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犬吠声声诉衷情

    发布时间:2018-03-06 长沙 肖 晖

    tuyi.jpg

    犬吠鸡鸣春灿灿,莺歌燕舞日瞳瞳。狗年话狗,应情应景。在长沙博物馆基本陈列古代史展厅中,静静地立着一尊酱釉昂首陶狗,跨越千年的历史仿佛看到了它的前世今生,犬吠声声,衷情娓娓道来。

    古往今来,关于狗的文献记载,可谓俯拾皆是。《诗经》有云“无感我悦兮,无使龙也吠”。这里的“龙”指的就是狗。《说文解字》解释:“孔子曰:狗,叩也,叩气吠以守”,从犬句声,因为狗所发出的声音,其声如叩,因此就称为“狗”。称之为“犬”是因为“视犬之字,如画狗也”,意思即是,“犬”是“狗”之象形字。汉代时,人们习惯称呼“大者为犬,小者为狗”。

    长沙博物馆馆藏的酱釉昂首陶狗为东汉时期的陶塑作品,体型较小,则称之为狗,为当时比较普遍的随葬明器。通体施酱釉,昂首挺胸,头部偏大,躯体浑圆,四肢圆柱立于地,脚趾短小,矫健有力,尾卷曲贴于股,双耳半卷弯曲向前,双目圆睁目视前方,嘴微张露犬齿,神情威猛,营造出犬吠之势。匠人注重狗的形体与神态刻画和把握,在沿袭前朝写实的艺术手法基础上,运用技巧,塑造出身体的大致轮廓,然后再附加泥条、泥块捏塑出狗的嘴、牙齿、舌头、耳朵和尾部,再用刻画法刻出狗的胡须、鼻孔、眼睛等,造型虽小,但概括、简练、不失气度,把狗的神态表现得生动而逼真,犬吠声声,似在呵斥邪恶,保卫主人,也似在呼和远方,互诉衷肠。

    陶狗在墓葬中出现不是偶然,而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从目前的考古发现可知,狗是汉代牲畜类动物发现数量最多的。狗之所以如此兴盛,与当时的社会背景和风俗习惯有关。

    古代盛行用狗祭祀、殉葬、辟邪的风俗早已有之。《礼记·曲礼下》云:“凡祭宗庙之礼,犬曰‘羹献’。”《说文》:“献,宗庙犬名羹献,犬肥者以献。”古人认为用肥狗肉作的羹非常美味,便用以祭祀祖先或神灵。而在考古发掘中也证实了这一风俗的存在。在新石器时期的贾湖遗址便已出现狗的殉葬实例,商代的祭祀遗址和墓葬腰坑中狗骨发现较多,也证明了这一点,这一风俗并一直延续到了西周时期。在洛阳东周王城内发现的“天子六驾”车马坑中,每一车厢内都有一具完整的狗骨架,它们皆压在马车车轮底下,专家分析为这些是被绑缚活埋的殉葬狩猎犬。进入东周以后,随着人殉制度的衰微,以狗殉葬的情况也大为减少,代之而起的是狗形陶塑的随葬。汉代墓葬中随葬陶狗,成为了当时的一种时尚。及至东汉时期,在谶纬迷信观念影响下,以陶狗随葬,辟邪求福。随葬陶狗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在各地发掘的东汉墓葬,无论墓葬形制大小,随葬品多寡,皆能看见陶狗的身影。汉代墓葬中陶狗的普遍出土,是对当时的人们对狗的大量需求的真实反映,另外,以陶狗代替狗陪葬的习俗也可看做是商周时代犬狗殉葬的进一步发展,其意义与用陶俑替代人殉一样,是历史的进步。

    陶狗作为明器随葬的风俗,与汉代的丧葬思想密切相关。古人推崇“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的丧葬观,崇尚“器用如生人”,生前的财富必须带入死后的世界。发展至汉代,儒家思想成为正统思想,以孝治国成为统治者施政观念,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社会上把葬礼的厚重程度作为评判“孝”的一个重要尺度,出现“以厚葬为德,薄终为鄙”的现象,推行厚葬之风越来越盛,富人大起墓冢,贫民倾其家财,耗资颇多办理丧事,然而当时社会经济的发展无法满足“厚葬”的相对需求,即无法真实重现死者生前拥有的财富,此时以陶塑动物取代实物作为明器随葬就成为当时最好的选择,既满足了墓主人对生前物质的占有欲,是墓主人拥有的财富的象征,也表达了对死后灵魂归属与守候的向往和寄托,同时不必浪费太多的社会财富,又符合了当时社会提倡薄葬的要求。除各种造型、各种题材的人物俑之外,在汉代墓葬中随葬的以动物为题材的陶塑品占去了相当大的比例。不论是在封建贵族、豪强地主的墓葬中,还是在一般平民墓葬中,陶塑动物或多或少皆有出现。而这之中以陶狗的数量居多。以陶狗随葬则是对当时的丧葬制度最真实的反应。狗是我国古代的六畜之一,在汉代时,它既是人们当时肉食的主要来源,也是贵族的宠物和守护家园的卫士,深受人们喜爱。早在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文集中就有很多关于劝民饲养家畜家禽的记载。《孟子·梁惠王上》“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极力主张百姓饲养家畜家禽作为肉食来源。汉代沿袭此观念,也大力提倡家庭养殖,养狗之风大盛,同时狗以善吠顾家,又为狩猎最佳助手,为人类最忠心朋友。因此,以陶狗随葬则成为当时的流行风尚。至于为什么不是随葬金木等质地模型狗,而独独喜爱以陶制狗,是因为陶泥原料丰富,材料易得,质地柔软,可塑性强,制作工艺简单,可批量生产,同时烧制之后便于保存,这些金木皆不具备的特性是陶狗脱颖胜出的先天原因。

    陶狗作为随葬明器在汉代大为盛行,带有当时丧葬观念的烙印,既代表了人类观念上的进步和社会制度的巨大变革,又是对当时的物质生活状况的一个真实反应,对于更深层次的认识汉代风俗民情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