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戏台旧事

    发布时间:2018-05-04李笙清

    戏台,又称戏楼,顾名思义,就是唱戏的舞台。看过一些古典书籍,瓦舍勾栏、酒馆、神庙和有钱人家的宅第,都有戏台的立足之地。也看过一些以民国时期背景拍摄的影视剧,旧时的戏台似乎大都搭建在茶园宽敞的大房子里,观众坐在大堂里,有钱人看戏还有舒适的包厢,轻摇羽扇,摇头晃脑品茗观戏,似乎只有这样的戏台才够味儿。

    从影视剧中走出来,回眸家乡旧时唱戏,一直是以临时搭台为主,随演随搭台,演后拆掉,显得简陋而又简单。这不禁让我想起刘鹗在《老残游记》中所描述的戏台:“那明湖居本是个大戏园子,戏台前有一百多张桌子。”相比较家乡的戏台,大凡只有这样的戏台,才算是真正的戏台吧!

    小时候,曾听祖父描绘过民国初年的老戏台,究竟有些什么特殊性,已经记忆模糊了。倒是听父亲讲过,在他做孩子的时候,家乡也有比较传统的戏台,就搭在镇郊关帝庙侧,六角亭形砖木结构,青砖小布瓦,斗拱飞檐,雕梁画栋,装饰之景均用红漆涂饰。戏台悬挂匾额十余块,两旁还有阴刻的对联:“千年文武衣冠在,一片人为雅歌声。”戏台两侧有化妆室、衣箱房。每逢节日经常唱戏酬神,特别是唱年戏,戏台一圈儿挂上一串串的红灯笼,十里八村赶集一样前来看戏,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如今关帝庙早已在“破四旧”的风潮中被拆毁,戏台的痕迹也荡然无存,原址上建起一座座居民房子。

    于是,离开了祖辈关于戏台的绘声绘色的讲述,我对戏台的印象,只能是那些用木头、楠竹、木板铺就的简陋戏台子了。唱戏的也是一些由群众自发组建、被称为“草台戏班”的临时剧团,演员大多是纯业余性质,农闲唱戏,农忙务农。尽管如此,每每看到那些穿着戏服、画着脸谱的演员在台上唱戏、摔打,一样也有几个红角儿吸引眼球,锣鼓铿锵间,便对戏台充满了向往。

    无论什么样的戏台,都是带顶棚的,两侧和后面用布幔蒙住,遮风挡雨,有一个唱戏的舞台模样,不论刮风下雨飘雪,都不影响正常演出。戏台虽小,却如麻雀儿一样五脏俱全,分前台、后台,后台化妆,前台演戏,中间用布景隔开。随着大幕拉开,演员们鱼贯而出,演完戏份的再转入后台,对白、武打、唱腔……生旦净末丑,连同吹拉弹唱的师傅,各司其责分工明确。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扬水袖,舞刀枪,才子佳人,帝王将相,百姓庶民,一般儿唱、念、做、打,一点也马虎不得,戏台,顿时成了台下无数双目光的焦点,随着剧情的发展,喜怒哀乐的情绪,开始在戏台周边蔓延。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乡村里最丰富的文化生活,除了露天电影,就是看戏。每当哪个村里唱大戏,十里八村的乡亲都自发地前往,黑压压地挤满看戏的场地。每当村里唱戏,家里总会住满来看戏的亲戚,他们都是家里邀请来的,常常一住好几天。当有亲戚的村子唱戏,奶奶也经常被亲戚接过去,看戏,成了一种维系亲缘关系的纽带。

    村民爱看戏,大多能唱上几段唱词,有些人家还将子女送到戏班子学戏呢!相邻的沿湖村有个黎家班,是方圆百里比较有名的戏班子,据说民国时期在武汉、长沙、岳阳等很多大城市都演出过。黎家班在沿湖村有一个固定的戏台,三米多高,下面用青砖砌成台脚,上面盖上厚厚的木板。台面三边用芦苇和竹帘围起来,四角是粗壮的木头,非常扎实。戏台上方为木质结构的顶梁,上面盖有小青瓦,戏台后面间隔出演员的化妆间,空出面对观众的一方,有用麻绳拉扯的宽大的红绒幕布。上世纪六十年代,这个戏台的顶部和周边被拆除,只剩下空荡荡的一个台子,成了生产队开大会的主席台。小时候,我常常跟一群小伙伴上台唱戏玩耍,我演得最多的是《站花墙》中燕山王府投亲的杨玉春,一直演我的对手戏王美蓉的是邻家青梅竹马的青青,多年以后,当我们偶尔在老家相遇,回想起戏台上当年的场景,都深有感触,忍不住哼上两句台词:“燕山王府去投亲,一个假来一个真……”

