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四大发明何罪?

    发布时间:2018-07-27 费平义

    最近,在防范、遏制浮夸、自大之风的言论中,有的人出于加大火力,突出效果,却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把中国科技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拉开二十年,三十年,乃至断言永远都赶超不上等等,特别是把老祖宗的劳动创造成果从山顶推到谷底。这可就令人疑惑莫解了。事实真相如何呢?

    作为业外的草芥平民,自然更多地只能姑妄听之,或姑妄疑之,既无深究之可能,也无“看三国掉泪”之必要。一个近十四亿人口的中华民族,饱受外侮,历尽艰辛,绵延不断地生存了五千年,直到今天才站起来,富起来,并且正在强起来,再要生存五千年应该是乐观的。但若因此而否定中国古代科学技术成果及其对人类文明的贡献,例如对古代四大发明的大加贬损、否定,甚至对英国人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也多不屑、鄙夷之词,这就不单是个学者学问的问题了。所有知其名望的普通中国人也不禁要问四大发明到底有没有?真不真?算不算?有没有价值?这是必置可否、不可回避的核心原则问题了!如若连人所共知的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也要被否定掉了,那五千年的中国又算得了什么呢?这恐怕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之嫌。

    中国古代没有科学,只有技术之说,这并不重要,因为历史是既往事实的积累,即便见仁见智,也改变不了事实存在。你说中国人类史上最早发明的火药因是黑火药,那不算什么发明。人家发明的黄火药,那才是威猛、震撼,真正的火药……问题真就这么简单吗?黑黄两药就可以这么明确定性吗?请问:这两者的发现、发明、应用有时间先后之差没有?如果两者有先有后,那就先到为君,后到为臣。没有黑色之先,哪有黄色之后?中国黑色火药成熟、应用时间始于唐代末期。当人们用黑火药做成的烟花炮竹欢庆新春佳节,“炮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的时候,那是公元十一世纪宋代初年的事,距今恰好一千年左右,而且直至今日烟花炮竹还只能使用老三样的黑火药,云贵地区一些少数民族保安、庆典所需的铳、枪就是使用传统的黑火药,你能说它没用吗?800多年后才姗姗来迟的黄色炸药,尽管性能先进,却绝无资格取代人类发明火药的才智与荣耀吧!当黑火药大发其威为人类生活服务的时候,黄火药的创造者们还在何时何地干何等大事呢?最后由英国人制造成功黄色炸弹(TNT)至今才150多年呢,值得那么赞不绝口吗?

    至于对中国发明指南针的事实更似不屑一顾。说那只不过是磁铁矿的发现、加工而已,而对其与地球磁场相关联的科学理论问题从来没有研究,根本没有科学的概念等等。这就是明说指南针不算什么发明。可是,你可曾知道盛唐时期的鉴真和尚曾六次东渡扶桑五次因迷失方向都漂流到海南岛返回到原地,这显然是早已发明的指南针尚未完备而普及到航海方面的结果。而经过南宋精制完备的全新指南针却指引着郑和七下西洋都得以凯旋,这无疑是全新指南针在大显神威。90年后的哥伦布、麦哲伦们发现美洲新大陆时,是否得到过指南针之助,尚不得而知。但是他们却经历过太多的周折和艰险。

    还有印刷术的发明,也被说成只不过是几块膏泥的拼合(我们的印刷术发明不单指活字印刷,还包括早已成熟应用的雕版印刷)。唐代的印刷术和汉代纸张的发明,本是天作之合,自成一体。按此说法当然也算不上什么发明。然而,它对人类文明发展的重大推动,其贡献之巨,却举世称奇啊!对此也要以片面之见加之于罪,那未免有点无所忌惮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发展,是一个波浪式、螺旋形,循序渐进,不断积累,不断提升的过程。其中生活生产工具的创造发明,不论其大小优劣,只要推动了生产力发展和生活条件改善,都是历史进步的里程碑。而且越是早期就越有价值,弥足珍贵,就越促长人类智慧的发达。原始陶器制作发明,对人类身心、智慧、文明的进步,曾发挥了无可估量的作用。可是如要以此比之于今天的景泰蓝或宜兴紫砂陶又当如何评述其优劣呢?

    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对待历史人物、事物、事件、发明、创造等等的优劣、高下、大小、成败,只能从彼时彼地彼客观条件出发作客观唯物的评价,不能以其前后时代的相关标尺来衡量。如若以前后八百年时差的黄色炸药的性能标准来断定黑色火药不算什么发明,那么,在原子弹、氢弹出世以后,黄色炸药(TNT)又算得上什么发明呢?!照此放眼一看,屈指一数,今日中国人生活所有现代高大上的物质制品,都是外国人的创造发明,那么,中华五千年的科技文明成果,不就只剩下一双筷子,几瓶茅台酒了吗?!中国人去哪儿啦?警告、批评浮夸自大,评估揭示中外经济、科技差距,只要实事求是,自是警世通言,喻世明言。但硬是要以贬低中国历史,否定四大发明来证明中国人从来就是不行,中国从来就远远落后于世界,没有值得炫耀、自大的资本……如此这般,未免代价太大太重了。所持姿态也未免太谦卑太屈尊了。这只能是纠偏自偏,“守节失节”,有失科学之严整,当然好心也就办不成好事。

    中国古代四大发明,史实俱在,驰名今古,举世公认,无辜无罪,不容否定,拒绝贬损!面对此情此景,此时此际,确有必要重温马克思对中国四大发明的评论。马克思说:“火药、指南针、印刷术——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则变成了新教的工具,总的来说变成了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这该是对四大发明的最高最权威的科学评价了吧。一百多年来未见有人表示反对过。

    早此二三百年的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的评价是:印刷术、火药、指南针“这三种发明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把事物的全部面貌和情况都改变了:第一种是在学术方面,第二种是在战事方面,第三种是在航行方面;并由此引起难以数计的变化来:竟至任何教派、任何帝国、任何星辰对人类事务的影响都无过于这些机械性的发现了。”近代几百年西方文明发展发达的史实都证明中国四大发明所做出的贡献和产生的影响,这两位前后相距数百年的名人伟人所作的评价,是四大发明成功的历史评价与结论!而今想当然地对其无端否定和贬损,乃是空前的惊世高论奇谈。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和世界人民恐怕都要为之费解,为之拒绝,为之吐槽,为之侧目!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