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积跬步至千里 积小流成江海

    ——长城保护四十年小记

    发布时间:2019-02-15 李大伟

    长城作为当今体量最为庞大的文化遗产,屹立在华夏大地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不但成为了中华文明的文化地标,也成为展示民族符号的精神标识。四十年来,通过锲而不舍地持续开展工作,长城保护事业不断砥砺前行,成绩斐然。

    2012年中国长城长度发布仪式(李大伟摄)_meitu_15.jpg

    2012式 年中国长城长度发布仪式 ( 李大伟摄)

    长城保护上升为国家行动,以国家顶层设计为指导,全面推动长城保护工作深入开展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长城作为国家精神象征的地位进一步得到彰显和巩固,长城保护的国家行动也得到进一步提升。

    李大伟摄于山海关长城博物馆_meitu_17.jpg

    资料图:1985年7月在老龙头长城修复工地上,绣有长春市南关区平阳街小学五一中队全体同学名字的红领巾

    (拍摄于山海关长城博物馆)


    1978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先念同志在群众来信上批示“长城不能拆,要保护好”。1978年5月,国家文物局下发了《关于加强对长城保护的通知》,随后由国务院组织了五批调查人员赴各省市调查长城状况,开始纠正破坏长城的做法,及时制止了大规模、有组织地拆除长城的做法。

    1979年和1983年国家文物局先后在呼和浩特和滦平县召开了全国长城保护座谈会和工作会议。这两次会议的召开,理清了长城保护思路,明确了保护目标和方法,极大促进和推动了长城保护工作。

    1984年7月,北京的新闻媒体发起了“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社会募捐活动,习仲勋同志和邓小平同志先后为这次活动题词,并迅速形成全民参与的行动。1987年长城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长城受到更多的关注,促使20 世纪80年代以后出现了长城保护高潮。

    2003年,中央领导同志相继批示要加强长城保护。同年,国务院七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长城保护管理的通知》,明确指出要加强对长城保护维修工作的管理,坚决杜绝“保护性”“建设性”破坏事件的发生。

    2005年11月,国家文物局报请国务院批准,实施了《“长城保护工程(2005~2014年)”总体工作方案》(以下简称“长城保护工程”),为其后十年的长城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明确了任务目标。

    “长城保护工程”的实施是针对长城这种跨区域、超大型文化遗产保护现状所采取的有针对性的综合行动。“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通过国家长期顶层设计推动,采取多手段并举的保护管理模式,探索联合工作机制和专项经费保障制度。此举充分显示出对于长城这样跨行政区域的超大型文化遗产,政府统筹组织和行为引导在长城保护中的作用,极大提高和促进了长城保护管理工作的能力和水平,同时极大地提高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化管理部门对长城保护工作的意识,推动了其开展长城保护工作的积极性。

    在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下,以首次全国长城资源调查为契机,解决了长城有多长的问题,梳理出了长城的建造历史分期和分布范围,明确了保护对象

    我国对长城的文物调查研究有上百年的历史,多与国家边疆危机相伴而行,但多以个人研究为主,成果呈片段化。由于实地调查不多, 仍没有跳出文献研讨的范围。许多历史文献上记载不详、不实之处, 甚至与实物不符之处, 也还未能补充和纠正。

    1979年,国家文物局在呼和浩特召开的全国长城保护工作座谈会,针对长城调查不足的情况,作出了开展长城调查的部署。1981至1985年,在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中,沿线省份文物部门陆续组织开展长城考古与调查,取得一大批区域性长城调查成果。不足在于缺乏全国统筹,全国的整体情况依然不甚清楚。

    为解决全国家底不清的问题,回答“长城是什么”和“长城的保护状况如何”,并进一步解决“如何保护长城”的问题, 经国务院同意,国家文物局自2007至2010年启动了长城资源调查工作。这是我国首次在国家统一领导下组织实施的专项长城资源调查,也是我国首次针对单一文化遗产开展的全国文物资源调查。1295名专业技术人员在3年多的时间里,采用考古学科学方法,结合现代测绘技术,对我国各时代长城资源进行了全面、细致的田野调查。

