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运河明珠—— 高邮

    发布时间:2015-11-28高小龙

        绵延千里、流淌千年的京杭大运河,像一条彩带,轻轻飘舞在华夏大地。而两岸一座座依运河而生、依运河而长的古城,宛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彩带之上。在它们之中,古城高邮,不是那颗最大的、最耀眼的。可你若凝神注视,不断变换自己的视角就会发现,在它内敛、低调、娇小

    的外貌下,有着最为细密的而又多姿的纹理,有着五彩斑斓、霓虹变幻的光泽和强大的生命力。


        清晨之初,当一群群白鹭从城边东湖湿地的水杉林飞起,翔集于城外高邮湖上捕鱼欢唱,无意间就唤醒了古城。湖心深处,一只只无篷平底木船从四面八方集聚在一起,喊着号子撒网捕鱼。湖边浅水处,老奶奶和儿媳慢摇“袖珍”型小船,稳稳停在又大又圆、飘浮水面上的碧绿碧绿的芡实叶子之中,手持镰刀割下那挺立在水面之上的“鸡头米”。顺手,二人还会撩起身旁水面下水菱的长长根须,如遇有已成牛角形饱满的菱角,一并剪采入船中。湖岸边,老爷爷正从湖水中拽起一条条宛如绿色长龙的虾笼,慢慢折叠起来,将一捧捧晶莹透彻、欢蹦乱跳的小河虾倒入水桶中……


        当运河小岛上高高耸立的镇国寺古塔,伴随僧侣早课的诵经声染上旭日的金辉,一望无际的湖水洒满闪光的金叶,湖中的男女老少便收拾整齐上岸。他们爬上与古寺同龄、顶面已磨光亮的石砌圩堰,相互搀扶跨上运河大堤。而运河中一队队千吨巨轮船队也开始拔锚起航。这航运密度可与欧洲莱茵河比肩的河段,开始了一天真正的繁忙。船队虽忙,押船的小伙却常忙里偷闲,在船队顺水前行时跑上岸购物、会友、游玩,乃至看场电影。中午时分,满载而归的他可坐上顺河堤而行的公交车,追上未过江都、扬州闸口的船队。通过那里船队会消隐于浩淼的长江。


        从高邮湖上岸的渔民,需要向东跨过平行的三道大堤、两条运河方到达古城。这也可算是运河沿线的一大奇观。一条河是紧临湖水,高悬于湖面和古城之上的京杭大运河。运河几经疏浚治理,河宽水深、堤坝坚固,坝上垂柳成荫、步道平坦宽阔。渔民们先到运河与高邮湖之间的大堤上,等待见缝插针、来往如梭的摆渡。待下船登上对岸大堤,则不见湖水踪影。此条大堤另一侧是一条与大运河平行的小河,河床浅平见底、荒草茂密,河道细窄幽长,河上多处架有简易古朴木桥。据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院长张廷皓先生,自北京至扬州沿运河踏勘后推测,它应是隋代古运河的遗迹,而此段隋代运河又沿用了春秋时期吴国邗沟古运河。这条平日里已干涸的断流小河,却已年长千岁,是见证运河沧桑变迁的“活化石”!张廷皓先生还强调,不仅这两条运河,以及考察中看到的那些遗存下的码头、船闸、船坞、圩堰等均是珍贵的运河文物,高邮古城内的驿站、古巷、店铺、寺院等也都与运河惜惜相依,将来也应计入运河遗产文物点。


        过了两河三堤下了坡去,跨过“皇华”驿站的牌楼,就进了高邮古城。清晨的渔市设在古貌犹存的南门大街街口外,鱼虾莲藕、双黄咸鸭蛋,在

    集市中一年四季不会缺少。南门大街两侧多是灰墙灰瓦的一层老店铺,老酱菜铺仍保持着当年的工艺和口味,老铁匠铺仍然炉火通红铁砧叮当,老理发店里仍拿着锋利的理发刀,小饭馆里地道纯正的蟹黄包和阳春面的香味,漾满整条街巷。时光虽未在此停驻,可祖辈千百年来锤炼而成的技艺和沉淀下的风俗仍历久弥新,几乎毫无改变。在这条主街两旁,还有十几条铺着石板路的小巷,小巷深处也不乏深宅大院、望族名门,彰显着古城骄傲的历史。


        高邮古城,得名于二千二百余年前秦王嬴政在此置高台设邮亭,即传送文书的驿卒和马匹休息、补充给养的地方。能被选作邮亭,首先应是这里物富民丰,当时情景确实少有文献记载。但是,1993 年考古专家在高邮马棚镇龙虬庄发现了7000 年至5000 年前人类的活动的遗迹,并出土了水稻种子,证明了我们的祖先在5500 年前开始种植水稻,开创了一个稻谷文明的时代。几千年虽有沧海桑田的变化,可这文明火种一直薪火相传沿续至今。


        汉代时,高邮正式设县。唐代中期,古城和运河间构筑了坚固的圩堰,保佑了城池千年的平安。唐朝末年,唐僖宗的弟弟看破红尘出家为僧,慧眼选中高邮建寺设庙。其圆寂后,弟子们建造了与都长安大雁塔同风格的“江南大雁塔”——镇国寺塔。龙虬庄遗址、古塔与平津古堰现同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宋代时,高邮还曾隶属于京师,诏书称:“惟彼高邮,古称大邑,舟车交会,水陆要冲,宜建军名,以雄地望。”宋代浪漫诗人秦观诞生于此,苏轼、杨万里等都曾游历过高邮,并留下了吟诗作赋的“文游台”遗迹,明清时又扩建为一处亭台楼阁俱佳的大型园囿。


        元代时,马可·波罗也曾游历至高邮,记述这里“城市很大很繁华,民以经商和手艺为主。养生必需品俱极丰富。产鱼尤多,走兽飞禽各种野味

    皆甚多。用威尼斯银币一格鲁梭就能买到三只像孔雀那么大的雉。”


        明清时期高邮更是物阜民熙。清康熙、乾隆两帝都多次巡幸驻跸高邮。清代小说家蒲松龄也很巧合地在高邮盂城驿兼职过驿站主管——驿丞。现在,人们在盂城驿古驿站中,仍可见到刻有马可波罗和蒲松龄浮雕像的两座卧碑。占地近两万平方米、四进院落的高邮古驿站,加上复原陈列和展览,也是以己为例,向人们全面介绍中国古代邮驿制度。


        近现代时期,高邮古城风头依旧强劲。城垣愈加坚固,街巷愈加繁华,胸怀也愈加博大。高邮菱塘乡的古清真寺、城区内欧式天主教堂,都保存完好延用至今。1945 年12 月,新四军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将军,亲自指挥对负隅顽抗的日寇发动了中国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战,解放了高邮。1946 年,新四军创办的军校——华中雪枫大学(以牺牲的新四军政委彭雪枫将军命名)迁入高邮,在这里培养起百余名革命火种。目前,校址业已修复开放。


        今天,生活在古城里的和前来寻幽探古的人们,无论身披夕阳的余辉,静观高邮湖的粼粼波水,还是徜徉城内幽长石板小路上,沉浸小城的那一份特有的安宁祥和,可能很难说清哪一个朝代、哪一个事件、哪一个人与今日的高邮、今日这里的人们有着怎样关系。可这一切就如同运河之水,千百年来就这样流淌过来,生生不息。历史如运河流淌而去,今日也会成为明天子孙们津津乐道的历史。愿他们提起今日,仍有今日我们述说往事时一样的自豪与骄傲。


    编辑高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