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巩县石窟北魏乐器雕刻考名

    发布时间:2019-02-15齐迎红

    微信截图_20190215181235.png

    巩县石窟位于河南巩义市东北9公里大力山下的伊洛河北岸,始凿于北魏宣帝景明时期(500~503),又经东魏,西魏、北齐、隋、唐、宋各代继凿。石窟坐北向南,现存主要洞窟5座,摩崖像龛328个,从西向东排开。除第5窟外,第1至4窟均为中心柱窟。

    巩县石窟现存北魏乐器雕刻56件,另有14件乐器风化泐失,它们主要分布在第1、3、4窟,分为弹拨乐器、吹奏乐器和打击乐器共计19种。对巩县石窟的音乐图像表现,学界较早已关注,既往研究成果中以荆三林先生《河南巩县石窟寺北魏伎乐浮雕初步调查研究》(原载《音乐研究》1956年第五期,以下简称“调查”)与安金槐、贾娥《巩县石窟寺总序》(原载《中国石窟·巩县石窟寺》文物出版社,1989年出版,以下简称“总序”)最具影响。“调查”从音乐图像学的角度专论该石窟乐器雕刻的分布、组合、考名等,列举全面,记录清楚,为以后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基础。“总序”虽涉巩县石窟乐器雕刻定名,但基本上延续了1963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的《巩县石窟寺》图册“巩县石窟寺概况”一文的认识。由于时代及材料所限,上述研究对雕刻乐器定名存在一些问题,本文兹就相关乐器考名给予补正。

    一、第1窟:共有乐伎雕刻34身

    1.中心柱西面主像背光两侧雕横笛、琵琶伎乐飞天,此二乐伎在之前的著述中均未提及。其中,琵琶持拨演奏,曲项,四弦,面板上雕覆首。

    2.西壁:最下层自南向北雕一组坐姿乐伎,“调查”定名为:①横笛②琵琶③排箫④残损⑤答腊鼓⑥箜篌⑦阮咸,残者5人;“总叙”定名为:①横笛②阮咸③排箫④残损⑤羯鼓⑥箜篌⑦阮咸⑧残损⑨排箫⑩法螺,(11)(12)残。

    经辨识,①为义觜笛。据宋·陈旸《乐书》,“义觜笛如横笛而加觜”,属西凉乐特性乐器。此处所见乐器雕刻与史载吻合,其状如横笛,吹孔处设一“凸”形口托,高于吹口。⑤为齐鼓。鼓体一头大一头小,两端均阴刻圆圈。《乐书》关于“齐鼓”云:“状如漆桶,一头差大,设齐与鼓面,如麝脐然,西凉、高丽之器也。”此鼓亦广见于云冈石窟乐器雕刻中,一般都在鼓面两端雕出圆形凸起部分。巩县石窟概因石质坚硬,简化为阴刻的圆圈以象征“麝”。⑨为长笛。乐伎右手在上、左手在下,执竖吹乐器的动作十分显明,“总叙”排箫之说不成立。

    3.东壁:与西壁布局相同,自北向南雕一组坐姿乐伎,从发型、体态到坐姿,均与云冈剃发形童子以及北魏司马金龙墓石棺床伎乐雕刻形象相同。“调查”定名为:①琵琶②~⑧残毁⑨筝⑩筚篥(11)羯鼓(12)击磬;“总叙”定名为:①阮咸②横笛⑨琴⑩竽(11)鼓,残者6人。

    此处,“调查”(11)羯鼓(12)击磬,考名准确,当从。

    4.南壁:窟门两侧最下层均雕坐姿乐伎,西侧原有5身,现仅存一击鼓伎,其余皆毁失。东侧自东向西雕5身乐伎,保存尚好。“调查”定名为:①琵琶②箜篌③横笛④短笛⑤排箫;“总叙”仅④定名“法螺”存异。

