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试析长沙窑瓷上的怀乡情结

    发布时间:2018-06-26张海军


    唐诗是我国文学遗产之一,也是全世界文学宝库中一颗灿烂的明珠,其承前启后,众美皆备,代表了我国古代诗歌的最高成就。与此同时,诗歌的应用与普及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开拓。长沙窑以诗题瓷,是诗歌艺术与书法艺术大规模融合为瓷饰的先驱者。这种艺术上的交流、借鉴、吸取和发扬,在整个中国瓷器发展史上,影响是颇为深远的。

    据统计,在长沙窑瓷上的文字题饰中,诗文是占主要地位的,其余的有题铭、年款以及姓氏等。这些诗文主要题写在壶的流嘴下方,也有题写于碗盘内底的,有些是同一诗文题写于多重器物上,有的则仅见于一种器物上。诗文内容多种多样,有反映商贾经营活动的,也有反映游子、边塞征战、宗教色彩等方面的,其中有一类诗文,数量不多,但是却将游子思念故乡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那就是怀乡诗,现介绍如下。

    青釉褐彩“一别行千里”诗文壶(图一),高20厘米,腹径15.5厘米,长沙窑窑址出土。敞口,长颈,溜肩,瓜棱形腹部,平底假圈足。多棱柱短流下方腹部以褐彩书写“一别行千里,来时未有期。月中三十日,无夜不相思。”诗文一首。这首诗是对远离家乡的亲人和密友的怀念,如果把“来时”改为“归时”,则成为游子对家乡亲友的怀念,适应的对象范围较广,不论是家人还是游子,把壶酌酒的时刻,都能引起共鸣。这中间,有深情的惦念和殷切的期盼,却没有些许消沉。瓷壶现收藏于长沙市博物馆。

    图一_meitu_6.jpg

    图 一

    青釉褐彩“夜夜挂长钩”诗文壶(图二),残高11厘米,长沙窑窑址出土。口、颈残,溜肩,瓜棱形腹部,平底假圈足。多棱柱短流下方腹部以褐彩书写“夜夜携长沟,朝朝望楚楼。可怜孤夜月,沧照客心愁。”诗文一首。这首诗据长沙窑研究者萧湘先生研究,应为一曲绵远深重的游子怀乡的吟哦。诗的前两句均用叠字起句,以强调和渲染时空跨度,且为下两句做好了铺垫,其中“望楚楼”是指遥望乡里。后面两句则以“可怜”形容“孤夜月”,使夜月更为惨淡,“沧照”即寒冷之光照映着忧愁羁客的心思。这是写一个游子远离故里,客居他乡,十分孤寂,悲切难熬的心境。为了更加印证此诗是写游子怀乡的,萧湘先生还以楚国游子龙丘高为例说明。龙丘高,楚国人,他“出游三年,思归故里,心悲不乐,望楚而长叹”。本诗中,“朝朝望楚楼”句,点名全诗是写“思归故里”之情,当然,根据内容也不能推断此诗就是写一个曾属楚地之人遥望楚乡。“楚地”在这里仅是“故乡”的借代词,属于诗人构思的技巧。这首诗既未写出诗中主人公为何离乡背井,也未写出他还有没有可能返回故里,更没有表明什么原因触动了思乡之情,而仅仅是用颇为自然、生动、形象的词语,把他那思乡的情意,表现的深重、悲切和绵远。瓷壶现收藏于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图二_meitu_3.jpg

    图 二

    青釉褐彩“岁岁长为客”诗文壶(图三),高23.8厘米,底径13厘米,长沙窑窑址出土。敞口,长颈,溜肩,瓜棱形腹部,平底假圈足。多棱柱短流下方腹部以褐彩书写“岁岁长为客,年年不在家。见他桃李树,思忆后园花。”诗文一首。这首诗收录于童养年《全唐诗续补遗》(《全唐诗补遗》修订本)卷一六无名氏下。诗的内容同样是写游子思家的。前两句描写游子出游,后两句则写思家。第三句“见他桃李树”中的“桃李”虽是写具象的树,可实际上说的却是人,其意为游子在外,见到别人家天伦乐趣,由此引发思忆。“后园花”暗指居住于家园后室的妻室。全诗思忆是情,情表于辞,这是思亲心理的表白。瓷壶现收藏于长沙市博物馆。

