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考古的过程与成果同样精彩

    ——首个成都考古成果展遗产日亮相金沙

    发布时间:2018-06-15胡 程

    6月9日“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当天,“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开展。作为即将于今年十月在成都举办的“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的首展,本次展览为这次中国考古学界大规模、开放式、国际性的学术大会拉开了序幕。展览首次集中展示了成都商业街船棺葬、老官山汉墓、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等21世纪以来成都地区重要考古遗址出土的300多件/套文物,其中包括同时期中国出土最大、最完整的漆床,最早出现“成都”铭文的青铜矛等在内的多数展品,都是初次走出文物修复室与观众见面。从考古发现到出土文物的文化内涵解读,再到文物修复背后的故事,全方位、多角度进行呈现,开展首日就吸引了3万余人入馆观展。

    考古成都器物图 请署名 金沙遗址博物馆志愿者 张艳摄 (8)_meitu_1.jpg

    商业街船棺葬出土漆床 金沙遗址博物馆志愿者 张艳摄

    展览包含近30处成都平原重要考古遗址,从时代最早的高山古城遗址、到距今仅数百年的明代宦官墓群,时间跨度长达4000年左右;其中,出土成都平原最早人骨的高山古城遗址、北宋高官何郯及其家族所葬的何氏家族墓地、“地下青铜器宝库”双元村墓地等多个考古遗址更是从未与大众见过面的新发现。

    考古“黄金时代”改写城市历史

    2001年,新世纪伊始,金沙遗址的惊世发现开启了成都考古发现的“黄金时代”,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老官山汉墓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内的各项重要考古发现接踵而至,改写着人们对成都历史的固有印象:成都建城史被改写,“成都”二字最早出现的时间被推前……很少有一座城市与考古的关联如此紧密——史书上对于先秦时期的蜀地记载实在太少,它的这段历史一直掩埋在地层之下,直到被考古人的手铲掘出、重见天日——正如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王毅所说:“其实成都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我们只是把一个真实的成都呈现了出来。”

    不断涌现的考古新发现不仅改写学术研究认识,也一次次刷新着成都历史的“新高度”,证实着古代成都人令人惊叹的成就:紧邻江安河的红桥村遗址水利设施,是目前古蜀人治水防洪的最早实物见证,它的发现将古蜀人治水年代上溯到新石器时代,甚至比李冰治水还早近2000年,是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智慧起源;春秋战国时期墓葬群双元村墓地被誉为“地下青铜器宝库”,这里出土的660余件青铜器纹饰精美,铭刻着神秘的巴蜀符号,如同一本写满密码的书籍正等待解读和破译;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则证明了唐宋时期成都就已有了很高的城市规划和建设管理水平,不仅街道、建筑、排水设施等布局合理、错落有致,就连道路也是使用特制的细长条形砖竖砌而成,实用和美观兼具,4条铺砖道路纵横交错长达数十余米,这在中国城市考古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不仅如此,成都人自古以来就“好耍”的证据也被考古发现记录了下来——东华门古遗址在明代是蜀王府东府及其苑囿区,其中的水面景观“摩诃池”自隋朝就已开凿,在唐代成为了著名的风景区,频频出现在文人墨客的诗词中,可见是成都人非常爱逛的“水景公园”了,直到五代以后它才被纳入皇家园林。

    最早的防洪工程,精美的漆器、青铜器、丝绸等“成都造”产品,先进的城市规划理念,锐意进取的同时不忘“休闲玩乐”……历史上的成都有太多令人赞叹之处,这些都在“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等待观众的细细品读。

    科技与文保 考古也可以这样“酷炫”

    在许多不知内情的普通公众看来,考古可能是神秘、惊险的“掘宝”工作,也可能是日复一日地枯燥发掘,总与“挖土”有几分相似。不可否认的是,田野工作确实是考古发掘的基石,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考古早已广泛应用,并开始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中。在近年的考古工作中,考古人员正是通过科技考古,才搞清了成都平原最早人骨——高山古城遗址出土人骨的可能来源,通过DNA的提取和和鉴定,与其他地区人骨DNA进行对比,对讨论成都人的祖先来自何处有极为重要的帮助。因此,本次展览也将根据成都地区的考古实例,结合说明图版和植物种子、动物骨骼、冶金遗物等实物,为观众讲述动物考古、植物考古、环境考古、冶金考古、空间考古等科技考古的应用案例。

    而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等文博节目的热播,“文物保护”也逐渐成为了公众感兴趣的热点话题之一。从金沙遗址象牙的有机硅封存,到赵廷隐墓壁画的完整揭取和保护,再到老官山饱水竹木漆器的提取和修复,文保人员的“巧手匠心”将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无缝对接”,这才使文物得以完整保存。值得一提的是,展览不仅将重点聚焦在近年成都出土的文物上,还带领观众走进考古工作的“幕后”,现场了解文保人员如何“化腐朽为神奇”。从文物出土到修复成功的“无缝对接”,他们如何解决世界性的文保难题,将在展览中完整地呈现给观众。

    听考古人讲考古的故事

    为了让观众更加深入地了解遗址发掘和文物修复背后的故事,金沙遗址博物馆在6月9日下午特别邀请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何锟宇副研究员带来一场关于“宝墩遗址近年考古新发现”的讲座,分享这座被称为“新石器时代晚期西南地区最大、国内第四大古城”的宝墩古城近年来的考古新进展。随着外城、内城、建筑基址,聚落等遗迹的一步步发现,一座恢宏的成都平原史前古城正在考古学家手中复原,这座城有哪些值得铭记的故事与花絮?它与“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又是怎样的联系?考古工作者一一道来。

    展览期间,金沙还将面向大众推出10场左右的学术讲座和考古分享会,让观众有机会和考古专家、一线发掘人员、考古领队面对面交流。据工作人员介绍,对于观众而言,他们世代居住的三星村、双元村、飞虎村等地方如何与展厅中众多精美神奇的文物产生关联,而“空间考古”、“环境考古”等科技考古手段更是观众好奇却知之甚少的主题,相信通过专家们的亲身讲述,观众了解了遗址的发现、发掘和文物保护技术之后,此次展览更能让他们看得懂、记得住。

    当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展厅里还专门设置了充满趣味的“考古课堂”,观众可以在这里参与到有趣的互动考古游戏。包括用出土瓦当的纹样给自己盖个独一无二的“绝版”印章、亲手抽出一枚来自老官山汉墓的“治病良签”等十余种互动项目,特别是在6月9日之后,金沙遗址博物馆还将不定期邀请文保人员现场修复文物,观众在展厅内即可近距离欣赏文保人员的“精工巧艺”,见证漆木器和陶瓷器物的修复过程。除此之外,对于小朋友们,还将开展“考古大富翁”等社教活动,把复杂的考古工作变成冲关冒险的挑战,相信会吸引一大波“小小考古学家”的目光。

    据悉,考古成都展将展出至8月19日。

     (作者单位: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