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崤函古道:一段用车轮碾出来的世界交通史

    发布时间:2018-10-26侯 霞 侯俊杰

    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丝绸之路跨国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以“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名义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在全部的33处各类遗址中,崤函古道是全部入选项目中唯一的一处古道遗迹。

    崤函古道_meitu_7.jpg

    崤函古道是我国古代东京洛阳至西京长安进入古陕州函谷关——崤山地段道路的总称,是中原通关中、达西域的咽喉要道,见证了汉唐时期两京之间乃至中国与西方的经济与文化往来。至清代末年古道废弃不用,班超通西域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

    在今河南三门峡的陕州故城向东到洛阳之间,在古代有两条崤道:一条是从今三门峡东经交口向南,过雁翎关,沿洛河向东,到洛阳,历史上称为南崤道。一条经交口一直向东,经张茅、硖石、观音堂、渑池向东,到洛阳,历史上称为北崤道。石壕古道就在北崤道今硖石乡北面的一个山坡上。这里,南有山峦叠嶂的崤山,北有深沟通向黄河。其间,沟壑纵横,坡陡沟深。这段古道所在的山坡,地势较平缓,属于石灰岩地质。从古道东西地形来看,也只有这里,才是道路要经过的理想选址。经人工开凿成道路以后,经过历代车碾畜踏,人开人凿,在路面上形成了两条深深的辙痕。因为古道距东面的石壕村不远,人们习惯上称它“石壕古道”,学术上称为“崤函古道”,西边的村子也得名“车壕村”。

    由于自然和人工的原因,石壕古道至今保留下来比较完整的路面不多。这次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一段古道,位于车壕村东约800米处的山梁和西北方向的山坡上,呈东南西北走向,长约230米,宽窄不等。宽处约8.8米,窄处约5.2米。辙痕也深浅不一,最深处可达0.41米。车道分三种类型:坡底平缓处为两条辙痕的一车道,为行车道;上坡处有四条辙痕的二车道,一条是行车道,一条是会车道;坡顶处有六条辙痕的三车道,一条是行车道,另外两条是会车道和休息车道。在中间的行车道上,被车辙碾轧的辙痕两侧有明显的人工用钢钎凿过的痕迹。两轮辙痕中间的石板上,有似牲畜铁掌踩踏的蹄形石窝。

    经过文物工作者多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在这条古道东边的下坡处也发现有几段断断续续的古道,被埋压在现在的农民使用的通往田间的道路下边。在古道西边的一块农田里,经开挖到地下三米至四米处,也发现了原来道路经过的土层上车轮碾轧过的土辙痕。古道东西方向延伸的这些痕迹,不仅证明了它们与现在露在外边的古道曾经是一条道路,也指明了古道在东西两个方向的走向。在古道最上边的坡顶上和坡下边,也发现了很多有价值的其他痕迹。一是发现蓄水池两个:一个在坡顶最高处,是利用自然石坑经人工开凿而成;一个在西北坡底,为土质开挖而成的“坡池”。经考证,这两个蓄水池都是用来收积雨水,以供来往过路的牲畜或行人饮用。二是出土了一些遗留在古道上的遗物:有大小马掌11只,车用圆帽铁栓1个,各种瓷器残片16块,残缺铜铃1个,清代石灰岩质龟形碑座1块,清光绪年间铜元1枚。这些遗物,都是与古道直接关联的佐证。特别是这枚铜元,至少可以佐证这条古道使用的下限时间。三是找到了很多与古道有关的历史文献资料。过去,在寻找与古道有关的历史文献资料时,除了唐代诗人杜甫在乾元二年(公元759年)在这里写下的《石壕吏》名篇外,其他几无所获。经过近几次文献调查,发现了元泰定三年(公元1326年)3月24日的《创修古崤陵便民路碑记》,碑文在描述崤函古道之险之艰时写道:“怪石横突,犹虎踞龙蹲之猛;细路萦纡,或蟠峻阪、或逗幽谷,若修虺长蛇之状。”“车不并辕,马不并列。”记载了当时的陕县主簿李与忠如何动员群众,开山运石,因形就势,疏修这段古道,使得“商旅喜得平坦之途,奚翅行人往还之便”等事实。此外,还有清代陕州知州张天翼所撰写的《硖石山修路记》碑文,所记内容也涉及此段古道如何艰险,修筑这段路如何困难重重,修通这段路如何造福人民等等:“伐山取薪灼之,后继以椎以凿、自硖石抵乾壕、计二十里,仅周岁而抵。平步者、骑者、舆者、负载者、推车挽者无复往日之苦矣。”此外,这段碑文还有在道路旁边“凿井烹茶,以饮道渴”等内容。这些记载,正好与古道上发现的人工开凿的蓄水池痕迹相印证。这两篇碑文之外,还找到很多与古道有关的历史文献记载和古代地图。

    总之,通过现场考察、文物考古调查和历史文献记载印证,不仅证明了这条道路其势艰难险峻,历代多有整修,使用时间之久,其作用和价值不可多得,也大大加深了人们对这段道路文化遗产价值的认识。

    石壕古道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对三门峡来说,不仅填补了三门峡没有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空白,提升了文化遗产保护的水平,也拉近了三门峡文化遗产保护与世界的距离,拿到了一张与世界对话的名片。这段用车轮碾轧在丝绸之路上的世界交通史,终于迎来了它实至名归的世界文化遗产身份。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