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新时代充满新气象 新气象要有新作为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全国博物馆馆长论坛发言摘要探索博物馆理论实践 更好地满足观众需求

    发布时间:2018-04-11

    5版签约_meitu_2.jpg

    国家博物馆与故宫博物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博物馆的生动实践和探索,对于研究制定政策、做好服务保障、推动事业发展具有重要启示。”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副司长金瑞国评价会议成果时说。新时代、新矛盾、新目标、新作为,呼唤博物馆事业改革创新发展,需要重点关注两个问题:一是在改革进入“深水区”、国家推进事业单位机构改革的宏观背景下,博物馆如何在坚持公益性的基础上,健全法人治理结构,增强自主权,以此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为公众提供更多高水平的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二是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科技进步日新月异的时代浪潮中,博物馆在享受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红利”的同时,如何为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做出更多的贡献。

    我国博物馆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个性与特色时代、品质与均衡时代、互联网与“智慧”时代、文物及其产品“活起来”时代,需要更多的展览讲好地域文明故事,需要数字技术发挥重要作用。新时代对博物馆提出了更多要求,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介绍了该院从四个方面做好应对。一是提供优质的文化产品。如在举办“法老·王”展览时,为使观众更好地了解古埃及文明,将其与中国汉代文明展示对比,并研发了相关文创产品。建立非遗馆以动态方式展示江苏非遗项目。二是强调特色环境美化,建立对生态更多尊重上的资源合理配置和利用,追求博物馆的特色与环境多样性。三是强化服务社会发展和公众的能力。重视展览配置,实行分众、自愿的教育定位,每个年龄段的观众都能在博物院找到自己所爱,寓教育于服务之中,并拓宽服务形式。四是扩大博物馆的传播能力。通过数字馆等讲好以江苏为例的中国历史文化故事,探索智慧博物馆发展,将博物馆的传播能力、公众参与能力和教育审美目标有效结合。

    浙江省博物馆副馆长蔡琴介绍了观众的权利和博物馆的民主化进程,一是博物馆身份多样性。博物馆已成为全球性的文化设施,通过跨文化与跨代际的对话交流,沟通跨文化范围内更为广泛的议题。二是空间聚合和开放。不仅表现在不同功能的聚合上,也反映在同一空间用途的多功能,以满足不同规模、不同形式展出和活动的需要。三是关联关系。文化遗产很多时候是作为一种对过去记忆的无形符号,这种记忆与公众有关联、公众感受到触动,才有影响力。四是信息公开。博物馆是托管藏品之所,有义务公开数据,构建数据分享平台。五是自由意志。每一个人都有对遗产阐释的权利。

    通过介绍新湘博的两大基本陈列“湖南人——三湘历史文化陈列”、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湖南省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李建毛探讨了展陈策划理念与实践。第一,坚持内容、艺术、教育、公众服务等一体化设计,注重展厅氛围与观众情感的整体把握,根据展览内容、艺术设计和文物保护要求进行展柜灯光设计,对重点文物加以特效。第二,丰富展品选择,杜绝人为臆造场景,突出湖南地方文化。第三,展品摆放与设计强调组合关系,使展品之间在当时社会生活中本来的关联关系得以体现与还原。第四,文物的阐释注重内涵与外延的扩展,挖掘文物本身蕴含的文化知识、典章礼仪等,通过器物的细微变化展示社会的发展进步与区域文化的差异。

    博物馆怎样走出自己的创新发展之路,安徽博物院院长胡敏有其看法:以文物保护为根本,夯实基础,创新管理,有效提升文物的利用转化水平,通过标准化文物库房建设、整合文物保护科研力量、举办全国修复技术研讨会、加强与高校等科研机构合作提升文物保护水平;以制度建设为保障,锻造队伍,创新机制,不断激发博物馆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探索建立反映公众需求的反馈机制、展览评估激励机制,锻造一批复合型人才;把握“互联网+”的发展机遇,将数字化呈现和网络直播常态化。

