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郴州出土东汉陶屋

    发布时间:2018-10-19湖南 胡仁亮

    湖南省郴州市博物馆展厅展出一组陶屋,1995年出土于郴州市飞机坪北湖区政府一座汉代墓葬,由干栏式吊脚楼、二层屋、灶屋、祠堂、猪圈、厕所及碓房五件组成,真实地反映了汉代桂阳郡居民的居住条件、粮食加工、牲畜圈养、祭祀等方面的情景,为研究汉代桂阳郡自然气候环境、社会经济生活和民间宗教信仰等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chenzhouchutudonghantaowu.jpg

    房屋均悬山顶覆瓦,屋檐饰圈点纹圆形瓦当,两端为排山。吊脚楼正面开有方形门窗,无门页窗格。屋檐下设有走廊,围以栏杆。房屋下有蹄形立柱,前后各一排,共6根。双层陶屋呈曲尺形,正中开一合页门,门右侧置一小窗,屋后部敞开无墙体,屋顶由两个圆形立柱支撑,其中一根立柱下安有圆形柱础。前檐下设走栏,立栏杆。有楼梯可上二楼,后门站一俑,作警戒状。柱和墙结合使用,是对原始木骨泥墙建筑结构的发展。柱础的使用进一步增强了承重柱在结构上的稳定性,同时也减轻了地下土壤中的水分对柱根部的侵蚀。屋脊和屋檐微微翘起,适应了我国南方夏季多雨的气候特点,当暴雨时,即可减缓屋顶下泄的雨水对台基附近地面的冲洗,同时也使建筑物上部形体庞大的屋顶,呈现出轻巧活泼的形象,增添了建筑的外形美。灶屋面阔两间,左间设灶台,上置锅釜,一俑坐于灶前作观火状。右间后部置一四层高橱柜,门边有一俑左手托腮屈膝倚墙而立,旁有一犬卧于地。圈舍、碓房呈曲尺形,面阔两间,左边为猪圈,一俑在喂猪,一俑坐于窗台上休息。圈内有两头仔猪在进食,旁有一母猪正在给一窝小猪哺乳。圈舍后为厕所,一俑在如厕。右边为碓房,设计通透,三面无墙体,仅以数个圆柱支撑,内塑三个劳作俑,其中二俑于臼旁作舂米状,另一俑双手持簸箕簸米。劳作俑,生动写实,真实反映了汉代人们粮食加工的场景,特别是其中簸箕簸米,显然是清选用碓加工过的粮食。劳作俑也说明了当时这种加工操作一般要通过协作完成,非一人可以胜任。这些劳作俑古朴浑厚,栩栩如生,以写意手法刻画形象的动态,达到传神的艺术效果。祠堂单间,正中开有一方形门,门前为坪,左右屋檐下分别开有四、五个圆形小窗,右下角有一圆形窦洞,内设有祭台。

    早在五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我国原始人类就已经知道利用天然的洞穴作为栖身之所。1964年,湖南省地质局区域地质测量第四分队在郴州桂阳县樟木乡小龙泉村上龙泉孤峰南侧石灰岩山洞堆积中发现了一件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刻纹骨椎,表明当时郴州地区先民居住在天然的洞穴中。到了新石器时代,黄河中游的氏族部落,利用黄土层为墙壁,用木构架、草泥建造半穴居住所,进而发展为地面上的建筑。江南地区,因潮湿多雨,常有水患兽害,多为干栏式建筑。2011年,在郴州桂阳县银河乡(今仁义镇)千家坪发现距今4000至7000年新石器时代早中期至商代的一处聚落遗址,发现房址8处。这些房址没有基槽和墙体,都是地面式。其中一种无居住面,柱洞密集,为干栏式建筑。郴州出土干栏式陶屋与当地的气候环境有关。郴州地处五领北麓,湘江水系耒水上游河谷,是湘江流域、珠江流域的分流区,以丘陵山地为主,山高林密,河谷密布,阴冷潮湿,瘴气弥漫,《史记·货殖列传》:“江南卑湿,丈夫早夭。”《汉书·严助传》:“南方暑湿,近夏痹热,暴露水居,蝮蛇蠚生,疫疾多作。”干栏式建筑的出现,正好适应了当时郴州地区多雨潮湿、多蛇虫猛兽的自然气候环境。干栏式建筑还反映在郴州出土的东汉粮食存储建筑模型上,如陶囷,下部常以三或四根柱子支撑,把仓房架起来,达到通风防潮之功用。秦汉以后,随着郴州与中原交往的日益密切,砖、瓦的传入、生产有效解决了民居的潮湿问题,中原建筑特点开始出现在郴州出土的建筑明器中,除了干栏式吊脚楼,平地式建筑也开始出现,但外形上还保留着地方特色,在郴州飞机坪出土这一组陶屋中,平地式建筑就占了四件,说明中原建筑文化对当时郴州建筑式样的影响。

    西汉时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孝道观在统治阶级的灌输下得到空前发展。在民间,祭祖之风盛行,祭祖不仅是家庭宗族最重要的祭祀活动,也是民众祈求祖先神灵庇佑、消灾避难,寻求自我安慰与心理平衡的主要途径。崔寔《四民月令》载:“又以上亥,祠先穑及祖祢,以祈丰年。”汉代统治阶级从思想信仰与孝道来教化民众,通过祭祀,强化祖先认同,维持宗亲关系,达到规范人们行为、维护社会秩序的目的。汉代祠堂,是建造在坟墓前供其亲属祭祀的建筑。由于种种原因,土木结构的建筑没有保存下来,而石祠堂因不易损毁,在山东、安徽等地已被大量发现,出土的陶制祠堂则十分罕见。郴州出土的祠堂建筑明器,为研究汉代祠堂建筑及民间祭祀风俗提供了珍贵的实物佐证。

    先秦时期,郴州为“南蛮”之地,社会经济发展落后。西汉时期,桂阳郡内住有大量越人,其中曲江(今广东韶关)、浈阳(广东英德)、含洭(今英德境内)三县,为越故地,汉武帝平南越时,内属桂阳郡。东汉初期,桂阳郡南部越人,“郡与交州接境,颇染其俗,不知礼则”,“民居深山,滨溪谷,习其风土,不出田租。”到了东汉,在历任桂阳郡太守的励精图治下,桂阳郡社会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汉光武帝时,桂阳郡太守卫飒“修痒序之教,设婚姻之礼”,号令郡民凿山开险,修通了郴县至曲江(今韶关市)、含洭、浈阳等县的山道五百里。继任桂阳郡太守茨充“教民种植桑麻苎之属,劝令养蚕织屦,民得利益焉”,加快了岭南岭北平地、河谷地区越人的汉化进程,促进了桂阳郡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

    汉代陶屋,是汉代墓葬中随葬的反映汉代人们居住情况和建筑观念的建筑明器。这组建筑模型明器,成为当时桂阳郡经济社会发展的真实写照。圈养牲畜的猪圈,加工粮食的碓房,模拟生活的灶屋、厕所,祭祀的祠庙,用于起居的干栏式吊脚楼,用于会客休憩的望楼,在此得到了一一描摹和再现。这些陶俑表现了汉代桂阳郡民众生产、生活、宗教信仰的场景,为研究汉代社会提供了难得的实物资料。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