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文人的山水情怀

    发布时间:2018-06-26张忠诚

    “四王”是中国绘画史上的一个重要流派,以王时敏、王鑑、王翚、王原祁四人为主将。绘画思想深受董其昌的影响,作品崇尚摹古,汇五代、宋、元以来众家之长,广糅博取,探索出了一套体系完备文人画模式,在清代画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王时敏与王鑑在“四王”流派的发展和形成过程中,承上启下,起着基石和先导作用,二人由明入清,与董其昌交游甚密,直接受董的影响与教导,作品在清初影响很大,对后来王翚和王时敏等人的崛起,有培养提携之功。王翚得王鑑、王时敏的赏识传教,精研画理,大量临摹古人作品,技法精熟,画艺名闻海内,被誉为清初画圣,是“四王”的中坚力量。王原祁是王时敏之孙,得祖父和王鑑的亲传指授,后受命鉴定内府收藏的古今书画,编纂《佩文斋书画谱》,得见皇家收藏精品,思想、眼界获得进一步的拓展。画技绝伦修养高,被誉为文人画之集大成者。“四王”流派脱胎于董其昌,始于王时敏、王鑑,成于王翚、王原祁,是清代文人山水画的主导

    为了更直观地了解“四王”流派的绘画风格和艺术特色,我们选取了烟台市博物馆收藏的部分四王阵营中的画家作品,走进他们所营造的山水画中的文人世界,领略其中的艺术风采。

    QQ截图20180626154034_meitu_9.jpg

    图一王翚《采菱图》。此图青绿设色,画工严谨,画题为傲松雪道人笔,是王翚七十岁的作品,技法出入宋元之间,又充满了生活情趣,从绘画技巧到思想境界都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颇能代表王翚的艺术水平。画中坡岸柳枝低垂,林木青葱,庄落隐现于林间,清幽寂静。湖畔曲折,浅水处菱角茂盛,采菱的小舟三三两两,穿梭于菱塘之中,生动活泼。水榭中高士独坐,陶醉于眼前的美景,似有寻章觅句之思。山脚云雾缭绕,山峰清丽秀美,宁静淡远。整体画面表现出一种恬淡幽美的田园诗般的意境,引人入胜。画面处理虚实和谐,动静相宜,开合有度,说明作者驾驭整体画面的协调能力已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画中树木的表现极为精彩,柳枝用笔柔而不弱,挺而不硬,顺而不滑,体现出画家的深厚的功力。树木借鉴宋画的表现方法,讲求质感,具有一定的写实性;山石的表现手法出自赵孟頫,轻松古淡,虽为青绿山水,却不染一丝尘俗习气。此图既显现出职业画家的技法精熟,高超的表现力,又有文人画家静怡的情思和高雅气质,堪称精品。

    2.jpg

    图二是王撰拟高克恭的山水作品,王撰为王时敏之子,书画得家传。画面布局高远,层峦叠翠,云笼雾罩,房舍点缀于山坳之间,飞瀑高悬,溪水潺潺,意境烟雨朦胧,凝重深秀。画法从高克恭、黄公望、王时敏而出,气息厚重,葱郁腴润,传统功力深厚。

    3_meitu_7.jpg

    图三是董邦达的山水作品,董邦达是娄东派中颇具影响力的画家之一,风格在娄东、虞山派之间。图中长松茂林浓荫之间,屋舍数椽,清旷幽深,高士独坐水榭,仰观山色,曲水蜿蜒,林壑空寂,山岩高耸,天朗气清。所绘山石林木,多用枯笔,勾勒皴擦,松涩素朴,树叶点染,浓淡干湿自然清透。画面清新明快,密而不塞,疏而不散,淡而厚,实而清,空灵素雅,爽洁恬淡,颇具文人情怀。

    4_meitu_8.jpg

    图四是方士庶的一幅山水作品,方士庶师从黄鼎﹙黄鼎师从王原祁,后师王翚﹚,山水笔墨净洁灵秀,气势跌宕飞动,时称妙品,被誉为王原祁之后山水第一,是四王体系较杰出的一位文人画家。这幅作品构图高远、清旷,开合起伏俨然有法,疏密浓淡自然合度。画面坡石平淡,林木清疏,曲径蜿蜒,渔舟泊岸,小桥横水,屋宇隐然,丘壑清幽,湖水淡远,山岩雄奇,峰峦壮观。用笔坚凝松秀,不腻不滑,苍古有力,繁中求简。墨色层层深入,温厚含蓄,清透华滋。从表现技法来看,近景坡石林木有董源的气息,远山则受北宋山水画的影响,融南北宗技法于一炉,和谐古淡,元气淋漓。整幅作品气韵清醇,疏淡清寂,有浓厚文人士气。

    通过对“四王”流派画家的作品赏析,可以轻松感受到绘画中传统的高古气息和优雅的文人情怀。作品艺术表现力尽在理法之中,意趣蕴藉平和,追求文学诗词中的优美意境。

    “四王”流派经历了清初的辉煌,康乾时期达到顶峰,无论是社会影响还是作品质量,都具有相当的高度。乾隆以后逐渐走下坡路,至清末已是日落西山,不复往日的风彩。“四王”的没落,与其自身的因素和社会的变革息息相关。

    一、由于清朝帝王的喜好,大量的民间收藏被以各种渠道征集到宫廷,相对于明末清初民间收藏的兴盛局面,乾隆以后民间的宋元真迹难得一见,以临摹、研究古代绘画为基础的“四王”流派失去了后续发展的条件,只能从前辈画家的作品中不系统的感受历史余韵,因此后继者出现了画坛千人一面,作品雷同的局面,失去了发展的后劲。

    二、从对清代绘画的整体发展来看,“四王”的壮大在中国美术史上产生了一定的不利影响。其一,“四王”基本秉承董其昌南北宗派论的思想,排斥所谓的北派绘画,如南宋诸家等,使得古代传统绘画难以均衡、全面的发展。其二,由于“四王”画派在清代的统治地位,限制和制约了其他流派的发展和传承。清代画坛画派林立,在“四王”正统思想的笼罩之下,其他画派的影响在当时只是局部性的、地域性的、阶段性的,很难出现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全面发展的局面。

    三、“四王”的绘画思想最大的结症是忽视了对自然造化的感受和陶染,不注重取法自然。虽然王翚等画家也多有壮游名山大川的经历,但其创作思想是把所见的景物与古人的经典技法相对接,以古法表现现代山水,缺乏创造性和突破性。加之系统的画法、画理的约束,使其后续的发展趋于程式化、缺乏生机,失去了艺术来源于生活的本真。

    在民国时期的新文化运动的民族革新浪潮中,作为保守派的“四王”绘画遭到猛烈的冲击和声讨,被拉下了画坛正统的宝座,自此一蹶不振。

    在全社会大力挖掘和保护民族文化遗产的今天,我们拂去历史的尘埃,品读“四王”及其早期追随者的作品,走进其营造的平和的、幽雅的、理想的文人山水世界,感受其中洋溢出的古典的、含蓄的、丰厚的文化底蕴。从中体会他们对传统的挖掘、守护、探索的苦心和他们在传统文人山水画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同时客观、辩证地看待“四王”的历史作用。在清末民国的美术评论家的批评中正确认识其所担负的历史责任和自身的缺憾,同时也不能抹杀其在清初画坛的辉煌业绩和时代作用。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