    图三_meitu_4.jpg

    图 三

    青釉褐彩“造得家书经两月”诗文壶(图四),残高20厘米,底径12.2厘米。口、颈残,溜肩,瓜棱形腹部,平底假圈足。多棱柱短流下方腹部以褐彩书写“造得家书经两月,无人为我送归将。欲凭鸿雁寄将去,雪重天寒雁不飞。”诗文一首。这首诗将游子思念家乡、想念亲人的焦虑和期待的心情跃然于瓷器上,是远方游子感情的真实写照。唐人以诗来书写思念家乡之情时常借“雁”起兴,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雁是候鸟,随季节的转换而南北迁移,一向被视为羁旅飘泊的流浪者;其二,雁象征传递讯息的差使,异乡人最渴望的是与亲人互通消息,因此雁与思乡又建立了另一种亲密的关系。

    图四_meitu_5.jpg

    图 四

    以上四首诗虽然只是长沙窑一百余首诗文中的一小部分,但其内容却能引起广大游子共鸣,而这也是长沙窑诗文装饰中抒发感情的佼佼者。除了诗文之外,长沙窑瓷釉下彩绘画中时常出现的大雁纹饰也被认为具有怀乡之意,虽然它没有诗文那么直接的表达怀乡之情,但依然向人们诉说着乡愁。具有怀乡情结的诗文及雁纹在长沙窑的出现,是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其中中晚唐时期因战乱、文官外迁、学子赴考等各种原因造成的人员迁徙是其重要原因。

    首先,唐代怀乡诗的大量出现为长沙窑瓷上装饰怀乡情结题材提供了大量的诗文模板。唐代是诗的国度,怀乡诗同边塞诗、咏史怀古诗、山水田园诗等一样进入诗歌创作的高峰期。在唐代,创作怀乡诗已然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据李春霞在其博士论文《唐代怀乡诗研究》中提供的数字可知,唐代大约有230人创作过怀乡诗,作者数量远多于唐前各个时期的总和;唐代怀乡诗的数量近2000首,而唐前各个时期的总和也不过160首左右,尤其是与长沙窑同时期的中晚唐时期,有的诗人所写的怀乡诗竟占其诗歌总量的十分之一以上,如李景,其怀乡诗占诗歌总量一半左右。怀乡诗的大量出现,迎合了因各种原因离开家乡的游子的心理,产生了不可小觑的社会影响。长沙窑审时度势,采纳怀乡诗题材并将之运用到装饰上,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其次,“安史之乱”后的唐朝并未由乱而治。朝政日益腐败,宦官专权,且藩镇割据现象严重,方镇叛乱接连不断。有些地方割据藩镇还与宦官势力、部分朋党集团相互勾结,又加之吐蕃和党项羌的屡屡入侵,从而使社会矛盾更加错综复杂,百姓痛苦不堪。虽然在顺宗及宪宗两朝有过改革,但依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为了躲避战乱以及统治者的横征暴敛,百姓只得离开家园而不得回。当此种社会现象越来越蔓延时,长沙窑工感同身受,题诗于瓷上亦属正常。

    再次,求取功名是唐朝士人最主要的人生出路,也正是执着于功名的求取,很多士人陷入了有家难归的悲惨境地中。“早晚荣归计,中堂会所亲”,这是每个举子的愿望。但异乡中的仕进道路却坎坷不平,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饱尝了失败的痛楚,自身能力有限是原因之一,而社会黑暗、科场腐败更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科举中屡屡失败,但求仕固然不易,回乡却更加艰难,故对家乡的怀念往往成为其诗文创作的主要内容。据李建毛先生研究,在长沙窑创作中,就有可能有部分落榜学子参与创作,他们将自己对故乡的怀念之情书于瓷器,也是可能存在的。

    最后,长沙窑部分工匠的思乡之情也是怀乡诗在长沙窑瓷上装饰的内在原因。据研究,长沙窑的主要创烧人均来自于河南地区。安史之乱发生后,为了逃避战火,中原人口大量南迁,其中一路通过“零桂之线”来到湖南,史载“襄、邓百姓,两京衣冠,尽投江湘,故荆南井邑,十倍其初。”河南人口大量南迁,必然会有大量窑工随之南下。这些窑工由于战乱离开家乡,虽然在铜官一带烧制瓷器,但对家乡的怀念一直存在,他们把思乡之情融入到瓷器装饰上,这也就是我们看到的怀乡诗及各种形态的雁纹。

    以上所述原因,既有社会环境层面,也有诗歌文学方面,更有长沙窑工内在心理,这些原因共同作用于长沙窑瓷装饰题材中,使其成为长沙窑众多题材中最具特点的一类,而这也是长沙窑市场化的一种表现。只要是广大百姓欢迎的,长沙窑都有可能运用到装饰上,只不过怀乡题材也把窑工的心情展现得淋漓尽致。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