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协同发展 共生共荣

    ​ ——深圳市积极推动非国有博物馆与国有博物馆协作发展

    发布时间:2018-06-26


    深圳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和“试验田”。改革开放40年来,伴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深圳的公共文化体系日臻完善,在博物馆事业方面也取得了独具特色的显著成就。非国有博物馆与国有博物馆协同发展、共生共荣,正是深圳博物馆事业的一大特点。在深圳市登记备案的48家博物馆中,非国有博物馆数量达到32家,社会力量在城市博物馆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近年来,深圳市积极推动非国有博物馆与国有博物馆协同发展,努力形成两者之间的良性互动。2018年“5·18国际博物馆日”深圳市主题活动“翟门生的世界:丝绸之路上的使者”展由国有的深圳市南山博物馆和非国有的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共同举办,在深圳市文体旅游局、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政府的支持下双方优势互补、鼎力合作为社会公众呈献了一场别具一格的文化盛宴,也为非国有博物馆与国有博物馆协作发展贡献了深圳经验。

    压题图(展厅内景)_meitu_1.jpg

    深圳非国有博物馆特色发展之路

    深圳市文物管理办公室主任  欧阳进雄


    深圳是国内非国有博物馆起步较早的城市之一,第一家非国有博物馆玺宝楼青瓷博物馆早在1997年就成立开放。深圳的非国有博物馆在2012年以后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期。目前主要呈现四个方面的特点:

    一是总数较多、比例较高,非国有博物馆成为深圳博物馆事业的中坚力量。深圳的民间收藏活动一直十分活跃,随着民间收藏队伍和规模的不断壮大,一些有觉悟的收藏家逐步开始建立各具特色的博物馆,实现了从“藏宝于民”到“示宝于众”的转变。截至2018年6月,全市登记在册的博物馆有48家,其中非国有博物馆32家,占总数的67%。经过多年的发展和培育,量的积累正在逐渐转化为质的优势,涌现出一批标杆性的精品展览与精品馆藏,一批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非国有专题博物馆脱颖而出。

    二是良性互动、相得益彰,非国有博物馆成为国有博物馆的最好补充。深圳国有博物馆以深圳博物馆、南山博物馆为代表,均为综合类博物馆,面积大、馆藏多、员工队伍庞大。非国有博物馆主要是专题博物馆,收藏自成体系、藏品质量高,但展出面积小、配套力量单薄。因此,国有馆为非国有馆提供展出场地、协助展览提升,非国有馆为国有馆提供精品展览、策划专题活动,形成了国有馆和非国有馆之间的良性互动。今年5月18日在南山博物馆开幕的“翟门生的世界:丝绸之路上的使者”展,是由非国有博物馆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提供全部藏品,由国有博物馆南山博物馆提供场地和设计,双方优势互补、鼎力合作的一场“一带一路”文物特展。市主管部门在积极推动双方合作落地的同时,也将今年的深圳市“5·18国际博物馆日”活动的主会场放在这里,并动员全市所有博物馆以及各区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参加开幕式活动,目的就是为了传达主管部门对非国有博物馆事业的高度重视和积极推动国有与非国有博物馆之间开展实质性合作的决心。展览一经开幕,便在业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主管部门同时积极推动具代表性的三家非国有博物馆与国有博物馆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由点到面,带动深圳市非国有博物馆的全面健康发展。

    三是积极探索、勇于创新,深圳逐年加大对非国有博物馆扶持力度。2012年8月,深圳市文体旅游局会同市委宣传部、财政委等多个部门专门制定了《深圳市民办博物扶持办法》。这是国内较早开展且极具操作性的一项扶持措施,其中门票补贴得到充分落实。门票补贴是通过政府部门向非国有博物馆有偿采购公共文化服务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非国有博物馆的办馆压力。补贴经费也逐年加大,2016年度为650万元,2017年度增加到750万元,年增长达到15%,符合补贴条件的23家非国有博物馆,平均每年获得补贴32万元。