    儿时的印象里,奶奶喜欢唱戏,据说当年与爷爷还是因戏结缘的呢!也不知道是不是继承了戏迷奶奶的“艺术细胞”,耳濡目染之下,小时候看戏成瘾,以至于东村、西村、南村、北村的临时戏台看了个遍,连四面是水的湖心岛上也不放过,也就领略了各种各样的戏台风采。大凡戏台一般都搭建在空旷之处,这主要是为了方便更多的观众观看,看戏的乡亲,卖花生瓜子甘蔗煮红薯的小贩,人声嘈杂,戏场像过节一样热闹。戏还没开演,我们一群小毛头便顺着台柱溜上去了,依依呀呀,模仿着甩几下袖子,唱几句戏词。看戏也讲究一个热闹的氛围,喝彩的多了,鞭炮不时地炸响,唱戏的才愈发有表演的劲头。有的戏台依坡搭在土砖窑旁,平整的制砖场上到处是人,很多人就地取材,垫上几块砖,扯上一把稻草垫上,就成了看戏的板凳;有的戏台在平坦宽阔的打谷场上平地而起,看戏的黑压压的一片,连谷场两旁的稻草垛上都坐满了人,看得津津有味。特别有趣的是在湖区看戏,戏台就搭在几座连在一起的渔船上,与岸相连。观众在湖岸上看戏,湖风阵阵,唱腔悠扬,颇有几分水韵味儿。

    每当秋收之后和春节佳期,四乡八村就开始请戏班子唱戏了,一者是庆祝一年的丰收景象,二者是寄予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美好祈愿。乡村的愿望是朴实的,就像草台戏的戏目《大天官》一样,拜天地神灵,唱吉祥如意,也唱响来年红红火火的好收成。天还没黑,戏台前就开始聚满性急的乡亲。随着锣鼓“锵锵锵”急促响起,大幕拉开,明亮的灯光下,演员们鱼贯出场,一个个拿腔拿调,摇头甩袖,唱念做打,台下立刻喝彩不断,鞭炮炸响。唱戏揉进了花鼓、采莲船、渔鼓简板、莲花落、敲碟子、三棒鼓、皮影戏等民间音乐,唱腔有高腔、圻水、四平和打锣四种主要腔调,音域宽阔,旋律起伏较大,其中高腔最抒情,来源于江汉平原田间劳动的薅草歌,可以抒发喜怒哀乐等多种情感。戏本丰富,有单本戏,也有对子戏,也有生旦净末丑,也有包公审案,苏三起解。剧情一样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看戏到深处,偶尔下起蒙蒙细雨,观众依然不为所动,兴致勃勃地端坐看戏。那时节不懂戏文,区分好人坏人,大都是从演员的表现和装扮造型来体会的。那时节不懂戏文,区分好人坏人,大都是从演员的表现和装扮造型来体会的。在声声唱腔里,观众的情绪会随着剧情的变化而变化,或愤怒,或潸然泪下,这种朴实的感受都真实的写在观众的脸上。戏演到中途,会出来黑衣花脸的小丑插科打诨活跃气氛,这也是为了让演员得到短暂休息的时间。每到这时,台上小丑充满幽默诙谐的对白、搞笑的装扮,让台下的观众发出阵阵开心的笑声。

    我心中的戏台,总是牵动着我的一脉乡愁,就像鲁迅笔下的家乡社戏,水上戏台依旧,乌篷船在水中摇晃出斑驳的光影,那声声铿锵锣鼓,仿佛一直在耳畔回响。从小到大,一直到远离家乡,我就这样眷恋着乡村的戏台,眷恋着它含有故乡特殊风情的腔韵,那戏台上下弥漫的一缕浓浓的乡土气息。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