    新形势下,博物馆面临着一些挑战:观众参观方式的改变,追求快餐式、简约式、兴趣化、目标化、随意性;观众人群的变化,从老年人、青少年扩展到成年人,从旅游者扩展到当地人,从精英白领到普通民众。云南省博物馆馆长马文斗介绍了云博推动区域博物馆创新发展的成果。推动服务多样化,如取消票务,观众直接安检进馆,增加微信导览和手机点对点导览,增加免费讲解场次,增加宣传推广手段,在公交车电视、车身喷绘和共享单车上做广告,组织和展览相关的手工、朗读、演奏、探索体验营等活动,在大厅增设咖啡厅、自动售货机等服务设施。举办多样化临时展览,引进国外展览、原创红色或爱国主义展览、举办民族和非遗展览等满足观众的不同参观需求。扩充博物馆的展览外延,创建各行业参与的“志愿朗读者”活动、开设博物馆自己的《听,历史在说话》栏目、与电台联合制作《镇馆之宝》广播剧等不同形式的声音博物馆,给观众带来“听觉盛宴”。

    中国科技馆馆长殷皓介绍了中国特色现代科技馆体系建设取得的成效:实体科技馆快速发展,科谱能力显著增强;流动科普设施成效显著,服务覆盖范围逐步扩大;数字科技馆蓬勃发展,资源量和影响力显著提升。中国特色现代科技馆体系为:核心层包括各地科技馆,是整个体系的龙头和依托;统筹层包括流动科技馆、科普大篷车、数字科技馆等;辐射层包括基层公共科普设施和青少年宫、文化宫、图书馆等其他科普设施,开展科普活动的学校、科研院所、企业等其他社会机构。新的发展思路是,深化改革、提升能力是突破,标准化引领、信息化建设是抓手,中国经验、世界舞台是路径。中国特色现代科技馆体系发展方式转型将着力实施四大工程:科技馆能力提升工程、科普服务惠普工程、行业管理强化工程及体制机制创新工程。

    四川博物院院长盛建武强调要加强理论探索创新,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博物馆理论体系。川博与四川大学博物馆共同组建的科研规划与研发创新中心,是探索与高等院校深度合作、借助高等院校智库促进自身发展的重要实践平台。博物院也致力于青少年教育,结合藏品优势研发教育课程,建立“充满教育家”的博物馆。开设青少年教育活动师资培训班,利用远程教育网络,建立广泛性、普惠性的教育体系。

    签约现场合影_meitu_4.jpg

    国家博物馆与首都博物馆、天津博物馆、河北博物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整合文博资源优势 推动文化旅游融合发展


    在特色博物馆建设中也面临一些问题:博物馆文物断流,考古发掘出土文物展示利用率低;博物馆可展示利用的文物极度不平衡,文物资源亟待整合;文物遗址类博物馆建设力度不够,知名遗址出土的文物展示利用率不足。内蒙古博物院院长陈永志说。为此他建议:理顺考古发掘机构与博物馆的行政隶属关系,有效化解文物发掘研究与展示利用的矛盾,重点解决考古发掘出土文物资源利用不足、博物馆事业原动力发展不足问题;整合文物资源,平衡属地收藏文物的比例,发挥博物馆联盟的作用,按文物类别、特点建设专题性博物馆;充分利用城市周边地区知名古代城市遗址建设遗址类博物馆,拓展现有文化资源的利用渠道,丰富特色博物馆建设体系,实现文化与旅游深度融合。

    三星堆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朱家可向与会代表介绍了该馆利用文物资源开发文化旅游品牌及文化创意产品的探索。为不断提高三星堆品牌知名度和国际影响力,邀请国内外名人作为宣传大使,拍摄制作三星堆题材影视剧。积极策划修复中的表情呆萌的青铜马头和三星堆面具月饼等网络话题。和浙江卫视等电视台合作,在三星堆景区拍摄制作真人秀节目,引爆三星堆游览参观热潮。加强与政府、企业合作,打造文化旅游创意园、文化科教园、遗址公园,构建“旅游+文化+商业+服务+健康”事业产业模式,形成文化造势、生态肌理、文化创意、旅游产业、全面体验的原生之境,缔造新型生活方式的文化旅游事业产业集群。

