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古罗马玻璃工业的科技考古研究

    发布时间:2018-10-26

    2018年10月10日,在由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主办的第三届古代材料研究专题研讨会上,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Ian Freestone教授发表了“古罗马玻璃工业的科技考古研究”的主题演讲。现据主办方提供的会议纪要对Ian Freestone教授的演讲予以简要概述。

    古罗马的玻璃生产规模巨大,仅卡拉卡拉大浴场(Baths of Caracalla,建于公元212-217年)一处就有约300吨玻璃用于制作玻璃窗和马赛克。罗马的玻璃属于钠-钙-硅系玻璃,其配方通常为砂子和碱性助熔剂,后者主要来自埃及湖区的泡碱(Na2CO3)。这一原料特征在镁-钾坐标系中很容易辨识——罗马、拜占庭和中世纪早期的玻璃镁钾含量很低,而青铜时代晚期、萨珊王朝以及伊斯兰化时期使用植物灰作为助熔剂的玻璃则具有明显偏高的镁钾含量。

    对于罗马玻璃的生产组织模式,20世纪90年代以前,考古学家通常认为不同作坊使用同样来源的助熔剂与来源各异的砂子,按不同配方生产玻璃并制作玻璃器。因此不同产品具有不同的器型,同时也具有不同的组分。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色列发现一系列8世纪左右的玻璃生产熔炉,才使人们对罗马玻璃生产的组织模式有了全新的认识:地中海东南沿岸的玻璃工场从埃及获得助熔剂原料,使用不同砂子进行初熔生产,然后将大块玻璃分成小块,在罗马帝国全境流通,各地的作坊利用初熔玻璃原料进行重熔生产,制作各类玻璃器。其中,同位素研究在生产模式确认上具有重要作用。利用锶同位素比值可以确认砂子的类型属于海砂还是陆砂,而利用钕同位素则能够确认砂子的产地在地中海东岸还是西岸。而通过对硅、铝、钛等砂子特征元素的表征和分组,公元第一千纪的玻璃被分成了9个主要分组,每组代表一个主要的独立玻璃生产中心,每个中心的时代跨度各有不同。

    进行以上分组时,玻璃的循环使用被单独考虑,因为通过锰和锑元素能够识别出这一过程。由于初熔玻璃通常为浅蓝色,为了获得无色玻璃,一般会加入锰或锑的氧化物作为脱色剂。对只含锰与只含锑的玻璃进行成分分析并统计,可发现二者在钠钙含量以及同位素构成上均有明显差异,这代表一类玻璃在生产时只添加锰氧化物作脱色剂而另一类玻璃在生产时只添加锑氧化物作脱色剂。因此那些既含锰也含锑的玻璃就是二者循环使用时的混合产物。

    基于以上介绍的古罗马玻璃生产科技分析基础,Freestone教授分析了英国埃塞克斯郡滨海绍森德公元6-7世纪贵族王子墓葬所出的一个球形蓝玻璃杯。其硅-铝-钛含量更接近6世纪分组,因此这个玻璃杯使用了盎格鲁-撒克逊人在罗马从英格兰撤军后新生产的玻璃,而不是用重熔的古罗马玻璃制作。

    古罗马玻璃的科技考古分析使我们对当时玻璃生产、循环及贸易的面貌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为古代陶瓷材料的研究提供了一个范例。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