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千年树 千年城

    发布时间:2018-10-26刘 洁


    树立天地。在世界几大文明的神话传说之中,大树都是天地之间的灵物,亦如电影《阿凡达》中的生命之树。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养一方树。树木是人类的朋友,是一方水土最忠实、最长久的守望者,更是一个地域文化的重要符号。早在20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齐国人管仲即提出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人生观,将培育树木与人才相提并论;南朝刘义庆在《世说新语·赏誉》中,将能担当国家重任的人才比喻为栋梁之材,可见树与人类密切相关,是命运共同体。

    一个地域的乡土树种,是千百年来树木与当地气候、环境等相适应、物竞天择的结果,也在很大程度上体现着当地先人生产生活习惯及文化信仰追求,承载着民众的丰富情感。在河北雄安新区有多个树种,无论是在道路两旁、坑塘沟渠、寺庙宫观、田间地头、村头巷尾、街道两旁、房前屋后、庭园之中,树木无处不在,几乎每一个村庄都有老树沧桑的身影,而最常见者当属槐树、枣树、杨树、柳树、梧桐等,还有少量的楸树、银杏等名贵树种,而槐树无疑是这里的长寿者。这里,古树的存量和密度之大在河北平原地区较为少见,反映了数百年来当地居民建设绿色生态家园的理念。

    明月禅寺内的千年古柏,苍翠挺拔,盘根错节,有数人合抱之围,与数棵老槐树一起装点着古刹的庄严肃穆,见证了千年古刹的数度兴衰。相传唐武则天时,在晾马台上修建大寺,亲自题名“明月禅寺”。宋辽抗争时期,杨六郎曾于此安扎寨府,因此,当地百姓又称明月禅寺为“六郎庙”。

    QQ图片20181009142344_meitu_5_meitu_8.jpg

    槐荫子孙,槐树一直被国人视为吉祥树种,又是“灵星之精”,有公断诉讼之能。龙湾镇古槐已600多岁高龄,至今仍枝繁叶茂。古槐周边,即为村庄核心区,历几百年来,老街巷肌理及民居风貌依然保留。清初理学家孙奇逢,容城三贤之一,世代书香,扶危济困,善名远播。相传,十六世纪初,孙奇逢的祖父在搬离容城县贾光村前,为造福桑梓而挖井、植槐。斗转星移,现古井和古槐与村民相伴500年,古槐虬劲茂盛,两人不可合抱,成为当地人对先贤最好的纪念。容城东孙村东老庙台子上的一株古槐,树干早已中空,即使躯体枝离破碎,硬是枯树发出新枝桠,每逢春风起,嫩绿的枝叶会为病残的树干带来一片绿荫;沟西古槐,三百余岁,是当地村民心中的神树,接受着全村老小的细心呵护、祭拜。在当地有一古老风俗,凡有老人去世,子女后人都要先到老树处报丧,并向树干张贴纸钱,只有孝顺儿女才能贴上,这虽有迷信的成分,也使一些不孝子孙心有所忌,成为对儿女是否孝顺的公断树。今年7月初,正值北方盛夏时节,笔者造访了老槐,槐花盛开,白色素雅,天香馥郁,蜂蝶飞舞,一派朝气蓬勃。雄县佐各庄村老街上有一棵百年以上的老槐,树干上火烧和弹痕依稀可见,是1939年此地发生的梁神堂战役留下的战争伤痕,成为侵华日军暴行的有力罪证。在新区,还有多处树龄百年以上的老枣树林,每当仲秋佳节,子累累如瑶珠,像一盏盏小红灯笼挂在树上,正是“红枣枝头秋意闹”,棵棵饱满,入口脆甜。

    古语云:“裁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在容城县西牛村有棵老梧桐,树龄二百多,高二十多米,树围三人合抱,树冠硕大,覆盖大半个院落,每逢春天,花开祥瑞,满园生辉,气势之大,抢占了该村至高点。

    中国许多地方都有“千年柏、万年杉,不如楸树一枝桠”的谚语,刘庄村三百多岁的古楸树,树围约2米,每当“五一”节前后,满树层层叠叠地开出淡粉色的花朵,“楸英独步媚,淡紫相参差”,花香四溢,繁花似锦,盛极一时,当地村民和路人会相约观花。 正如顾炎武诗中所云:“老树春深更著花”,这里演绎着古楸树不老的神话。古时候在北方楸树较为常见,而随着气候和环境的变化,如今已成为名贵树种。

    古树应景而生,英雄顺势而起。雄安新区的先民们,自古就崇尚生态之美,如今,几乎在每一个村庄都留有老树,而每一棵老树,无不似敢于直面惨淡人生的勇士,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与大自然进行着顽强抗争,只要有一米阳光就要坚持获得生存的权利和空间,以其伟岸或残弱之躯,历经风霜雪剑、炮火洗礼、人畜破坏,老树与当地居民同呼吸,共命运,见证了一代又一代村民与命运抗争,见证着村落的发展变迁、百姓的生生不息和人生的苦乐酸甜,承载着数代当地人生产生活的集体记忆,为雨中和烈日下过往的行人擎起一把保护伞,成为本村甚至周边村民心中的英雄树、保护神。

    “一棵上百年的古树,可能就承载着一个村落的故事和家庭的记忆、儿时的乡愁,也许有一天的某一刻,夏日树荫下,在蝉声鸣叫中,老人可以摇着蒲扇,给儿孙讲述儿时的故事”。这些生动的语言和画面,以月夜下的老广场、老树、老人和孩童等描摹出乡愁计划在新区规划建设中的美好愿景。

    千年树,千年城。建设雄安新区是国家大事,千年大计。这些古树作为最好的守望者,将继续见证新区建设的日新月异和人民的美好未来。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