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对长城意义的再认识

    发布时间:2018-03-02刘兆和

    长城,这一中国最长的线性世界文化遗产,已经成为中国在世界上的代表性符号之一,也是在中国人心目中突出重要的文化遗产之一。国家对长城的保护日益重视,改革开放之后曾开展过“爱我中华、修我长城”活动,近年来又做了长城资源调查和大量的保护修缮工作。笔者由于工作关系,与长城有较多接触,遂对长城的性质和意义有一些新的认识。

    长城最直接的性质,就是军事防御体系。至少从西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时就有了,至明末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开始是西周防御外部民族侵入所修筑,春秋时中原及江淮各诸侯国之间互相防御也诸多修筑,如现在遗址仍存的楚方城、齐长城等。战国时期秦、赵、燕国修筑了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长城。待秦始皇在公元前221年统一六国,原诸侯国之间的长城已无价值。而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经常南下,却使这位将统治体制由分封制改为郡县制并垂延两千年历史的伟大人物——始皇帝大为头疼。于是,便命大儿子公子扶苏坐镇上郡,大将蒙恬亲自指挥,或修缮或新筑,把秦昭襄王修的长城与东边的赵长城、燕长城连接起来,形成西起甘肃临洮东至辽东的“万里长城”,以阻挡当时已统一北方草原的匈奴民族政权和东胡部落联盟。之后,出于同一目的,汉、北魏 、隋、金、西夏、明等朝代及独立民族政权都修筑过长城。我们不妨回眸中国历史,不难发现以下规律:一是北方草原民族总是南下,而中原民族中除了有掉脑袋之险和饥饿生存之危的少数人外,如西汉之败将李广利、明之晋白莲教徒等,其余北上草原的积极性不高;二是中原农耕民族政权修筑长城,而有些定居中原的草原游牧民族政权也修筑长城,以阻挡新兴的草原游牧民族南下,如鲜卑、女真、党项等;三是现长城遗存,地理位置并非稳定不变,而在我国境内从甘肃临洮的秦长城至内蒙古额尔古纳市金长城(俗称金界壕,西至蒙古国肯特山麓)北线起点,横跨北纬约35°16’至北纬53°26’。南北直线距离约2000公里。如从内蒙古中南部与晋分界的明长城向北至蒙古国南戈壁省汉长城,则横跨北纬37°24’至42°29’,直线距离为约550公里;四是长城从来未能挡住草原游牧或渔猎民族南下,从东到西,我国古代史籍中有北方草原民族南下中原的海量记录,甚至把中原政权逼到长江以南、包围北京城、俘虏明朝皇帝、统一全中国或中国的半壁江山,如鲜卑、契丹、女真、党项、蒙古、满族等。而这些北方民族大都部分或者全部与中原汉民族相融合。

    由此观之,长城既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见证,同时也是中国古代中原民族与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相互依存的物证,是中华民族多元一统不可抗拒的历史发展必然性的标志,反映了中原民族与北方草原民族碰撞、融合而形成中华民族多元一统客观规律的长期性、曲折性。这一本质,从长城南边看不清,从长城北边也看不清,因为这样只能看到长城的一面,而看不到长城的另一面。就长城看长城也不行,因为这样也看不清长城两侧纵深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大格局。只有从天上看,才能看清自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相撞,从东南亚经喜马拉雅山至欧洲阿尔卑斯山一系列山脉隆起,形成自喜马拉雅山以北、帕米尔高原以东,贝加尔湖区域及以南,东至太平洋西岸,这一个大的地理单元。在这个地理单元里的黄河和江淮地区,气候宜人、雨量充沛,四季分明,农业及冶金、纺织等手工业发达,粮食等物产丰富,人类生存条件是古代农业自然经济时代,北方和东北及西北地区难以比拟的区域。特别是北方游牧民族所生活的草原地区,气候寒冷、干旱少雨,以经营牛羊马驼等畜牧业和渔猎业为生,每当遇到旱灾和雪灾,牲畜死十之七八,生存遇到此种威胁时必然南下寻求新的生存空间。此外,北方草原民族与中原民族经济存在互补性,牛马等家畜为中原农耕提高生产力所需,而中原生产的布帛、铁器、粮食及多种手工业品,则为北方草原民族生存所需。中原民族政权保护已占有的优裕生存条件地域,多有堵截北方民族南下,或者阻断南北物质文化交流,在争取各自生存面前,必然发生南北战争,长城也是因此而产生。

    再者,北半球气候波动、冷暖交替的自然规律和南北力量的彼此消长,及南北方杰出领导者的出现,均与长城南北的摆动有密切关系。其实,中原的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与北方的冒顿单于、成吉思汗、努尔哈赤等人,都是中华民族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也是杰出的英雄人物。其中北方冒顿单于、成吉思汗、努尔哈赤等人不仅在统一北方民族、推动北方民族社会进步方面有重要贡献,而且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有重大贡献。长城是中华民族在形成发展过程中一个历史阶段的产物。中原民族和进入中原北方民族的杰出政治家,如唐太宗、忽必烈、康熙并没有修筑长城,但都使中国的疆域达到其他朝代不可比拟的广阔。唐朝靠高超的政治智慧和恰当的民族政策,团结了北方和西边民族,元朝政府使西藏正式进入中国版图并且实际掌控了云南地区,康熙于1691年断然否定古北口总兵蔡元修筑长城的奏疏,谕批有“守国之道,惟在修德安民”之高论。随着历史的发展,长城早已失去原来赋予它的军事意义,但它物化了中华民族形成的一段历史,是中华民族形成发展历史的丰碑,具有极其重要的多重价值。保护长城,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使命。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