    关于④,“短笛”“法螺”之称均不可取,实为筚篥。法螺是用双手抱持吹奏的,窟中也不乏这样的实例。此乐伎头部虽被盗,但双手一上一下开闭音孔的指法表现得非常清楚(如图)。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有一件吹笛伎头像,高14.5厘米,注明来源地为巩县石窟,但未知具体位置。笔者对此进行反复比对认为,此系第1窟南壁东侧东起第4身乐伎的头部,该人物造像口含哨片,由复位后的图像来看,显然是筚篥伎。洞窟中与此筚篥伎毗邻的另一排箫伎目前保存完整,其头部雕刻与被盗头像无论是雕凿样式还是技法,均如出一辙。

    二、第3窟:共有乐伎雕刻17身

    1.西壁:最下层南起有7身乐伎。“调查”定名为:①横笛②长笛③琵琶④排箫⑤箜篌⑥筝⑦筚篥;“总叙”定名为:①横笛②吹笛③阮咸④排箫⑤箜篌⑥瑟⑦竽。

    此处②,其制略短粗,乐伎口含哨片侧身吹奏,应为筚篥。

    2.东壁:最下层由北向南有6身乐伎。“调查”定名为:①筝②腰鼓③答腊鼓④排箫⑤横笛⑥毁失;“总叙”定名为:①琴②鼓③羯鼓④排箫⑤横笛⑥法螺。

    此处③,鼓两面均雕圆凸物,应为齐鼓。

    3.南壁东侧:仅存二乐伎,亦已崩毁难辨。“调查”定名为①筚篥②毁失;“总叙”则谓①竽②琵琶。

    此处①,由残迹知其为吹管乐器,究是筚篥亦或竽,事实上已无可得知。

    4.南壁西侧:“调查”、“总叙”均称①羯鼓②腰鼓。

    此处①应为齐鼓,鼓体一头大一头小,鼓面上的圆凸物明显。

    三、第4窟:共见乐伎雕刻18身

    1.北壁:最下层由西向东有10身乐伎。“调查”定名为:①腰鼓②钵或缶③担鼓④箜篌⑤筝⑥磬⑦长笛⑧筚篥⑨铜钹⑩琵琶;“总叙”定名为:①腰鼓②钵③鼓④箜篌⑤琴⑥磬⑦箫⑧竽⑨铜拔⑩琵琶。

    此处③,鼓体较大,竖立于地,乐伎手执双杖击鼓之一面。“调查”谓之“擔鼓”,考擔鼓之制,《旧唐书·音乐志》云:“如小瓮,先冒以革而漆之。”隋唐时专用于西凉、高丽乐部。此乐器图像多见于敦煌、云冈等石窟,其形制亦如齐鼓一头大一头小,但鼓面两端不设圆形凸起装置,乐伎将鼓挎于身上击打两面。显然,③非为擔鼓,其或与云冈石窟中的另一种鼓有渊源。云冈第5-11、30、38窟顶部均雕两杖鼓,因被雕刻在象征天宫的窟顶,故以1飞天双手托鼓之一端为承座,另1乐伎持双杖击鼓之另一面。巩县石窟中的伎乐形像设计在壁面最下层,应是由天宫走向了人间。第1窟中的乐伎还保留着剃发形,头后具圆形头光,保留着天人的标志,至第3、4窟,光环褪尽,彻底由伎乐天转化为伎乐人。所以③中的鼓被直接立于地上。北朝仪仗队鼓吹部中有“掆鼓”之乐,“掆”,义释抗、扛,因其鼓体较大,通常需由一人背扛,另一人以双杖击鼓之一面。无论演奏形式还是鼓的形制,它们之间均有相通之处,是否为同一类型乐器,尚待作进一步考证。⑧“调查”误称“筚篥”,应从“总叙”为竽。⑩应是横卧式琴、筝之类,并非琵琶。

    2.西壁:最下层由北向南有8身乐伎。“调查”定名为:①一手指间夹莲花,一手执莲叶②筚篥③排箫④琵琶⑤法螺⑥横笛⑦短笛⑧答腊鼓;“总叙”定名为:①左手持莲花,右手持莲叶②竖笛③排箫④琵琶⑤法螺⑥横笛⑦筚篥⑧羯鼓。

    此处①中乐伎雕刻特殊,有称指挥者,倒不如说是歌者。②⑦均属筚篥,但有大小之分,这是与声部和音区的要求相适应的。⑧鼓体一头大一头小,鼓面中央阴刻圆圈,应为齐鼓。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