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千年遗宝 盛世风华

    — — 《花舞大唐春:解读何家村遗宝》出版

    发布时间:2018-12-25

    《花舞大唐春:解读何家村遗宝》今年甫一出版,立即在学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读者对15年前出版的同名图录《花舞大唐春:何家村遗宝精粹》印象非常深刻,因为该图录不仅第一次几乎全面展现了何家村遗宝的清晰面貌,而且在多幅高清照片和精美线图的基础上,以齐东方教授为首的策展团队,在撰写文物说明时,几乎穷尽所有可见资料,在详细描述文物各方面的特征的同时,力图揭示以前不为人所知的现象,并提出新的认识。这改变了以往图录的编写体例,成为中国文物展览图录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时至今日,该图录在学界的使用率和影响力仍非常之高。

    2 舞马衔杯银壶_meitu_25.jpg

    舞马衔杯银壶 鎏金鹦鹉纹提梁银罐 葡萄花鸟纹银香囊

    上海古籍出版社新近刊行的《花舞大唐春:解读何家村遗宝》,是《花舞大唐春:何家村遗宝精粹》的姊妹篇。不同于15年前多位学者合著完成的同名图录,此次的《花舞大唐春》为齐东方教授独著。全书通过缜密谋划,为读者展开了一个解谜过程,围绕着“在长安一个居民坊中,谁能将这些不同来源的器物组合到一起?”“何时、为什么要埋入地下?”抽丝剥茧,层层推进,揭开了一个新奇、惊奇甚至有些离奇的谜底。与15年前与学界对话的同名图录不同,此次的《花舞大唐春》交流的是普通大众,所以生动而富有趣味。

    a_meitu_24.jpg

    《花舞大唐春:解读何家村遗宝》齐东方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8 年8 月出版,定价98

    《花舞大唐春:何家村遗宝精粹》齐东方、申秦雁主编,文物出版社2003年5月出版,定价300元




    遗宝迎春舞 更须解语人——《花舞大唐春:解读何家村遗宝》读后


    倪润安数十年的金银器兴趣

    研究汉唐考古的学者基本都熟知,20年前的《唐代金银器研究》是齐东方教授的代表作,该著作脱胎于博士论文,几经修改、扩充,于1999年出版,涵盖全面、研究深入、创见迭出,已达当时可及之巅峰。不过,齐老师对金银器的关注并未就此止步,又转而聚焦于以金银器闻名的西安何家村窖藏。这一窖藏出土文物1000余件,除了数量大宗的金银器皿,还有钱币、玛瑙器、水晶器、玉器、宝石、朱砂、石英等遗物。其散发的独特魅力可谓迷人,被誉为百年来唐代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然而,该窖藏的发掘报告始终未出,最初的简报和后续的零星研究都不能使人窥其全貌,半遮半掩,大为遗憾。或许正是这极美与极残的结合,成功诱发了齐老师穷究不舍的兴趣。

    1 鸳鸯莲瓣纹金碗_meitu_15.jpg

    鸳鸯莲瓣纹金碗


    十五年前的《花舞大唐春》

    2003年,难得的机会来了。为庆祝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成立10周年,北京大学欲与陕西历史博物馆联合举办何家村窖藏文物的展览。齐老师饱含激情地承担了展览图录的编制工作,带领数名研究生,亲赴陕西历史博物馆,与申秦雁主任默契合作,从库房、展柜中将文物一一调出,仔细观察、反复揣摩、重新照相、测量尺寸、绘制线图。作为参与人,笔者亲眼目睹了齐老师的专注与用心。当他拔下玛瑙兽首杯流口处的金帽时,一种与古相通的兴奋感洋溢在他的脸上,笔者至今印象深刻。为使宝藏重放光辉,齐老师通过三个方面的创新,精心赋予何家村窖藏新的生命力。首先他一改此前图录的编写体例,要求每件文物的说明都具有研究性,详细描述文物的尺寸、形制、纹饰、工艺等各方面的特征,尤其要揭示以前不为人所知的现象,并提出新的认识。图录选取了74件(组)精品,如果除去466枚钱币以及大量同样的器类,基本反映了窖藏的全貌,还配上了考古报告才会使用的线图,这就从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报告未出的缺憾。然后,齐老师正式为何家村窖藏更名,将其命名为“何家村遗宝”,以更具震撼力的词汇直击人心,显示了宝藏的价值与分量。仅如此,仍觉不足,齐老师又借来唐诗的浪漫,引用初唐诗人卢照邻《元日述怀》诗中“花舞大唐春”一句作为图录和展览的名称,以喻遗宝的燕婉热闹。

    9 鎏金双狮纹银碗_meitu_22.jpg

    鎏金双狮纹银碗


    十五年后再续前缘

    一晃15年过去了,齐老师负笈重来,新著《花舞大唐春:解读何家村遗宝》面世,同一诗句,同一书名,再续前缘。近几年来,齐老师笔耕不辍,写出新著。这既需要超人的勤奋和毅力,更需要自我鞭策的学术追求。在齐老师的长篇写作计划中,何家村遗宝率先瓜熟蒂落,绝非偶然,一切皆在情理之中,默默生发,尽情延展。

    齐老师在这本新著中没有采用纯学术视角,而是以国宝守护人的角度向大众娓娓讲述关于何家村遗宝前世今生的系列传奇故事。故事的情节包括:何家村遗宝怎么发现的?精美的器物来自哪里?器物的历史价值和意义如何?遗宝的主人是谁?何时被埋入地下?为什么要埋入地下?为此,书中出现了“原始报告”“展览插曲”“外交使者”“冤案险酿”“盗贼光顾”“仿制品惊现纽约”等趣闻轶事。

