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南京冯国璋副总统府西式建筑群的文物检视

    发布时间:2018-10-26刘  刚

    在南京总统府中轴线后半部分,宽约30米、长约80米的范围内,有一片保存完好的西式建筑群,计有前东、西厢房、八字厅,麒麟门和隔墙,后东、西厢房和二层的政务局楼等。与府内清两江总督署时期的传统建筑完全不同,与1927年国民政府建立后建造的房屋也风格迥异。从地点范围来看,这里是原两江总督署的三堂、上房所在,麒麟门位置也大致是督署规制中的垂花门位置。

    为何建筑上会有如此的变化,经过研究和论证可知,1917年冯国璋由江苏督军出任北洋政府副总统,以此为副总统府。这片西式建筑,不仅在位置上处于中轴线从前往后的中间部分,在风格上也突显了总统府建筑由传统向近代转变的走势和过程,有着丰富的建筑变化、社会发展和人文影响的内涵,在此建筑百年之际,值得我们从文物角度进行检视。


    火后重建,副总统府以洋面貌展现世人


    1917年4月1日,副总统府因电线橡皮老化,发生大火,从后朝房烧起,很快延至上房。当时冯国璋刚送客回到上房,见火势猛烈不可救,急忙逃避出府。大火经3个多小时方才扑灭,但二堂以后,内宅、上房等100多间房屋已被尽数烧毁,只东边的参谋厅、西边的洋花厅和御书楼幸存;除冯个人财产和夫人珠宝首饰损失百万外,还将府内待发的军饷五六十万元尽数烧毁,损失惨重。如夫人何某火中下落不明,签押房文件只抢出一半,幸印信无恙保存完好。

    火后第三天,4日冯即从李相府搬回府内,暂住在西花厅,并着手组织复建被毁房屋。史料记载:“冯副座派员赴沪召雇良匠,估计工程,赶紧建造副总统府。闻周夫人主张一律改筑洋式房屋。”“闻副总统府建筑工程五月底即可告竣。”“冯副座决即将府中被焚之屋宇估工建筑,闻需款约在四万元。”说明了府中此片建筑选择西式风格,是冯国璋夫人周砥的主意,工人是专门从上海请来的,时间和经费也都有估算。

    麒麟门和十字廊_meitu_10.jpg

    麒麟门和十字廊


    因非旧基,“八字厅”周遭窄狭逼仄


    火后而建的“八字厅”位于二堂之后,阔面约30米,进深连前廊约13米,中间抱厦拱券门,门洞高、宽均为2.9米,内引5级台阶,护栏为八字形向外,故名;抱厦左右各排列有3堂装饰拱券门,是为前廊外墙,拱券内有半高球柱式木栏杆围挡。八字厅由中间通道向后,可穿厅而过;通道西边为一大间,东边空间隔成一大一小两间。两边山墙为硬山式,顶上饰有柱式。

    八字厅迎面_meitu_9.jpg

    八字厅迎面

    八字厅本身气度不凡,但是周围环境却非常逼仄:距离后面高大的黄墙和麒麟门只有4米,两边是宽1.8米的更道;前面距离二堂只有15米,这样的布局和位置,是不合常理的。其实,八字厅既不在晚清房屋旧基上,也不在衙署规制中,而是建在失火前二堂和垂花门之间的跨院中,以至四周建筑形成堵塞。

    从晚清进入民国后,原先的私人衙署成为政府机构,建筑的使用功能和性质发生重大变化,往来会客不只是幕僚私交,更多的是政要官员,原先出入狭窄通道、再进入到后面的三堂,已不能满足新式公务的需要;内宅后院家属女眷也不方便,于是把办公、会客平台前移。后来,国民政府成立后,蒋介石也经常在此办公、会客,印证了八字厅的实用性。

    八字厅前有与之相配套的东、西厢房,长宽分别是10米和6米。东、西厢房各有前廊,向中间两两相对。厢房前廊外侧是3堂拱券门,均为高3.10米,宽2.15米;因为厢房底下无架空基层,与地坪之间不存在高低落差,厢房门洞未设栏杆,可以直接从走廊拱券门跨到院内。东、西厢房的体量、拱券门数量及与八字厅的距离,按一定的规则和比例,从属于八字厅主体建筑,形成主从一体的建筑布局。


    拱券柱饰,尽显中枢九五至尊


    八字厅往后4米入麒麟门,便是后东、西厢房和政务局楼。政务局楼比八字厅体量明显要大一些。阔面相同约30米,但政务局楼的进深要多出8米,达到21米。主体两层,顶上有架空式阁楼,楼顶为不标准的歇山式,红瓦。两层楼前后上下均有走廊,廊外侧为拱券门装饰。每层共9个相同的拱券门,横排在整个外侧面上,前后上下共有36个拱券门。门洞中设有铸铁的栏杆。

    政务楼前东、西厢房,长宽分别是18米和6米,比八字厅前的厢房要略长;四坡顶,红瓦。各前廊外侧有5堂拱券门,与政务局主体建筑每层9堂拱券门形成呼应,以合“九五至尊”之数。厢房5个门洞高3.50米,宽2.20米;除中间门洞作为进出通道外,两边4个门洞均设有半高的木制瓶形栏杆。厢房南山墙与麒麟门两边的隔墙连为一体,北山墙与政务局楼主体建筑之间,隔有5米距离的跨院。