    2012年6月5日,国家文物局向社会发布了我国各时代长城的分布、数量等认定结论:现存中国长城资源,修建于春秋战国、秦汉、南北朝、隋、唐、五代、宋、辽、金、西夏、明等十一个历史时期;分布于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山东省、河南省、陕西省、甘肃省、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等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97个设区市(州、盟)、404个县(区、旗);各类长城资源遗存总数43721处(座/段),其中墙体10051段,壕堑/界壕1764段,单体建筑29510座,关、堡2211座,其他遗存185处。中国境内历代长城的总长度为21196.18千米。

    历经百年,几代人用自己的努力,终于把这项世界上最为庞大的文化遗产的家底摸清。通过长城资源调查与认定,从国家层面确认长城的身份和构成,明确了保护责任和法律地位,为切实实施长城保护和管理奠定坚实基础。

    坚持依法保护,颁布《长城保护条例》,逐步构建和完善法规体系

    1987年长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政府始终坚持认真履行《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不断加强长城保护专项法规建设,逐步建立起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长城保护条例》为主体,相关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以及各级地方性法规为补充的法律法规体系。

    我国已经建立起以文物保护单位为核心的保护体系。从1988年开始,第三、四、五、六、七批全国重点文物单位中均有长城被列入。截至2014年已经公布29处以长城为主体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从1982年开始,长城逐步被纳入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录。目前长城已经基本被纳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体系。

    针对长城特点和保护需求,2006年10月11日,国务院正式公布长城专项保护法规——《长城保护条例》,并于当年12月1日起正式施行。明确了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长城保护的法定职责,确定了长城认定、保护、管理、利用等基本制度,这是国务院首次就单项文化遗产保护制定专门性法规,为长城保护管理提供了有针对性的法规依据。

    此后,国家文物局陆续颁布实施了《长城保护维修工作指导意见》《长城“四有”工作指导意见》《长城保护员管理办法》《长城执法巡查管理办法》等规范性文件,对《条例》的相关内容进行了细化和落实。

    长城沿线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根据地方的实际情况,制定了实施细则或专门法规。北京市人民政府在2003年颁布了《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成为我国第一部省级层面长城保护的地方性法规。2016年河北省人民政府颁布了《河北省长城保护办法》。此外,长城沿线市(州、盟)、县(市、区)等还制定了一系列长城保护法律文件。

    目前,我国长城保护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国家-省-市-县-遗产地多级的长城保护法律法规及规范体系。随着全社会长城保护的不断加强,长城专项法规建设将更加完善。

    加强执法督察力度,建立长城监管与执法常态化机制

    1980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就在延庆县西拨子公社召开了长城保护现场会。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白介夫、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孙轶青以及国务院办公厅、北京市相关部门负责人出席了会议, 作出了坚决立即制止破坏长城的决议。对已拆毁运走的长城砖石, 一律送回原地修复, 并要予以罚款的处理。对那些明知故犯带头拆毁长城的党员干部要予以处理。今后如再拆毁长城, 一定要从严处理, 依法治罪。这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次高规格开展长城破坏案件执法工作,有力扭转了当时大规模拆毁长城的违法行为。

    督察榆林204省道破坏明长城现场-横山县_meitu_16.jpg

    督察榆林204省道破坏明长城现场

    进入21世纪,国家文物局与公安部建立打击、防范破坏长城违法行为的联合长效机制,推动长城沿线省份开展跨省区、跨部门的联合执法行动,查处了一批破坏长城的案件,极大提升了依法保护力度。

