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明中都的石雕艺术

    发布时间:2018-07-06张云燕

    提起明代的都城,人们都会想起南京城墙的巍峨雄壮,北京故宫的富丽深邃,然而在江淮之间的中原腹地,还曾营建过一座豪华侈丽的都城,这就是位于今天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的明中都。明中都是明朝建国后兴建的第一座都城,虽未全部完工,但营造时间从洪武二年到洪武八年(1369~1375),已然超过了明南京与明北京的总和,其奢华程度也是后两者无法比拟的。它吸收了宋元都城设计的精华,实现了明太祖朱元璋对国都布局的种种设想,是之后改建南京宫阙和营建北京的模式标本,在我国古代都城发展历程中居于承前启后的重要地位。

    明中都大型蟠龙石础_meitu_4.jpg

    明中都大型蟠龙石础

    《明实录》记载,洪武二年(1369)九月癸卯,“诏以临濠为中都……至是始命有司建置城池宫阙,如京师之制焉。”这是明朝官方文献中首次明确提出以某地为“京师”。自那以后,营建中都的工程连续不断地进行了六年,至洪武八年(1375)四月,朱元璋下诏罢建中都。罢建时,明中都的建制已经十分完备,除宫殿建筑外,太庙、太社稷等礼制建筑、中书省、大都督府等中央衙署都已营建完成。

    可惜的是,自洪武十六年(1383)撤中都大内宫材修造龙兴寺,明代即多次拆撤中都建筑,后来历经战火与朝代更迭,直至今日除午门、鼓楼墩台等少数几处遗迹尚可见到明初构造外,明中都的宫室坛庙各类建筑已荡然无存。然而沧海桑田,贞石不泯,今天散落在明中都内外的大量石雕,还可以帮助我们窥见明初第一都的昔日辉煌。现存石雕以建筑构件为主,体量巨大,用料考究,雕刻精美,既有对元代石雕风格的继承,又开创出新的明代规式,尽显新王朝的威严与活力,代表了当时建筑的最高规格与石雕艺术的巅峰成就。2017年初夏,笔者有幸应凤阳县博物馆之邀,与吴梦麟、刘卫东两位老师共同赴明中都考察,现选取所见明中都皇故城几处有代表性的石雕精品编缀成文。

    QQ截图20180706161436.jpg

    明中都午门须弥座上的浮雕

    午门白石须弥座

    午门为明中都皇城正南门,今日仅墩台尚存。正中开三券洞,左右两侧各有一个掖门,共五门。掖门前翼以两观,为“五凤楼”形制。台基东西宽140.30米,南北深41.35米,左右翼东西宽35.10米,南北延展48.10米,整体坐落在高1.61米的白石须弥座上。在五门及翼楼的前后和东西两面、中间三门洞内两侧,在须弥座的束腰部位都雕刻着连绵不断的精美浮雕,图案总长度达566米。

    明中都午门的石浮雕题材非常丰富,主体图案即有龙、凤、麒麟、狮子、鹿、牡丹、芍药、荷花、西番莲、方胜、万字符等十几种,还有云朵、海水、抽象花饰等纹样。而同一题材的浮雕,画面也富于变化,如同样是凤凰,既有单凤逐云,也有双凤回顾,凤尾有的舒展,有的卷曲,仪态万千。鹿的形象有的与灵芝仙草组合在一起,有的则在苍松下低首徜徉。浮雕每块高32厘米,长度不等,深3~5厘米,龙凤纹饰普遍雕刻较深,花卉、方胜、万字等相对较浅。画面构图十分饱满,留白极少,图案精细繁缛,动物、花卉、抽象符号三种题材交替出现,排列有序。从工艺上看,雕工精细,龙身上细小的鳞片也一一刻出;花卉、云朵、绶带等线条往往极长,却雕刻得流畅宛转,曼妙自然,展现了工匠高超的技术水平。

    南京故宫午门的石质须弥座束腰部位同样雕刻有花纹,但是少量、间断的,图案都是抽象的缠枝花卉,深度只有1厘米。北京故宫午门则只有正中门洞南北两端才各有一个花饰。明中都建筑石雕之奢华繁缛,由此可见一斑。由于营建中都时规格太高,奢侈太过,致使国家在人力物力方面都感到难以支撑,在后来改建南京为都城时,明太祖朱元璋下诏说:“朕今所作,但求安固,不事华丽,凡雕饰奇巧,一切不用,惟朴素坚壮,可传永久。使吾后世子孙守以为法”。事实证明,这一要求在改建南京、营建北京的工程中都被坚决地执行了,使得明中都石雕成为现存古城建筑中最为华丽、不可逾越的高峰。