    政务局楼顶南坡正中,开有一只“老虎窗”。从“老虎窗”往外看,会有一个全新的视野:成片的红瓦屋顶,错落而有致、舒展而悠远,如同是一位大德高僧的袈裟;前面二堂、礼堂、东边花园、西边黄楼等尽收眼前。老虎窗内径高1.6米,宽2.1米,是总统府内所有建筑瓦顶之上唯一向上的通道,即使从航拍照片中也可以看到它,如同总统府建筑的“肚脐眼”。


    政务局楼鸟瞰_meitu_11.jpg

    政务局楼鸟瞰

    历次叠加,晚清北洋民国各有遗痕


    政务局楼和八字厅,在单体上是典型的西式风格,可以归之于折衷主义建筑,但政务局楼和八字厅仍表现为中式建筑的布局,这是因为在府署建筑的基础上,依中轴线向纵深推进,中间主建、左右辅建的位置状况无法改变。

    八字厅与二堂的对接处是一道横向走廊,廊宽2米左右,走廊里一面是白墙,一面是拱券门的内面,亦是白色;墙上圆形门洞和简单的线饰,既可看成是西方的语汇,也可以当作是东方的原素;既可看作是对接,也可看成是缓冲。这是民国上海工匠的杰作。

    经过测量八字厅的基层高度,前面高度是100厘米,后面却是80厘米。这是符合实际的,因为原先两江总督署从大门、大堂往后,中轴线部分地势越来越高,要想八字厅室内地板水平,必须通过架高基层和将地坪找平的办法。这是西式建筑对中国传统的遵从。

    八字厅往前,中轴线走廊两侧柱式全为圆形,而八字厅往后,中轴线走廊两侧柱式全成了方形。方柱的四个角上还特意做有“倒角”工艺,像两瓣梅花合在一起,又称“梅花倒角”,显得细致、文雅,有民国时代气息。

    在过道廊顶与八字厅、政务局门头相交处,结构交叠突兀、多处破损,可以看出过道和廊顶是后来增建的,以至在与原有建筑相接时,出现许多不对位的问题。

    麒麟门后面、走廊地面两边,刻有“民国二十四年”“建康营造厂制”字样,说明1917年房屋建筑完成后,走廊通道有所改变。原先从八字厅往后面的政务局楼,须从八字厅后门台级往下,走过通道,再往上至政务局的前廊台级,显示了府署的威严。“民国二十四年”国民政府将两处建筑之间道路填起垫高,使两处建筑之间有一条平路相连,不但行走方便,而且呼应了资产阶级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


    保护利用,基于对建筑历史文化的深入研究


    民国建筑既有对传统建筑的否定,也有对传统建筑的继承,有时甚至是不自觉的基因继承。

    1917年冯国璋建造时,还没有“政务局”一说,所谓“政务局楼”是后来国民政府时期的称谓。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还都南京,此处为政务局办公处。现在,政务局楼已布置展览对外开放。一楼为“总统府文物史料陈列”,二楼为“民国政要文物捐赠展”。 楼内上下各有“十”字走廓,将两层空间等分为四区八个房间。中间通道穿楼而过,通向后面子超楼;横向通道西头有楼梯上二楼,2000年开放展览后,为了游客上下楼方便,形成回流,在横向通道东头新做了一架楼梯,特此为记,以免混淆。

    政务局楼外墙为粉黄色,东西两边山墙顶上各有六座装饰柱头,均是宽0.8米,厚0.75米。中间两柱头最高,约1.70米,饰有腰线和四面菱形图案。十二根柱饰从表面看是西式装饰,却也暗合中国传统的十二生肖之数。但因年代较久,风吹雨淋,柱内积水。2016年因维修需要,在拆除装饰柱头时,尘封了98年的整面山墙檐口也同时被敲掉,内里砖头大小不一,有青砖也有城砖,用三七灰粘连。大部分砖块在敲打时成了碎片,令人唏嘘不已!我特意拾了两块完整的小砖,量了一下尺寸,长23.5厘米,宽11.5厘米,厚4.5厘米,是为1917年时的原物,收在馆内的文物库房里。

    中国传统建筑有堪舆一说,王宫府署更是重视有加。八字厅门厅从形状上看,是一个前大后小的喇叭形。清晨站在八字厅,可以清楚地听见150米开外大门处人说话的声音,非常奇妙。所谓方柱重廊、起高收敞,全都交集在八字厅这一区域。

    八字厅、政务局楼的位置是晚清两江总督署三堂、内宅所在,即风水上所谓的“龙穴”。每逢下雨天,八字厅正门抱厦上左右两侧,便有雨水喷射而下,如同两条龙须;从楼顶的老虎窗往下看,政务局楼、东西厢房和八字厅围合成一个“口”字,加上口字中间的十字廊,形成一个“田”字;十字走廊是府内地面最高之处,俨然是一条“龙脊”,与之相对应的“老虎窗”,如同一飞冲天的出口,喻象: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