    四是落实政策、锐意进取,促进非国有博物馆在深圳快速健康发展。非国有博物馆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发挥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文物主管部门要尊重非国有博物馆创办人的努力和无私付出,积极解决非国有博物馆的问题和困难,推进非国有博物馆享有国有博物馆的同等地位。当前深圳市积极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广东“四个走在前列”的指示精神,市政府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实施意见》,正在修订《深圳市非国有博物馆扶持办法》。在已有的门票补贴基础上,拟增加展览、活动、讲解等方面的扶持;推动国有博物馆与非国有博物馆的“一对一”帮扶,帮助非国有博物馆完善基础工作;支持非国有博物馆依法申请登记为慈善组织,接受社会捐赠并享受相关税收优惠政策支持;鼓励有条件的非国有博物馆依法取得公开募捐资格或发起设立基金会,多渠道筹措发展经费;支持非国有博物馆从事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并享受相关扶持政策。相信随着办法的落地,深圳市的非国有博物馆事业,一定会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薪火相传  从此时此刻开始——专访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理事长吴强华

    本报记者  耿  坤


    从2008年在深圳博物馆举办“中国古代石刻艺术展”,到2011年的“永远的北朝——北朝石刻艺术展”,直至今年在深圳市南山博物馆举办“翟门生的世界:丝绸之路上的使者”展,并成为深圳市5·18国际博物馆日活动的主场。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虽然成立只有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但在深圳地区开展公益文化事业,已经整整十个年头。近日,本报记者专访了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理事长、创办人吴强华。

    tu4 jinshiyishubowuguan1.jpg

    金石艺术博物馆

    记者:作为一个非国有博物馆的创办人,您如何看待非国有博物馆的发展?

    吴强华:首先,非国有博物馆作为国家公共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自身应该有所担当并且有所作为。原则就是量力而行,不求最大,但求最好。力求办好每一个展览,并通过多个专题展的经验积累和社会效应,逐步办好一个专题性或主题性的非国有博物馆。在与国有博物馆同行的道路上,非国有博物馆要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精神,发挥自身所长,努力打开国有与非国有博物馆之间的交流窗口,加强与国有博物馆的展览、学术合作,寻找自身成长的空间。我们从十年前开始与国有博物馆合作举办专题展。2011年与深圳博物馆合作举办的“永远的北朝——北朝石刻艺术展”,累计总参观人数超过100万人次,成为深圳地区的一个品牌性文物专题展览。

    其次,我们不仅有责任要把因为各种原因流失的文物精心的保护下来,更有义务要组织和发挥专业学术机构的力量,把这些流失文物悉心整理,科学的理清背后的历史文化脉络,充分发挥其社会效益。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历时多年精心编撰的《永远的北朝》一书,在由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社等单位共同发布的《中国图书海外馆藏影响力研究报告》(2017版)中获得“海外馆藏影响力中文图书排行榜”第四名,其中的资料和观点被海内外学者在相关学术领域不断采信和引用,持续付出和努力逐渐得到了国内外学界的认同。正如深圳考古鉴定所所长任志录所说,这一切“对于保护和研究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意义堪比‘女娲补天’”。

    第三,博物馆非常重要的职能,就是通过展览来进行社会教育,满足观众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非国有博物馆在承担这种义务的时候一定要传达正确的价值观。在寓教于乐的过程中,逐步积累和建立起观众对博物馆的文化信任。传统文化的血脉永续,关键在青少年身上。如何让博物馆成为青少年一代的精神家园,是我们每一个非国有博物馆人必须要认真思考和努力实践的。我们这次结合“翟门生的世界:丝绸之路上的使者”展览,为中小学生精心设计了“金石璀璨”传统文化种子计划。上午参观“翟门生的世界”专题展览,下午到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进行拓片体验。短短的一天时间,即让孩子观摩了丝绸之路上一个胡客的精彩人生,了解了“翟门生的世界”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的生动典范,还进行了拓片这种传统文化的经典体验,不知不觉在青少年心中播下了传统文化的种子。日有寸进,相信一定能时有所获。如果每一个非国有博物馆,在自己所在社区的文化普惠事业上都愿意持续的付出,星星之火就一定可以燎原。

    tu6 chuantuojinxiaoyuanhuodong.jpg

    传拓进校园活动

    记者:2017年国家文物局出台《关于进一步推动非国有博物馆发展的意见》,《深圳市民办博物扶持办法》也已出台多年,您如何看待政府对于非国有博物馆的扶持? 

