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古韵幽幽真武场

    发布时间:2018-04-24庞国翔

    QQ截图20180417141227_meitu_3.jpg

    真武场天上宫

    一条河叫綦江,流过真武场后接纳了山高水远的笋溪,再往前左奔右夺后就注入波宽浪急的长江;一条叫龙门槽的山脉,蜿蜒浮走在真武场望乡台的背后,所以真武场算是一个典型的依山傍水的古镇。

    古韵幽幽的真武场是重庆市第二批历史文化名街区。这里的青色板街巷上,写满了歪歪斜斜的明末清初时“湖广填四川”客家移民足迹。小小的真武场就聚集着“湖广省”和闽、粤、赣等籍的客家人来这个荒滩野渡“插笘为业”。这时的真武场可谓南腔北调,各“打乡谈”。真武场因水而起,因客家人而兴,成为明清时期川盐入黔四大口岸之一的大码头。

    时过境迁,早年靠綦江这条川黔黄金水道而赢得车水马龙、南腔北调的真武场,在街头场尾都穿过高速公路和铁路的今天,就失去了以往的喧嚣,如今它显得是如此的的静谧和古朴。古韵幽幽,虽难诉说它一世的芳华,但这只有五六条街巷的小镇,它的古渡口、古建筑、古黄葛、古楹联却尽显这里的古风古韵……

    古渡口——见证当年的辉煌。真武场是个水码头,明末客家人初到这荒滩野渡时这里只有简陋的竹筏。乐善好施的客家人戴登霄在此设立义渡后,这里就兴盛一时,成为川盐入黔四大口岸之一的“綦岸”码头。川盐和布匹、花纱等,由长江在此转入綦江,再由此航运入黔。贵州的棕片、山药等由綦江航运到这里后,转入长江运往重庆等地。每日往来于此的货船,在此装卸货物,船只铺满河面。形成“白天桅杆似千人拱手,夜晚船火如万盏明灯”胜景。古巷深处藏着烟雾缭绕的“九宫十八庙”,每到傍晚时分,帆樯云集、灯火耀天、河雾茫茫、暮鼓沉沉,古渡口上南腔北调。

    古建筑——布局精巧风格多样。“湖广省”和闽粤赣籍客家人不断来这里拓荒垦植。随着家业的兴旺,他们开始修建同乡会馆。来自闽籍的客家人修建了闽籍人祀奉妈祖的天上宫,来自赣籍的客家人修建了本籍人祀奉许真君的万寿宫,来自粤籍的客家人修建了本籍人祀奉南华老祖的南华宫,而从湖广来的客家人则修建了湖广会馆等等。先富起来的客家人吴泽俊修建了欧式风格的住宅。在民国初年,客家大族马氏又修建了殖民式风格的民居马家洋楼等。

    这现存的“三宫”建于清代中后期,这些建筑气势雄阔、结构宏伟,特别是马家洋楼,更是布局精巧,组合奇特。透过这些会馆和住宅,不难想象出当年这里的热闹和繁华。重庆市第一批优秀历史建筑152处,江津只7处,而弹丸之地的真武场就有天上宫、南华宫、万寿宫、吴泽俊住宅、马家洋楼5处。这是巴渝建筑史上的精华和“优秀遗传基因”。它具有很强的地域特色,是重庆开埠时期折衷主义建筑的经典,在全国都具代表性。

    古黄葛——客家人的风水树和风景树。真武场的古黄葛很多,特别是沿河街到处可见黄葛古树,现存的百年黄葛古树就有40多株。它们长得千奇百怪,街坊给它们取名为“猫钻树”“夫妻树”“姊妹树”“拱桥树”等,真武场堪称“巴渝黄葛树之乡”

    黄葛古树主要集中在下场口。树干高大粗壮,满是虬枝,冠如巨大绿伞,真武场在绿荫掩映下,生机盎然。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些古树成为现在人们休息纳凉和摆龙门阵的绝佳场所。为何真武场有这么多的黄葛树?原因有二:一是真武场在綦河畔,栽黄葛树可护堤护岸,护街护道;二是这里的客家人来自五湖四海,商船客舟在此登陆,船舶靠岸抛锚,缆绳则系在干粗根深的黄葛树上。现在当地镇政府给老树都挂上“百年黄葛老树,挂牌依法保护”牌子。

    古楹联——记录真武场的历史和人文。真武场的古楹联和清代著名的巴蜀才子、被今人誉为联圣的钟云舫有关,这里许多楹联都出自联圣钟云舫之手。

    天上宫山门上有一副楹联至今清晰可见:崇封溯宋元以始,钟灵在闽蜀之间。据《振振堂联稿》记载:钟云舫是福建客家移民,在他22岁时应邀为即将建成的天上宫山门撰写了楹联。此联横批:天开福运。

    钟云舫为真武场的南华宫大门、戏楼等写过多副楹联,如“扮慈悲便是慈悲妙演真如俾大众共闻天乐,这世界非空世界掀翻戏局是英雄请上舞台。”“六度演莲开正法眼看自然一花一世界,四乡联梓谊喜欢缘结好皈三藐三菩提。”“八垢皆空身入法莲香世界,九根无碍手拈细草笑菩提。”可惜南华宫在文革中被损毁严重,镌刻的楹联多被铁钻凿损,无法辨认。万寿宫庄重肃然,大门宽厚古朴,面江而开。大门两侧的石柱上,精湛地阴刻着一副横批为“福荫西江”的楹联:“玉诏颁来万古长留忠孝,金册渡出一家都是神仙。”该联不仅对仗公稳,而且意味深长。真武场古楹联,记录了这个客家移民古镇的这段人文和历史。

    古风古韵的真武场,书写着我们一段无法割舍的眷恋和浓浓的乡愁。这个小镇蕴藉了大世界的精华,折射出历史的时光。我们站在真武街头,追回远去的历史足印容易,而寻求今天在历史文化中的定位却很难。幽幽真武场,回眸一派古拙的意象,这古韵我是难以忘怀的。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