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周恩来在西柏坡用过的沙发

    发布时间:2018-02-06西柏坡 刘 杉

    zhouenlaiyongguodedanrenshafa1.jpg

    周恩来用过的双人沙发_meitu_6.jpg

    1948年周恩来到达西柏坡后,住到了西柏坡村最东头阎忠云家的房子里,这座院落的东侧靠前一间即是周恩来的办公室,在这间平米不大并且看起来有些简陋的办公室里,最“豪华”的陈设就数这组单人和双人的布面沙发了。其中双人沙发摆放在东墙窗户下,一对单人沙发摆放在挂着一张军事地图的北墙下。双人沙发长152厘米,宽78厘米,高80厘米;两个单人沙发均长76厘米,宽85.5厘米,高81厘米。单双人沙发均为木质结构,靠背、扶手、座面的填充物是海绵,座面部分另有弹簧,深灰色布料包面,两个单人沙发的布料接合处用图钉固定,因年代久远,沙发看上去很是陈旧,双人沙发有轻微破损。这组沙发见证了周恩来和毛泽东的伟大革命友谊。见证了西柏坡时期周恩来和毛泽东两位伟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英雄胆略和气魄。

    在西柏坡时,周恩来作为军委副主席兼军委代总参谋长,他的工作举足轻重。毛泽东是抓总的,其他四位书记各有分工,大家的工作都十分繁忙,除了遇有一些会议、战役等重大事件五位书记要集体办公共同研究决策外,落实到具体问题上都是周恩来协助毛泽东安排处理。特别是进入战略决战以后,军事上的问题主要是由毛泽东和周恩来商量解决,毛泽东是挂帅的,周恩来参与决策,并具体组织实施。

    当时毛泽东住在西柏坡村村民阎受朝家的房子里,和周恩来只隔任弼时一家,都在西柏坡村最东头,靠得很近,一有什么问题,两人随时交换意见,共同商议解决,基本上是天天见面,不是周恩来到毛泽东处,就是毛泽东到周恩来处。有一张周恩来和毛泽东在这组沙发上的合影照片,就是他们在当时商议事情的真实写照。这张照片上毛泽东应该是坐在东墙下的双人沙发靠北侧,周恩来坐在北墙下东边的单人沙发上,两人面对面正在谈话,看上去靠的很近,很专注。在周恩来身边工作过的张清化回忆说:那时,周恩来作为军委代总参谋长,是毛泽东军事上的主要助手,周恩来每天除了听取战事汇报外,经常到军委作战室了解情况,他对敌我双方的战争态势、兵力部署,部队特点、战斗力强弱,甚至国民党方面指挥官的简历、性格等都要了解并做到烂记于心,如果敌我双方有了什么新情况新变化,周恩来总是先仔细核实并弄清,及时汇报给毛泽东,两人再研究确定对策。文电多数由毛泽东起草,少数由周恩来起草,而所有军事方面的都经周恩来签发。当时,发送军事方面的文电大致有三种情况:一是议后发。有了情况,书记处几个领导人共同商议,然后由毛泽东或周恩来起草文电发出;二是阅后发。由于军情紧迫,来不及一起商议,由毛泽东和周恩来起草好文电,再送其他领导人传阅后发出。这种情况是比较多的;三是发后阅。由于情况紧急,刻不容缓,为了争取时间,由毛泽东或周恩来起草好电文先发出,再送其他领导人传阅。

    从现存的军事文电的档案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出所说的这些情况。张清化还回忆说:我们军委作战室工作人员,主要是对主席与恩来同志,天天数次往毛、周处跑,一天不知要走多少次,送电报,取电文,军事变化情况在电报上就说明了,整个战略布署主要是主席与周恩来同志。总的来说,整个战局问题中的具体问题,多是周起草,然后送毛、刘、朱、任等传阅。而且事无大小,周副主席都要亲自安排、布置、检查,他往往睡得更晚,起得更早。毛主席休息的时候,除了有特急电报,周副主席总不肯惊扰毛主席。他自己经常是睡上两三个小时,就会被秘书叫醒几次。前线发来的战况报告,如有新情况和地名,周副主席为了使毛主席能集中精力考虑战略决策,总是亲自加上注释,附上小图,再送给毛主席阅示。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周副主席也总是细心观察,想尽办法使毛主席减轻劳累。

    三大战役前夕,周恩来和毛泽东曾相互配合,上演了一处险象环生保卫党中央的空城计,至今仍为后人传唱。那是1948年10月下旬,傅作义密谋偷袭石家庄,当西柏坡得到这份十万火急的军事情报后,周恩来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和代总参谋长,立即对调兵迎敌作出具体部署指挥,又于10月27日4时至7时,两个半小时内,连续三次给毛主席以写信的形式报告我军之部署和行动情况。尽管中央军委对敌人偷袭西柏坡在军事上做了周密部署,但军情仍十分紧急。毛泽东同周恩来商议对策,他对周恩来说:“我们不妨也来学诸葛亮,唱段空城计,即使我们在动员华北军民准备粉碎敌人进攻的时候,还要通过新华社把蒋介石、傅作义的阴谋公开的揭露,向他们宣布我华北军民已做好准备,必将歼灭敢于来犯之敌”。周恩来表示赞同。随后,毛泽东根据周恩来关于我军部署迎敌方案的汇报来信,连续撰写了《蒋傅匪军妄图突袭石家庄》等四篇新闻稿,通过广播发布出去,蒋介石和傅作义听到新华社的广播,预感到共军定有重兵埋伏,惟恐被歼,急忙撤兵回到北平。就这样蒋傅偷袭阴谋最终失败,这个事件也成为西柏坡时期周恩来和毛泽东在工作上配合默契的经典。

    这套沙发是由中央办公厅行政科从当时已解放的石家庄拉回西柏坡配备给周恩来使用的。时任中央供给部部长(管生活)牟泽衡曾说:1947年12月16日从石家庄拉来了不少椅子、沙发等。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离开西柏坡迁往北平后,中央办公厅秘书处组织成立了以曾三负责的工作留守处,对中央大院里各处的办公生活用品进行登记移交,中央留守人员陈兴芝与建屏县政府民政科刘锡藩一起,对周恩来的办公用品进行登记、列表、移交、保存,这组沙发是大件家具不易带走,也被移交入库,由建屏县政府统一安排看管保存。1949年秋这组沙发被建屏县政府某部门搬去使用,据当时负责接收工作的建屏县民政科刘锡藩后来回忆说:中央走后,建屏县政府为了处理中央移交的房子和家具,专门成立了处理委员会,如果有单位要用中央的家具,先要开条子由当时县委秘书石庆堂或县政府秘书段秀清或封金波批示同意后,再启仓库搬领所需家具,然后再由领用单位向财政科开具收条。1951年秋,中央人民政府组成北方老根据地访问团,以程子华为团长的晋察冀分团来西柏坡慰问时,这组沙发又被送回西柏坡封存保护。1970年中共中央旧址复原对外开放后,这组沙发照原样陈列在周恩来同志办公室至今。

    1997年5月26日,这组沙发被国家文物局文物鉴定组审定为国家三级文物。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