    2016年9月至10月,国家文物局组织开展了首次“长城执法专项督察”,形成专项报告,上报国务院,并通报长城沿线省级人民政府和省级文物行政管理机关,向社会公布,引起了较大社会反响。2017年,国家文物局组织了 “回头看”,对2016年以来的长城保护管理工作进行全面评估。督察极大促进了长城保护管理工作,解决了多年积累的问题。

    为解决长城分布处于不同行政区接界地区的保护问题,早在1979年,当时的河北省唐山专区秦皇岛市、抚宁县和辽宁省锦州市绥中县就联合召开了两省三市县所辖范围内长城联合保护会议,并明确了保护范围, 制定了保护措施, 建立和健全了群众保护组织。2015年,北京、天津、河北三地文物部门签订《京津冀长城保护管理框架协议》,共建三省长城保护协调合作机制,开展长城联合执法巡查。河北、山西等省文物、公安部门联合开展打击盗卖长城砖专项行动。2017年宁蒙毗邻地区(银、吴、阿、鄂四盟市)召开长城保护工作联席会议,交流和解决相邻长城保护管理中的问题。

    长城保护管理体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最大限度地保护了长城的价值、真实性和完整性,为大型文化遗产的保护管理积累了有益的中国经验。

    逐渐探索长城保护维修原则理念,并形成社会共识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大规模长城保护行动——大面积复原占主导地位,原状保护原则初露端倪。这一时期充分调动全社会力量,保护长城,大量长城墙体、关城等得到复建,如山海关的老龙头、角山、黄崖关、虎山、居庸关、九门口、嘉峪关等长城点段都进行了大规模修缮和复建,现都成为著名的旅游开放区,促进了全民保护意识。

    修缮后的司马台长城(北京市文物局提供)_meitu_19.jpg

    修缮后的司马台长城 (北京市文物局提供)

    随着国际保护理念的引入,原状保护的做法受到好评,为今后的保护奠定了基础。1987至1988年司马台长城修缮工程,在当时以复建为主导的长城保护浪潮中独树一帜,也开启了长城原状保护的时代,具有标志性意义,按照“整旧如旧、整残如残”的原则进行修缮,能不动的尽量不动,能不补的尽量不补,必须添加的,只限于保证安全和有助于强化古旧风貌。此后,金山岭长城修缮过程中也借鉴了这种方式,保留了长城的雄壮和苍凉。

    长城保护工程实施中与考古相结合也是突出特点。1986至1989年,九门口长城修复首次与考古结合起来。1990至1991年虎山长城考古,是长城修缮与考古工作有机结合的另一案例,在考古的基础上,完成了虎山长城的复建工程。

    2005年以来,中央财政拨付文物保护专项资金约19亿元,维修、加固长城本体410公里、单体建筑1402处,涉及春秋战国、秦、汉、唐、辽、金、明等各个时代,工程范围覆盖了长城资源分布的全部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006年以来先后实施的山海关、嘉峪关长城保护工程,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不同时期的重要历史遗存和信息,有效改善了遗产保护状况和环境景观。

    通过多年的保护维修实践,长城保护维修理念的社会共识已经逐渐形成。

    ——对于地面仍存有建筑的长城段落,严格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和最小干预的原则进行维修加固,严格保持其原形制、原结构,保证长城结构安全,最大限度保存历史信息,妥善保护长城沧桑古朴的历史环境风貌;

    ——对于历史上地面部分已坍塌或消失的长城遗址,实施遗址原状保护,通过局部整理归安和日常养护避免残损加剧,不在原址重建或进行大规模修复;

    ——对于面临自然灾害威胁的长城段落,加强预警监测,控制安全隐患,必要时可设置有针对性的保护性设施,缓解灾害风险压力,避免自然灾害的直接破坏;

    ——对于价值突出,或与重大历史事件有密切联系,具有展示潜力的长城点段,在严格保护其原形制、原结构的基础上,结合展示服务的需求,可适度进行局部修复展示。

    积极引导社会力量的参与,促成全民保护长城的热潮

    长城分布地域广,且大多处于人迹罕至和经济欠发达地区,保护难度巨大。完全依靠政府、文物部门的现有力量对其进行全线的实时监控和管理并不现实,必须调动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

