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长沙博物馆近代史基本陈列策划与设计

    发布时间:2018-07-03刘 莹

    长沙博物馆基本陈列经过近10年筹备、策划、实施,于2017年5月18日正式开放。陈列以“长沙历史文化”发展脉络为主线,分“湘江北去”“中流击水”上下两篇,其中下篇近代史基本陈列主要展现1840年至1949年长沙近代历史发展历程,反映近代百年长沙人民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做出的卓越贡献。

    QQ图片20180629114649_meitu_4.jpg

    序 厅

    近代史陈列的立项经历

    2009年3月26日,为配合滨江文化园长沙博物馆新馆建设,新馆基本陈列工作正式启动,长沙博物馆成立新馆陈列方案课题创作小组,承担了内容方案的设计工作。

    基本陈列定位为反映长沙地区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历史类叙事性陈列,以中国传统历史分期和长沙历史文化名城的特色为依据进行编排,长沙近代史隶属于“革命胜地”部分。陈列大纲初稿完成后,长沙市文化局邀请北京、上海及湖南省内知名文博、考古、历史研究专家对其进行评审。专家们一致认为,“古代史从馆藏文物的亮点和重点出发,扬长避短,突出了地方特色”,但近代史部分在结构上与古代史脱节,在内容上更偏向于革命史,不适合与古代史放在同一体系之下,既削弱了古代长沙的亮点,又不能体现近代长沙的特色。参考专家意见,上级领导决定将近代史部分从陈列体系中删除,新馆基本陈列只做长沙古代史。

    展厅_meitu_8.jpg

    展 厅

    然而长沙是1982年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以“楚汉名城、革命胜地”著称于世,长沙历史文化陈列没有近代史,是不完整的,也失去了它最精彩的篇章。在之后的半年时间里,长沙市地方文史专家奔走呼吁,长沙博物馆积极努力,终于得到了领导认可,于2011年初同意在新馆陈列中恢复近代史,分基本陈列为长沙古代与近代上下两篇,以重大历史事件、著名历史人物、城市的发展变迁为主线,以长沙出土和征集的精美文物为载体,全面展示长沙“楚汉名城,革命胜地”的文化底蕴、“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人文精神和“山水洲城”、天人合一的城市形象。至此,新馆基本陈列的陈列体系基本确定。

    陈展结构的反复调整

    长沙近代史基本陈列内容创作从2011年开始,六年间陈列结构进行过三次大的调整,文本修改二十多次,内容由简到繁,再由繁到简,一字一句都凝结着创作人员的心血和汗水。

    近代史基本陈列原主标题为“长岛人歌”,取自毛泽东《七律·答友人》中的“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意为近代以来长沙人在长沙的活动,既点明了长沙近代史活动的主体,又限定了活动的区域,与陈列内容契合,得到了创作人员的一致认同。但随着内容方案的不断深化,主线日益明晰,即长沙人民以天下为己任,艰难求索,前赴后继,为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做出的卓越贡献。“长岛人歌”在这个主题的映衬下显得平淡无奇,毫无张力。经过多次讨论,策展人员最终敲定了现在的标题——“中流击水”。“中流击水”取自毛泽东《沁园春·长沙》中“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一句,既体现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积极投身革命运动的蓬勃朝气与活力,又喻示着近代百年长沙人在各个重要历史时期发挥的中流砥柱的作用,正是近代史陈列主题的完美诠释。

    中国近代史,不仅是一部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史,也是中国城市、社会生活走向近代化的发展史。长沙近代史上城市建设有几次大的发展,尤其在民国中期,长沙城市近代化程度不亚于南京、上海,并且留下了丰富的历史遗迹和文化遗产。作为省会城市博物馆,长沙博物馆有责任和义务为广大市民制作一个全面反映长沙城市近代化的陈列,填补长沙城市发展史的空白。所以在最初的近代史陈列结构中,设计了一个独立的单元“近代化进程中的长沙”,展示近代以来长沙工商业、文化、教育、卫生、出版事业和城市建设的发展,以及长沙人民社会生活方式的变化。这一单元是近代史陈列中的一个亮点,真实地还原了民国时期长沙人民的生活方式,最能够引起长沙居民,尤其是老长沙人的共鸣,也是最容易讲述长沙故事的场所。但是,长沙城市近代化本身就是外国资本主义入侵之后的客观产物,它的叙事体例从一开始就与陈列结构存在矛盾。尤其到创作后期,陈列主题已经明确的情况下,“近代化进程中的长沙”犹如一块鸡肋,横亘在陈列内容之中:保留,则打断了陈列主线,容易造成观众观展情绪的混乱;放弃,则近代史陈列更趋近于革命史,失去了特色。经过多番探讨,为保证展览主线的完整性和展览基调的统一性,城市发展部分被撤下,内容分散到相应的部组和副线之中,让观众在观展的细节处发现城市近代化的端倪。

    内容与形式的深度磨合

    陈列设计是陈列内容的表现形式,好的设计能够使陈列主题得到升华。长沙近代史基本陈列的形式设计,是策展人员与设计师面对面磨合了整整一年时间,精雕细琢,凝聚了众多智慧的结晶。

    近代史基本陈列序厅采用铁杵艺术装置,营造出大浪击打礁石,溅起无数浪花的瞬间。铁杵象征着长沙人刚强、坚毅的性格;以红色作基色,寓意着长沙人不怕死的铁血精神;整个艺术装置,既与毛泽东《沁园春·长沙》诗句相契合,又体现了长沙人在中国近代史上发挥的中流砥柱作用。

    百年近代史,是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屈辱史,也是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与解放的奋斗史。长沙近代史发展轨迹是中国近代史发展的一个缩影,深受湖湘文化浸染的长沙人民以天下为己任,艰难求索,为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做出了卓越贡献。因此红色是整个近代史陈列的色彩基调:倡导经世、引领新政和辛亥首应为暗红色,喻示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中挣扎与抗争;团结御侮为血红色,代表长沙人民用钢铁般的意志,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中华民族的钢铁长城,抵御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三次入侵;建党先声、秋收起义与和平解放为鲜红色,这是旗帜的颜色,寓意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带领下,中国人民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赢得了中华民族的解放。

    “半部中国近代史由湘人写就”,自近代以来,湖南出现了人才井喷的现象,一批又一批有志之士前赴后继,力挽狂澜,在中国近代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一方面为了突出湖湘名人的历史贡献,版面内容丰富;另一方面要运用适当的表现方式,空间需求大,而展厅空间有限,内容与形式多次发生矛盾。最终,为了保证陈列艺术效果,版面内容极力压缩,只留最精华的部分上墙,为形式留出了空间。因此我们才能看到这样一组组震撼的雕塑:以曾国藩、左宗棠、郭嵩焘、曾纪泽、丁取忠为代表的洋务先驱,他们是洋务运动的发起者、宣传者、践行者;“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谭嗣同,中国为变法流血牺牲之第一人,时间定格在《狱中题壁》诗成之时;以黄兴、宋教仁、刘揆一、章士钊、陈天华为代表的华兴会创始人,开内地革命之先声;以毛泽东、何叔衡、蔡和森、刘少奇、李维汉、郭亮、缪伯英为代表的长沙共产党领导人,以挽救民族危亡为己任,为党的成立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