    开展多样化活动 弘扬优秀传统文化

    在新时代,博物馆如何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会代表进行了热烈讨论。

    签约_meitu_3.jpg

    国家博物馆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我国农村人口数量众多,2016年农民工就达到2.8亿。博物馆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让普通老百姓都能享受到博物馆文化教育熏陶,用博物馆的优势为不同文化耦合、融合、健康发展作出贡献。在我国4897座博物馆中,基层博物馆占了99%。为此,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安来顺建议,博物馆行业应更多关注这些基层博物馆。只有它们发展好了,整个博物馆事业的发展水平才能提升。基层博物馆需要锦上添花,更需要雪中送炭。

    河北博物院院长罗向军介绍了他们的一些做法:引进展览开创新局面,通过改造展陈环境,优化展陈体系,逐渐形成“世界故事”“中国故事”“河北故事”和“自然故事”四大系列,每年推出临时展览近30个;系统梳理院藏文物开发文创产品,为方便参加各类博览会,设计制作了可随意组装的标准展具;开启智慧服务新方式,通过14台三维高清交互展示一体机,将长信宫灯等珍品文物信息全方位呈现给观众,如实现展品的拆分、组合等操作。

    河南博物院在传承创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也进行了实践探索。通过专业讲解、中原历史文化宣讲、华夏古乐展演、志愿服务、中原国学讲坛、社教人才培训、连锁化历史教室、暑期少儿活动节等品牌,积极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积极推进互联网+博物馆志愿者服务,开通志愿者团队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传播手段。对院里文物系统收藏、专题研究,对院藏历代服饰进行修复。河南博物院院长马萧林总结道。

    据《国家宝藏》栏目统计,80后、90后、00后占总观众的97%;在我最喜爱的国宝微博评选活动中,30岁以下的占87%。湖北省博物馆馆长方勤指出,年轻一代对博物馆比较热爱,作为博物馆社会教育的对象具有巨大的潜力。弘扬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他们是主力军。如何让更多的90后、00后走进博物馆他给出建议,在展览方面,运用年轻人感兴趣的表达方式,比如设计生动活泼的语言、多样化的展览形式等,通过微信、微博等新媒体手段,创造适当的话题与年轻人互动,引起他们对博物馆的兴趣。

    福建博物院院长吴志跃展示了该院在传播优秀文化遗产创新方面进行的不懈努力。一是利用藏品不断创新、不断突破,制作出公众喜闻乐见的陈列展览,如举办“丝路帆远——海上丝绸之路文物精品联展”“绿叶对根的情意——华侨华人奉献展”“百国百侨百物展”等多样化的展览,将文物资源直观生动地呈现给国内外公众。二是创新服务品牌。打造“文物在我身边”双百活动、设立文博大看台、创建“纸上博物馆”“空中博物馆”“地铁博物馆”“空港博物馆”等服务品牌,让文物蕴含的价值通过社会教育和公共服务融入人们的生活,扩大博物院的文化辐射力。三是举办闽台大学生博物馆文创艺术设计大赛,参与海峡两岸文化产业博览会,精心打造第十届厦门文博会青花瓷博物馆展区等,推动文化事业产业发展。


    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


    关于博物馆如何服务“一带一路”建设,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强跃介绍,为配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陕历博联合国家大剧院举办了“惟寄歌舞寓长安——陕西古代音乐文物展”。通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博物馆友好联盟等建立区域化联盟,推出对外文物展、引进高水平文物展,积极组织参与相关活动。积极开展与沿线博物馆专业人员、青年管理人员和青少年教育交流,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培养人才。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文物和艺术品交流中心、文化创意开发区、与沿线博物馆开展跨域区经营等,推动文创事业产业发展。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馆长董长军谈了博物馆军事文化走出去的战略构想与实践。目前在世界上展示我国军事文化面临两方面挑战:文化话语权不掌握在我们手里,无法有效引领国际舆论,不能充分展示民族历史、国家形象和军事文化;西方敌对势力鼓吹“中国威胁论”。董长军介绍说,传播我国军事文化,一是掌握交流主导权,与有关国家就上海合作组织军事博物馆联合会进行了成功磋商。二是传承红色基因,展示光辉战史,如开展建军90周年主题展。三是讲好中国军队故事,塑造我军和平正义形象。军博要在四个方面有所作为:服务国家利益拓展、推动军事文化走出去;打造军事历史文化核心软实力,传承红色基因;培育部队战斗精神,促进战斗力生成;推进军史工程建设,提升军事类博物馆整体层次。