    吴强华:非国有博物馆是社会“私器公用”的典型。不论是早期的私人博物馆,还是后来的民办博物馆,一直到现在统称为非国有博物馆,本质上都是人民自发举办的博物馆。一大批有文化情怀的普通人,默默地从对文物的自发收藏和保护,逐步走上治学办馆的自觉之路。当举办人把自己经年收藏的藏品,既不通过买卖获利,也不期望家藏传世,而是拿出来无私地与公众分享,使之成为社会“公器”的一部分,并且持续投入时间和精力组织系统的学术研究,持续投入自有资金以努力维持博物馆的日常运行,自觉承担起文化、历史、美学教育的社会责任,这种无私的社会担当和浓厚的人文情怀,在当代应得到社会的尊重和政策的扶持。

    正因为如此,我们希望国家不仅要将非国有博物馆事业看成是社会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组成,而且应该将其看成是其中最充满活力、最具有文化自觉性的组成部分,从行业准入、评价体系、财政补贴、税收减免、慈善认定、捐赠引导、国非互助、学术资源分享等各方面加以精准扶持和有效规范,逐步形成国有博物馆与非国有博物之间的良性互动和共同繁荣发展。

    tu7 zhantingneijing2.jpg

    展厅内景

    记者:本次“翟门生的世界:丝绸之路上的使者”展览后续还有哪些活动?

    吴强华:博物馆是“保护和传承人类文明的重要殿堂,是连接过去、现在、未来的桥梁,在促进世界文明交流互鉴方面具有特殊作用。”日本佛教大学教授黑田彰先生用了六年时间对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的北朝孝文物展开系统的学术研究,该项目不仅得到了日本文部省平成文化基金的连续支持,也逐步吸引和带动了更多日本学者的加入。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于2018年1月31日分别接到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日中交流促进实施委员会的通知,今年11月中旬将在深圳召开的“翟门生的世界——石刻上的南北朝国际学术研讨会”活动,被日方正式认定为“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及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活动项目”。我们深刻体会到,非国有博物馆在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和民间友好往来上,可以有所作为。

    记者:请您展望一下非国有博物馆的未来?

    吴强华:让文物活起来,本质上是要让文物穿越历史的长河直抵观众的内心,在提升观众文化获得感的同时,逐步建立起全社会普遍的文化自信,以此凝聚起面向未来的精神动力。作为一个非国有博物馆人,流传有序,可以从此器此物起步;薪火相传,可以从此时此刻开始。只有依赖每一代人的不懈努力,中华文明的丰富遗存才能最终完成从田野到殿堂的升华。


    优势互补  合作共赢——以“翟门生的世界:丝绸之路上的使者”展览为例

    深圳市南山博物馆馆长  戚  鑫

    tu1 jinshibowuguanyunanshanbowuguanqianshuzhanlunhezuoxieyi.jpg


    2018年5月18日,由深圳市文体旅游局、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政府主办,深圳市南山博物馆、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承办的“翟门生的世界:丝绸之路上的使者”历史文物特展在南山博物馆开幕,展期为一年。本次特展共展出南北朝至隋唐时期,反映以古代丝绸之路经济、文化交流的石刻艺术、拓片艺术、西方钱币、金铜造像等文物共100件(套)。展览通过胡客翟门生在故乡、翟门生在中原和翟门生的归宿三个时空转换的传奇人生故事,揭开魏晋南北朝时期胡人入华的神秘历史面纱,提升观众对南北朝时期东西方经济交往、民族融合、文化交融这一时代特色的认识。展览共分三个单元:

