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安徽蚌埠双墩新石器遗址聚落考古获得新收获——遗址核心区的聚落结构更加清晰

    发布时间:2019-01-25

    双墩新石器时代遗址位于安徽省蚌埠市淮上区小蚌埠镇双墩村北,南距双墩春秋墓地约300米。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蚌埠市博物馆曾于1986年、1991~1992年对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获得了一批典型的新石器时代中期器物组合,这成为学术界探讨“双墩文化”的基础。随着怀远双堌堆、定远侯家寨、凤台峡山口和淮南小孙岗等遗址的考古发掘,双墩文化的面貌日益清晰,而双墩文化的聚落形态仍是学术研究的空白。2014年以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徽队选择蚌埠双墩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和聚落考古研究,目前已进行了四年三次考古发掘,累计发掘面积2200平方米。

    13 历年发掘区分布图_meitu_37.jpg

    历年发掘区分布图

    14 台基西南部发现的陶片兽骨铺垫区_meitu_38.jpg

    台基西南部发现的陶片兽骨铺垫区

    15 陶片兽骨铺垫区的抽样统计_meitu_39.jpg

    陶片兽骨铺垫区的抽样统计

    2014年~2016年的考古工作主要围绕遗址核心区周缘展开,核心区现存面积不足2万平方米,本体已受到严重破坏,尤其是东部取土形成近百米长的断崖。勘探表明遗址核心区为一处人工堆筑的台基,台基的西南和东南部发现了大面积的陶片和兽骨铺垫区,有学者推断如此大规模的陶片和兽骨铺垫很可能暗示了台基的祭祀功能。我们首先对陶片和兽骨铺垫区的堆积内涵进行了抽样统计,陶片均为双墩文化的日用陶器,破碎严重,拼对率很低,口缘和底缘有使用痕迹。兽骨的破碎度也很高,经观察应为食用残骸,大部分兽骨经过火烧或人为砸击。动物种类相当丰富,以鹿科和猪居多,螺蚌和鱼类水生动物量非常大,均和人类取食有关。另外,在铺垫堆积中还发现了鹿角靴形器、骨锥、骨针、陶拍、陶纺轮、陶网坠、石斧和石锛等种类繁多的工具。种种迹象表明陶片和兽骨应为废弃后不久,人为混杂后倾倒、铺垫形成的二次堆积,倾倒方向则主要来自台地核心区。出于文物保护和展示的考虑,并未对陶片和兽骨堆积进行全面提取或解剖发掘。上层堆积的碳十四测年数据表明其绝对年代为公元前5200~前5000年(样品均采用兽骨,经树轮校正,置信区间为95.4%)。

    16 台基顶部灰坑H12内柱坑_meitu_40.jpg

    台基顶部灰坑H12内柱坑

    2018年的考古工作主要集中在台基顶部,不仅确认了陶片和兽骨铺垫层的范围,还在台基北部发现了集中分布的坑状遗迹和柱洞。发掘区可以划分为南、北两部分,北部发掘区布设5×15米探沟,紧贴2016年北部发掘区。②层(汉六朝时期文化层)下暴露双墩文化时期垫土层,③层为双墩文化时期垫土堆积,破坏相当严重,分布凌乱。该层下发现了柱洞和坑状遗迹,保存较好的柱洞仅保留柱础部分。以ZD1为例,系红烧土夯砸形成,直径约17厘米,中间有一凹窝,直径约10厘米,内凹直径约3厘米。因发掘面积有限,破坏程度较大,柱洞之间看不出组合关系。2016年即在该区域的南部发现了密集分布的坑状遗迹,结构类似。平面形状都呈圆形,平均直径都在1米左右,残深接近1米。直壁平底,坑内堆积大都分层,且质地紧密,经过人工夯实。2018ABSH14最为典型,坑口呈圆形,直径近1.2米,直壁微斜,坑底呈圆角方形,坑内堆积上层呈锅底状,堆积黄白色粉沙性黏土;下层呈凹镜状,堆积黄褐色黏土,包含零星陶片、烧土粒和炭屑,分选状况很好。初步判断这些灰坑最初的功能和储藏活动密切相关,后期经过人工填实,用于营建台基上的建筑。

    未命名_meitu_1.jpg

    玉璜残件(牛鼻形穿孔) 岳石文化陶尊形器

    南部发掘区布设10×10米探方5个、5×10米探方4个、5×15米探沟1条。西南区域主要揭露了陶片和兽骨铺垫层,东北部发现两处双墩文化时期坑状遗迹(与2016年发现的坑状遗迹结构相同)。陶片和兽骨堆积揭露面积约200平方米,呈较缓的斜坡状堆积,东北部逐渐减薄,叠压于台基之上,向西南自然延伸至最厚,局部厚达80厘米。该铺垫层与2014年~2015年发掘区的陶片和兽骨铺垫层相连,面积已超过1000平方米。铺垫堆积内出土了大量的陶釜、陶碗、双耳罐、支脚、圈架等残片,以及石、骨、角等质地工具。其中部分遗物为首次发现,丰富了我们对双墩文化的认知,如猪形(家猪特征)刻划符号、玉璜(残,牛鼻状穿孔)、陶龟(背甲)和丫形支脚等。台基顶部还发现两处岳石文化时期的灰坑,灰坑呈椭圆形,仅保留浅穴状的底部。其中复原的袋足甗、深腹罐、尊形器和蘑菇钮器盖是典型的岳石文化早期遗物,为探讨岳石文化分布与南向传播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资料。

    微信截图_20190125165659_meitu_45.jpg

    由历年发掘的成果,大体复原了遗址核心区的聚落结构。该区域的原始地貌为一条东北-西南向岗地的前端,东北端人为堆筑了台基。目前可知台基上开挖有储藏坑,其后还营建了立柱建筑,令人遗憾的是这一区域也是取土破坏最严重之处。岗地东南(90年代发现的“凹沟”区域)、西南(2014年~2018年发现的陶片和兽骨铺垫区)两侧的边缘凹凸不平,两侧铺垫了大量的陶片和兽骨等生活废弃物,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大台地的活动面积,两侧铺垫区之间保留有宽近30米的通道。双墩文化之后,遗址顶部经过取土破坏,残存有少量岳石文化遗迹和汉六朝时期的文化层。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徽队 张东 赵兰会)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