    加快智慧博物馆建设  把握新时代发展趋势


    甘肃省博物馆馆长贾建威介绍了甘博智慧博物馆建设。智慧保护使文物永久保存,智慧管理应对庞杂数字信息,智慧服务以公众需求为核心。藏品数据资源建设包括数据采集、后期数字文物制作(数据优化和程序开发),实现基本陈列网上虚拟展示;数据化智慧服务,借助多媒体、虚拟现实、工程技术等提升展陈,为观众创建人性化、动态化的观展环境,如甘肃丝绸之路文明展厅“驼铃文旅”LED拼接触摸屏、馆藏国家一级文物鼎形铜灯的展陈改造、车马阵及铜奔马互动演示以及甘肃省彩陶分布数字沙盘等,搭建网上虚拟博物馆;建设馆藏文物数据库系统和智慧管理平台,实现编目帐、影像帐、保管帐、资料帐、保护帐等五帐合一的管理体系以及文物的数字化保护。

    互联网是博物馆与观众紧密联系的纽带和施展创新的平台,广东省博物馆馆长魏峻认为,智慧博物馆由博物馆、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构成。他们在实践中创建了业务协同系统:一是基于系统性的博物馆业务整体解决方案,包括标准规范设计、共享式的业务服务框架、先进合理的技术架构来构建智慧博物馆平台技术支撑体系,避免了信息孤岛、重复性的信息化建设,发挥了信息化的最大价值;二是基于共享型的业务框架,业务可以不断开展,系统不用无限扩张,可以汇聚平台上关于人、物、财、数据等资源,以项目的目标管理、里程碑设定、信息管理的新型组织模式,建立起适用于博物馆特点的标准化、流程化、一体化的业务管理机制;三是分析洞察型系统,包括大数据中心统计与智能分析,同时物联网把传感器、控制器、机器、人和物等通过新方式连在一起,实现信息化、远程管理控制和智能化网络。

    在新时代,博物馆如何走向未来?首都博物馆馆长韩战明强调,要深入研究“人”,重视观众的探究式、沉浸式学习。让尽可能多的公众最大限度使用博物馆资源,最广泛地满足公众多种需求。博物馆要培育公众的探索精神、好奇心,鼓励试验,使其真正成为个性化学习场所。公众既从博物馆获取知识,又反馈需求,参与博物馆的知识建构。也要借助社会各界力量,吸纳公众参与博物馆的管理和运营。博物馆也需要从“馆舍天地”走向“大千世界”,加强馆际合作、盘活资源,与地方共建分馆、进行馆际帮扶,拓展服务领域、建立博物馆与社会双赢的良性关系,探索博物馆“官办民营”等运营新模式。智慧博物馆也将在智能服务、智能管理、智能保护方面给博物馆带来巨大变革。


    在论坛上,四位文博专家作了精彩点评。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杭侃引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学者“博物馆不是古墓的坟墓,而是新思想的策源地”之说,评价博物馆是充满活力的地方。博物馆教育是建构知识的过程,要充分考虑观众的参观行为。博物馆需要对文物进行深入阐释和研究,不能操之过急。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曹兵武提出新时代是博物馆大有可为的时代,博物馆要思考其责任和使命,抓住机遇、与时俱进、创造新文化,成为文化的建构者。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副所长潘守永认为博物馆必须重视人才是第一生产力这一要素,要重视创新,跟上互联网等技术变革的步伐。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黄晓勇提出要加强科技类展陈博物馆建设,让青少年观众通过博物馆受到不断进步的科技熏陶。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服务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主动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努力解决博物馆不充分不平衡发展的问题,实现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公益化、便捷化。国家文物局有关司室负责人表示,近期国家文物局将致力于推动优化博物馆免费开放政策,完善博物馆定级、运行评估制度,开放共享博物馆信息资源,加强馆藏文物预防性保护和数字化保护利用,发展智慧博物馆,引导重点博物馆向国际先进行列迈进,支持基层中小博物馆和非国有博物馆提升办馆、办展水平,积极推进博物馆馆际交流、区域协同发展、与相关领域跨界融合、引入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整体推进,多措并举,推动博物馆事业从高速度增长走向高质量发展。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