    第一单元“笑问客从何处来——翟门生的故乡”,主要由“翟国与翟姓”“萨甫与粟特人”“胡客与贸易”三部分组成,重点介绍了以翟门生为代表的胡客的普遍性特点。

    第二单元第一部分“金樽美酒醉他乡——翟门生在中原”中,根据墓志中提供的翟门生的生平线索,分别从“巍巍中土渐胡风”和“儒风道意菩提心”两方面深入展开展览的主体部分。在“巍巍中土渐胡风”中,先通过“两都繁华”,介绍翟门生来中原后的主要居住地北魏都城洛阳,以及翟门生生命的最后四年居住地东魏都城邺城的背景情况。“胡风胡舞”部分,主要通过实物展示胡客对音乐和舞蹈的热爱。第二单元第二部分“儒风道意菩提心”,是本次展览最精彩的部分。其中“超然于世——高士的理想”重点展示了翟门生石围屏背面的部分竹林七贤人物,有手执“来通”的刘伶、“手挥五弦”的嵇康、“妙达八音”的阮咸、标有“此名阮籍字伺宗”榜题的阮籍以及背靠隐囊的向秀。“孝为人本——图说的教义”展示了翟门生石围屏的正面出现的三个孝子故事,其中的孝子“董黯”,更是借助金石艺术博物馆收藏的同一时期的其他董黯线刻文物及拓片,将日本藏阳明本《孝子传》中“王寄辱母董黯复仇”的故事复原成十个连环场景画面,设计独具匠心。“彼岸神圣——净土的信仰”,通过翟门生石床上出现的佛教因素,并配以其他同时期的精彩佛教文物,展示佛教对翟门生的影响。

    第三单元“此心安处是吾乡——翟门生的归宿”,重点用灯光玻璃画复原的围屏石床模型并展示全部石床拓片,石门以及全部石门拓片,通过墓志解读,生动地展示了翟门生最后的归宿。

    一滴水可以反映出太阳的光辉,一组文物可以体现出一个时代的风貌。翟门生的一生,生动再现出南北朝时期外来民族融入中原的典型社会图景;清晰诠释了中原开放包容的时代文化特征,以及丝绸之路对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的巨大贡献。

    深圳市南山博物馆是深圳市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国有博物馆。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及其创办方在深圳地区从事公共文化展览活动已有十年的历史,是深圳市非国有博物馆中的佼佼者。两馆提前一年开始策划本次展览,最终确定由深圳市南山博物馆提供展览场地,深圳市金石艺术博物馆提供展品,委托北京华翰文化遗产博物馆研究院承担展览大纲策划,并在展览期间出版相关图录,围绕展览主题举办多场专场学术讲座。展览开展后,获得观众的普遍认可,也让合作的国有和非国有博物馆均受益匪浅。

    tu3 zhanlanxuting.jpg

    “翟门生的世界:丝绸之路上的使者”展

    翟门生其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赵  超


    本次“翟门生的世界:丝绸之路上的使者”中首次展出的一组东魏武定元年胡客翟门生墓中石刻,是雕刻精美、内容丰富的珍贵文物。该批石刻是一套完整的墓中建筑石件与丧葬用具,包括墓门石刻、石床、石屏风、石阙、石枕等,反映了北朝晚期墓葬建筑的新形制变化,具有重要的考古、历史及艺术等方面研究价值。日本佛教大学教授黑田彰曾赞扬为“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具有很高价值的文物。”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翟门生是一个来自翟国的“使主”,原为本国“萨甫”,出使北魏后,受到皇帝优待,供养他在都城长期居住,而后卒于东魏元象元年,葬于邺城附近。翟国所在与墓主族属尚待深入研究,但有可能是西域粟特人。特别需要关注这组石刻中绘制精美的全套石屏风。它两面线刻,共24幅画面,除常见的墓主夫妇饮宴、车马出行、孝子图画外,还有目前唯一的一套北朝“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组画。我们知道,在南京、丹阳等地出土过多套“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线画砖雕,是具有代表性的南朝艺术品。而翟门生墓中的这套线画虽然主题相同,却在绘画内容、构图与人物造型等方面都有明显变化,表现出南北文化的差异,这在北朝文化及艺术史的研究上是极其可贵的资料。

    现在所见石屏风与石床上面的图像变化多样,反映出不同的文化内涵与民族特色。尤其是在北齐时期的石床与石屏风上,出现有较多的祆教文化因素,反映出外来人士使用石床、石椁等葬具的丧葬礼俗。例如在西安出土的北周康业墓与安伽墓中的石床与石屏风。与之相比,这一组翟门生墓中石刻却表现出明显的汉族文化特征,甚至反映出南北文化交流的状况。它对于了解北朝时期丝绸之路一带的文化融合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