    长城保护员颁发证书.jpg

    为长城保护员颁发证书

    1984年 “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社会募捐活动迅速发展成为全民行动,长城内外,大江两岸,海内外的民众纷纷参与其中。2016年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和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的“保护长城, 加我一个”通过互联网发起保护长城公募活动,募集资金用于北京箭扣长城和河北喜峰口长城修缮,又一次掀起了全社会保护长城的浪潮。

    1987年6月25日成立了中国长城学会,习仲勋同志任名誉会长,这是我国首个专门的长城保护社会团体。长城沿线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也相继成立了长城保护、研究相关社会组织。近年来,“长城保护志愿服务总队”“长城小站”“国际长城之友协会”等长城保护社会团体、志愿者组织蓬勃发展,成为新时期参与长城保护的生力军,在凝聚社会力量、引导公众参与长城保护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经过正式注册的长城相关社会团体、志愿者组织近30个,还有大量由长城爱好者自发组成的非正式团体、活动群、兴趣小组等。他们关注并通过各种方式参与长城保护工作。

    为解决长城点多面广,行政管理部门人员不足的问题,我国探索建立起了长城保护员制度,这也是社会力量参与长城保护的经典范例。

    1979年9月,河北承德地区就建立了群众性的长城保护组织71个, 发展长城保护员440名。这一良好的机制在各地得到推广,长城保护员一直在各地发挥着重要作用。

    2006年颁布的《长城保护条例》将长城保护员制度确定下来。2016年2月,国家文物局出台了《长城保护员管理办法》。同年6月,中国文化遗产日承德主场活动开幕式上,国家文物局正式向长城保护员颁发工作证书,业余长城保护志愿者有了正式身份,明确了责任地段,更加正规化。截至2016年10月,全国长城保护员已有4650人。国家文物局已陆续开展长城保护员培训、装备配备等工作,并将尽可能给予更大的支持,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和重要作用。

    进一步推动长城展示利用,共享保护成果

    文物并不是锁在象牙塔里的圣物,高不可攀,它是人民群众日积月累创造出来的,必然要服务于人民群众。因此,文物保护的目的是切实增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影响力,更好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随着长城保护工作开展,符合开放条件的长城景区越来越多,目前,全国以长城为核心展示或依托长城兴建的参观游览区92处,其中以长城展示为核心的专门景区45处,长城专题博物馆、陈列馆8家。八达岭、慕田峪、金山岭、九门口、镇北台、嘉峪关等长城重要点段已成为长城旅游代表性景区。

    2005至2015年,八达岭长城接待游客7650多万人次,年接待游客近800万人次,门票收入超过24亿元;嘉峪关长城共接待游客550多万人次,门票收入将近4.5亿元,成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柱产业。长城旅游与丝路旅游、沙漠旅游、草原旅游有机结合,带动了红色旅游、研学旅游、乡村旅游等蓬勃发展,有力扩大了公共文化供给,改善了长城沿线生态环境,推动了区域经济增长及国家扶贫攻坚战略的实施。长城成为世界了解古代中国与当代中国的金色名片。

    深入发掘和宣传遗产价值,弘扬民族精神

    长城与中华民族的命运紧密联结在一起。长城蕴含着团结统一、众志成城的爱国主义精神,坚韧不屈、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守望和平、开放包容的时代精神,历经岁月锤炼,已深深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精神力量。大力开展宣传教育,传承与弘扬长城精神,始终是长城保护的首要之义。

    2018年7月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将文物保护提升到国家发展战略的整体部署,再次强调“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珍贵财富,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势资源,是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共筑中国梦磅礴力量的深厚滋养。”在今后的日子,希冀借此良机,提振精气神,凝聚国家和社会各方面力量,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努力开拓长城保护新局面。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