    4 鎏金飞廉纹六曲银盘_meitu_18.jpg

    鎏金飞廉纹六曲银盘


    层层铺垫  步步设伏

    全书的主要篇幅着力于分析各类器物的特征、性质和文化来源、意义,分为“玉石品第”“真金白银”“错彩镂金”“异宝奇珍”“金石延年”五个部分。


    6 兽首玛瑙杯_meitu_20.jpg

    兽首玛瑙杯


    “玉石品第”获得首推,自然看重的是何家村遗宝中玉带的等级意义。三品以上高官才可以用玉带,玉带代表最高等级。何家村遗宝中有10副玉带,其中既有天子配用的九环带,又有尚未加工完成的半成品。谁会是这些玉带的拥有者?谁能同时拥有这么多玉带?谁会拥有玉带的半成品?遗宝主人的谜题打始就埋下了伏线。

    “真金白银”解析了遗宝中的39类钱币,既有供收藏玩赏的古币、纪念币、压胜钱,又有体现当时国家税贡的银铤、银饼。不同性质的钱币怎么会放在一起?此为伏线之二。

    “错彩镂金”展示了重中之重的金银器皿,其中鸳鸯莲瓣纹金碗工艺高超、精美绝伦,非中央官府的“金银作坊院”不能制作;舞马衔杯银壶、鎏金鹦鹉纹提梁银罐、鎏金蔓草鸳鸯纹银羽觞、鎏金鸳鸯鸿雁纹银匜、葡萄花鸟纹银香囊、盛放长生不老丹药的鎏金石榴花纹银盒、錾刻“进”字的进奉金银器等,无不充斥着宫廷生活的气息和皇室贵族的审美情趣;只刻有隐约起稿线的鸳鸯纹银盒、未最终制作完成却已被使用的孔雀纹银方盒,却与大量金银成品、精品共存,与玉带的混存方式相同;具有八世纪中叶以后纹饰特点的鎏金小簇花纹银盖碗、鎏金折枝花纹银盖碗,是遗宝中年代最晚的器物。将遗宝的年代下限和拥有者的情趣指向穿插于字里行间,是为伏线之三。

    “异宝奇珍”关注的是遗宝中反映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器物。既有外国输入的波斯萨珊银币、东罗马金币、日本货币“和同开珎”、玛瑙兽首杯、椭圆形玛瑙杯、素面罐形粟特带把银杯、波斯萨珊凸纹玻璃杯等,也有中西文化结合的产物,如白玉忍冬纹八曲长杯、水晶八曲长杯、伎乐纹八棱鎏金杯、金筐宝钿团花纹金杯、鎏金仕女狩猎纹八瓣银杯、狩猎纹高足银杯、鎏金海兽水波纹银碗、鎏金徽章式双狮纹银碗、鎏金徽章式飞狮纹银盒等。直接获得或仿制外来的器物,还能把外来的纹样用在中国的器形上,或在外来的器形上刻制中国的纹样,不论是哪种形式所得,都是来之不易的。何况要集中拥有这样一大批宝物,恐非一般人甚或低级贵族所能做到。此为伏线之四。

    “金石延年”,介绍了求取长生的丹药、炼丹银罐、盛丹银罐,以及金铫、银铛、银锅等煎药、熬药器具。这些是否是道家的遗物呢?它们和其他类的器物有什么关系呢?此为伏线之五。

    全书文字流畅,笔调轻快,内容深入浅出,又层层铺垫、步步设伏,最后指向遗宝的谜底:谁是它的主人,什么时间、什么原因将其埋入地下,而不再取出?这实际上是一个重大的学术问题,关系到何家村遗宝的终极价值。

    让突兀回复历史

    齐东方教授将以往的研究成果归纳为五种主要观点:邠王李守礼家藏、贵族家藏、道教遗存、作坊遗物、收藏家藏品等。但他指出,这些不同的说法不能互相兼容,根本无法整合,需要换一种思路和研究方法。谁能将这些不同时代、不同来源、代表不同信仰的器物,以及大量没有使用价值却有财宝性质的物品集中到一起呢?齐老师认为,这些遗宝不是个人所能拥有,而是来自中央官府的仓库,并依据金银器纹饰的年代下限将遗宝的埋藏与唐德宗时期的“泾原兵变”联系起来。何家村遗宝的出土地点是唐长安城的兴化坊。唐传奇《无双传》又恰恰记载了居住在兴化坊的尚书、租庸使刘震在“泾原兵变”中未能逃出长安,被迫做伪官,乱平后被杀的故事情节。租庸使是主持国家税政的官员,管理着官府财物,有机会接触皇宫府库;《无双传》的历史背景又十分真实,其中多个人物与史书相符。因此,齐老师将遗宝的埋藏人与租庸使刘震对应起来,认为他携带宫中珍宝出逃未果,只好返回兴化坊家中,将其仓促埋藏,后夫妇双双被斩,何家村遗宝便长眠地下。历史真相忽明忽暗,近在眼前,触手不得。刘震因史籍无载,不能确证。但租庸使非常设之职,也并非故事情节所必需。它的出现很可能就是套合泾原兵变中的真实事件,而不是虚构。齐老师推出这样一个答案,使突兀现身的遗宝倏然回复到历史的大幕之中,颇显生动。


    得一解语人  不幸中之大幸矣

    重新回顾1970年10月的那个秋天,何家村遗宝横空出世,却生不逢时,环境不利,缺失了很多重要的田野考古信息,为遗宝的解读增添了许多困难,殊为可惜。然齐东方教授对遗宝的内涵、价值和意义长期思考,孜孜以求,不断抽丝剥茧、求取真相,实属难能可贵。大唐遗宝,蒙尘千载,终若逢春,花枝摇曳。“调高韵胜谁能称,付与能言解语人”。此为何家村遗宝不幸中之大幸矣。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