    明中都午门须弥座浮雕:龙纹和凤纹_meitu_5.jpg

    明中都午门须弥座浮雕:龙纹和凤纹

    蟠龙石础

    20世纪六七十年代,考古人员在明中都皇城西宫遗址(位于后宫建筑群遗址西侧)东南部的水塘中,发现一件巨大的石础。石础270厘米见方,高度大于110厘米,础面上用高浮雕刻出一圈高15厘米、宽32.5厘米的蟠龙,蟠龙外围直径190厘米,内圈直径约160厘米,蟠龙外的石础平面上用阴线满刻翔凤云朵。

    1975年元月,凤阳县文化馆组织当地社员,在这块石础旁边又清理出一块蟠龙石础,二者尺寸稍有不同。1981年3月,经当地社员指点,在不远处又挖出了三块蟠龙石础,一块在地上,两块在水塘内。

    从这些石础的体量、雕工与中心柱径来看,推测是用于明中都皇城最高等级建筑的。明中都宫殿的名称基本都没有保留下来,文献中只有如“兴福宫”等个别名称,也无法与位置相对应。北京故宫太和殿现用的石础只有160厘米见方,面积仅为明中都蟠龙石础的1/3,内圈直径125厘米(木柱直径102厘米),且素面无雕刻。北京故宫外朝三大殿及其附属建筑在永乐朝建成后仅仅数月即遭雷击焚毁,历经正统、嘉靖、万历、天启诸朝多次重建重修,入清后又大修或重建,现存建筑绝大部分是清代遗迹。研究者认为,明初北京奉天殿大木“长者六七丈,围有一丈六七尺”,下为“花础盘磶”,与明中都蟠龙石础所承木柱尺寸相当。嘉靖重建三殿时大木难寻,且财政吃紧,故“木石围圆,比旧量减”,并采用“中心一根,外辏八瓣共成一柱”的包镶做法,建筑规模比永乐时期有所不如,花础也改为了素面柱础。可以说,明中都蟠龙石础是现存体量最大、等级最高的建筑石础,充分展示了新王朝的宏伟气魄与强大力量。

    零散石雕构件

    明中都皇城宫殿遗址中,散落着许多石雕构件,如望柱、螭首、石阶、栏楯等,上面都雕刻着精美的浮雕图案。从凤阳县博物馆收集到的石雕构件来看,纹饰有飞龙、翔凤、双狮戏绣球、大象、仙鹤、奔鹿、云气、海水、各色花卉等,主图大多为动物形象,四周饰以花边。浮雕中的动物千姿百态,有的昂首盘曲,有的回身顾盼,有的安静闲卧,有的奔驰扑跃,无不栩栩如生。花卉、绶带、云气等大多线条长而舒展,婉转流畅,布局疏密得体,构图层次分明,显示出娴熟的技法与精细的雕工。这些构件有的是博物馆工作人员在皇城遗址内采集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居民、住户手中征集获得,其所属建筑的情况往往不得而知。但就现存构件来看,明中都皇城建筑的石雕无论从数量上,还是纹饰题材的丰富程度上,都要超过明南京与明北京。

    结  语

    石雕是明中都皇故城遗址与皇陵现存文物中种类最丰富、工艺最精美的一类,是明中都礼制等级、建筑规模、奢华程度与技术、艺术水平的实物见证。这些石雕作于元明两代宫廷建筑更迭之际,具有过渡阶段艺术的鲜明特点。殿台、桥梁的栏楯满雕花纹,御道雕龙凤、海水、云朵,殿陛绕置龙凤石栏,起花云龙纹柱础等,都可以看到元大都繁缛的纹饰风格的影子。明中都石雕望柱头不用狮子而用龙凤祥云,龙纹的躯干四肢粗壮、龙爪刚健有力,都与元大都石雕明显有别,而为明南京、明北京所继承,开一代新风。宫殿石雕的题材丰富多样,包括松鹿延年、灵芝麒麟、二联方胜、万字符号等具有吉祥甚至辟邪寓意的图案,与明南京、明北京基本全用龙凤的庄严风格迥然有别,活泼清新,有浓厚的民俗色彩。

    由于历史记载与考古资料的缺乏,关于明中都石雕尚有许多谜题未能解开。明中都宫殿石构件均用白石雕砌,石料颜色偏黄,内含少量杂质,质地与南京、北京所用白石不同。这些石料产自何处,目前未有发现。因中都城长期废弃,建筑毁坏所剩无几,大量石雕构件离开了所属建筑与原生环境,有些定名、用途尚难以确定,研究更是有所欠缺。此外,对于大量散落在田野里、民居中的石雕,如何加强管理与保护,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明中都皇故城及皇陵石刻于1982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后凤阳县的文博工作者们做了大量工作,推动了遗址的腾退、修缮和开放,并将与故宫博物院合作对皇城遗址进行科学的考古发掘,明中都大遗址公园的规划建设也已经提上日程。这座辉煌而神秘的古都,即将以全新的姿态,在学术界与公众面前绽放出自己的光彩。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