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宋画的署款与鉴定

    发布时间:2018-06-26朱万章

    一件被定为宋元无名氏所作的山水画在装裱时,偶然在画幅右下侧的石缝处,发现了“熙宁辛”。此事被书画鉴定家谢稚柳(1910—1997)知晓,经其考订,认为“熙宁辛”应为北宋熙宁四年(1071年),并欣然在诗堂题跋:“北宋人《群峰晴雪图》,此图风格特为湿润,为北宋所罕见,殊足珍尔。右下有‘熙宁辛’三字尚存。案熙宁有辛亥,此盖四年也。己未初夏,稚柳鉴题”,钤白文方印“谢稚柳”、朱文方印“壮暮父”和朱文长方印“壮暮堂”。这件被谢稚柳定为《群峰晴雪图》的北宋山水画,曾经书画收藏家吴南生(1922—2018)鉴藏,后吴氏慨然捐予广东省博物馆,成为该馆所藏书画中年代最早者。此画由宋元无名氏作品,只能定其大致时代,到确定其精准的创作时间,源于发现其漫漶难辨的三个题款小字。这样的署款模式,在宋人作品中极为常见,为宋人书款的典型特色。

    宋人赵希广在其《洞天清禄》中就有记载:“郭熙画于角有小‘熙’字,赵大年、永年则有大年某年笔记、永年某年笔记。萧昭以姓名作石鼓文书,崔顺之书姓名于叶下,易元吉书于石间”,都是讲宋人署款的习性。清人郑绩(1813—1874)也在《梦幻居画学简明》中说到:“唐宋之间,有书款,多有不书款者,但于石隙间用小名印而也”。就现存的作品中,宋画可分为两类,一为有款画,一为无款画,就存世数量看,几乎平分秋色。在有款画中,又可分为两类,一为文人画,一为职业画。文人画大多书画一体,甚至诗文篆刻相参,如苏轼、米友仁等,其署款个性并无明显时代特征;职业画则以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等为代表,其款识表现出的时代风格最为显著。

    在现存宋画中,最为典型的署款模式莫过于孙钰的《仙女采药图》团扇(美国费城博物馆藏图1)。该作品为绢本设色,所绘三位仙女背负行囊行脚于山间松树下。左侧仙女之行囊与宋代流行的货郎背囊的画法近似。所绘松树细腻而不呆板,具有宋代院体画风。作者的署款,在画面右下侧松干和松针围合的空白处:“庚寅岁孙珏画”,掩映于松针和树干之间,若不细察,则很难辨认。孙钰的生平事迹不可考,但从画风及署款看,当为宋代的职业画家。美国费城博物馆曾将此画定为元明时代作品,但就其署款风格及画风来看,当为典型的宋代画风,故定为宋画当无问题。此画曾经清人罗天池和李佐贤鉴藏题跋,罗天池题曰:“此幅与刘松年可称伯仲,仇实父尚当退避三舍。”李佐贤题曰:“画款在右,‘庚戌岁孙珏画’六字细如蚊脚蝇头,画笔工丽而兼深厚,自是能品,而名不传于画谱,可见古人之淹没不彰者多矣,岂独画史也哉!竹朋”,可作进一步的佐证。

    图1-1、宋·孙钰《仙女采药图团扇》,绢本设色,25.1x23.5厘米,美国费城博物馆藏_meitu_1.jpg

    图1-1

    图1-2、宋·孙钰《仙女采药图团扇》款识_meitu_2.jpg

    图1-2

    郭熙的《早春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图2)署款则在画幅左侧中部的两丛树枝之间:“早春,壬子年□,熙画”,其位置虽不及孙钰画作在松枝树干间,却也算是在非显眼处。画幅的中心位置为中部与中上部的山峦古松,山石嶙峋,气象宏伟。若隐若现在枝桠下的款识自然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如果说郭熙的《早春图》署款尚不足与孙钰画作一样典型的话,那么南宋李唐的《秋林放犊图轴》(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就是十足的标准署款了。该画描绘的是一头水牛在数株硕大的古树前徜徉,一农夫在田间劳作。在画幅正面右下侧为苍劲老辣的三株树干,而作者的楷体款识“李唐”二字就落在最靠右侧树干的下端,其中“唐”字还被地上飘逸的小草隐隐约约遮掩,与粗犷的树干线条相映成趣。在刘松年的《罗汉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中,作者自署楷体“开禧丁卯刘松年”数字就直接写在画幅左侧下方的石头上,其颜色与寿石的轮廓线接近,如不细审之,则极易混为一体。其他如马远的《梅石溪凫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中,“马远”二字在斗方画幅左下侧的石头阳面上,马远的另一件《寒香诗思图》团扇(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其署款“马远”二字在画幅右下侧的树干右上侧的山石上。在一些并无树石的人物画中,署款也大抵如此。如刘松年的《罗汉图(信士问道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图3)描绘的是一信士手托书籍向一罗汉问道的情形,罗汉坐于木凳上,背后为半圆形环绕的屏风,屏风后面则为芭蕉和栏杆。刘松年自署的楷体“开禧丁卯刘松年”就写在画幅左下侧之栏杆上。这与其他山水画中署在树石之上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处。

    图2-1、北宋·郭熙《早春图》,绢本设色,158.3X108.1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_meitu_3.jpg

    图2-1

    图2-2、北宋·郭熙《早春图》款识_meitu_4.jpg

    图2-2


    据此不难看出,宋代画家的署款多为穷款,书体多为楷书或行楷书,其署款的位置大多在不起眼的左右两侧或中下侧,多署在树石或栏杆上。在画幅的形制上,立轴、团扇、手卷、斗方均有,而以立轴居多;在绘画的题材上,这类署款山水、人物兼具,而以山水最多,花鸟则尚未之见。

    当然,也有画家的署款偶有特出之处的,如李唐的《采薇图卷》(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就将题识写在画卷中央,其款识也非穷款:“河阳李唐画伯夷、叔齐”,但其题字依然是在不惹眼的山石上,且周围尚有树木扶疏,伯夷、叔齐为中心,故就实质而言,这类署款与其他款识算是一脉相承的。

    图3、宋·刘松年《罗汉图(信士问道图)》,绢本设色,72x34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_meitu_5.jpg

    图 3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后世伪托的宋元画作中,其署款也大抵如此,如宋人《春游晚归图》斗方(广东省博物馆藏),左下侧为后人添伪款“夏圭”,也在山石草丛中,足见作伪者也熟谙宋人署款之道;而另一件元人的《古木遥岑图轴》(广东省博物馆藏),在画幅右下侧添有伪款“郭熙”,也在山石树缝间。作伪者企图以无款画加伪款后充当郭熙之作,用心良苦,且对宋人署款有过探究之力,故容易混淆视听,往往使人鲁鱼莫辨,这是我们在鉴定宋画时要引以为鉴的。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