记载与传播,填补了中国古代文献的空白,弥补了中国古代造船技术已经失传的多层外板等造船工艺的缺憾。中国古船有6 层外板世所未见,但在2008 年西沙群岛发现的华光礁1 号南宋沉船有5 层外板,他在游记中详细记录了中国古船外板最多修造至6 层,这与中国古代沉船最新发现可相互印证。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制造舟船和进行航海的国家。中国人发明的水密舱壁、舵、车轮舟、指南针等对世界造船与航海技术做出了重大贡献。马可·波罗对中国古代造船的多层外板、水密舱壁及使用桐油、麻丝、石灰调制艌料填补船板缝隙等造船技术有详细记载。该内容在中外文献中从未出现,如果不是他亲身经历,不可能与日后的考古资料所证明。


        马可·波罗记载失传的中国古船多层外板技术

       中国古船多层外板是经过复杂造船工艺搭接起来的船舶复合外板,有效解决了天然船材的厚度限制,从而极大加强古船船壳强度与整体刚性。多层外板是中国古代造船技术的一项发明,显示出古代劳动人民在造船技术的智慧与创造。1976 年韩国新安郡海域发现一艘古代沉船,为当时太平洋海域最重要海底沉船宝藏发现。对于新安沉船的国籍和建造地,学界一直没有确定下来。新安古船外板是鱼鳞式相互搭接。韩国崔光南利用《马可·波罗游记》中有“船用好铁钉结合,有二重板叠加于上” 资料记载,最终确定新安沉船的国籍。2007 年西沙群岛华光礁1 号宋朝沉船发现,该沉船残长14.4 米,残宽9 米,残船有11 个水密隔舱。该沉船外板建造有5 层。《马可·波罗游记》记:“此种船舶,每年修理一次,加厚板一层,其板刨光涂油,结合于原有船板之上,单独行动张帆之二小船,修理之法亦同。应知此每年或必要时增加之板,只能在数年间为之,至船壁有六板厚时遂止。盖逾此限度以外,不复加板,业已厚有六板之船,不复航行大海,仅供沿岸航行之用,至其不能航行之时,然后卸之。”


        马可·波罗记载的中国船舶的多层外板,是指外板叠加搭接工艺,采用优质铁钉钉固联结的方式。从国内外发现的中国古船来看,西沙群岛华光礁1 号宋朝沉船是5 层外板,泉州宋朝沉船为3 层外板。韩国新安元朝沉船、荷泽元朝沉船、蓬莱3 号古船(高丽古船) 是1 层外板搭接联结。从迄今发现的中国古船进行分析,中国古船多层外板技术流行于宋元时期,在宋朝达到高峰,目前发现建有5 层外板的中国宋朝古船,在世界造船史中堪称奇迹。


       关于中国古船的多层外板的功能,席龙飞教授提出:“若用单层板,不仅弯板困难,而且由于板材具有残留应力而有损于强度,是不可取的。但是,若采用二重、三重板,两重板之间应不留空隙,以避免和减缓腐蚀,这就要求加工工艺十分精细。” 多层外板的船壳比单层外板更有韧性,在船舶碰撞、遭遇海险等方面,其优势更为明显,可从下例明朝出使琉球国使节船得以证明。遗憾的是多层外板造船工艺久已失传,近代以后福建等沿海造船未能沿续使用。


        中国古船的多层外板技术失传于何时?承顿贺教授认为,在明朝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操舟记》中载有:“求其所以,曰:‘此舟不善者有三,盖海船之底板不贵厚,而层必用双,每层计木板三寸五分,各固以铁钉,捻以麻灰。不幸而遇礁石,庶乎一层敝而一层存也。今板虽七寸而尺余,恐不能钩连,而巨涛复冲撼之,则钉豁板裂,虽班师弗能救矣。’ ”可知在明朝,福建南部仍有二层外板海船。自此之后,中国古船的多层外板技术似乎渐渐湮没于历史尘烟。


    中国古代水密舱造船技术与马可·波罗的传播

        纵观东西方古代造船技术,与众多欧洲古船采用横向肋骨以增强船舶横向强度的情况不同,中国古船是用横舱壁来保证横向强度。分隔开的各个舱室独立密封,形成水密舱,对此马可·波罗这样描述:“此外有若干最大船舶有内舱十三所,互以厚板隔之,其用在防海险,如身触礁或触饿鲸而海水透入之事,其事常见。盖夜行破浪之时,附近之鲸见水起白沫,以为有食可取,奋起触船,常将船身某处破裂也。至是水由破处浸入,流入船舱,

    水手发现船身破处,立将浸水舱中之货物徙于邻舱, 盖诸舱之壁嵌隔甚坚,水不能透,然后修理破处,复将徙出货物运回舱中。”


        水密舱是中国古代造船技术的一项突破,水密舱的设置使船舶一舱或数舱破损进水,仍具有足够浮力和稳定性。同时水密舱壁又具有加固船体、桅杆,增强船舶横向强度与保持船舶整体刚性的作用。早在公元5 世纪初期,晋朝卢循建造9 艘“八槽舰”,水密隔舱已经出现。

      

        马可·波罗“内舱十三所”的记载,与泉州古船、菏泽内河船13 舱相同。该船设立众多的舱室,是体现出马可·波罗记载的中国古船13 舱的元

    朝流行设计?还是一次偶然巧合?尚需今后新发现的元朝古船的比较研究。


        马可·波罗将水密舱等中国古代造船技术向欧洲传播,西方学者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美国学者坦普尔认为,欧洲造船界直到18 世纪后期才仿效中国,开始采用水密舱等造船技术。无可置疑马可·波罗最先向欧洲介绍了遥远的东方中国的先进造船技术。


        马可·波罗除了向欧洲介绍中国“水密舱”造船技术外,还将“多层外板”“可起倒桅杆”“艌料密封”等先进的中国古代造船技术向欧洲进行传播。近年来随着我国建设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家战略的实施与水下考古事业的长足发展,静眠于海底的中国古代沉船会陆续发现,《马可·波

    罗游记》或可以成为人们了解中国古船的一条途径,这也是回顾马可·波罗与中国古代造船技术的意义所在。


    编辑高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