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颐和园藏珐琅太平有象耳部保护性修复

    发布时间:2019-02-15秦 涛

    对于文物工作者而言,保护性修复是责无旁贷的任务,也是为文物寻找“延年益寿”之法的首要途径。本文以颐和园藏珐琅太平有象(简称“太平有象”)耳部的除锈工作为实例,结合操作经验谈谈对金属类文物保护性修复的认知。

    图三 珐琅太平有象养护后整体图_meitu_22.jpg

    珐琅太平有象修护后整体图

    修复对象信息概要

    此次修复的“太平有象”为颐和园收藏的国家二级文物,属展现皇家气度的观赏类装饰摆件,作为文昌院原状陈列的器物展出。器物主体为驮载珐琅宝瓶的铜质瑞象,瓶中有珊瑚树一株,象身通体鎏金,其上錾刻出华贵细腻的精美花纹,直观地反映出清代宫廷的审美意趣与工艺水平。象在古代被视为祥瑞之兽,因其厚重稳行的品性而受人青睐,常出现于国事典仪及隆重的庆祝场合,象征着民康物阜、河清海晏。而“瓶”与“平”同音,故大象所负的宝瓶寓意天下安定,四海升平。此外,设计者巧妙地借用了“薏藏生意,轮回不息”的宗教信念,将此件“太平有象”的象身和瓶体以仰伏莲座相连接,寄托了大清基业万年长青,江山康定世代永传的美好愿景。

    图二 珐琅太平有象耳部养护后_meitu_23.jpg

    珐琅太平有象耳部修复前  珐琅太平有象耳部修复后

    该文物在修复前的状况为:基本结构保存完整;器物通体附有少量浮尘;象的右耳处局部脱金,且出现块状及点状锈蚀,锈蚀面积约为5.5厘米×1.5厘米,颜色呈暗红褐色和绿色。经分析,块状暗红褐色的铜锈为氧化亚铜;而星散分布的点状绿色铜锈为碱式氯化铜,是一种粉末状的铜类化合物。铜器生锈本属一种正常现象,大气中的臭氧、二氧化硫、硫化氢、二氧化碳等成分皆会在一定条件下与水相互化合,对铜器表面产生影响。铜质文物经年沾附的油脂(含脂肪酸)与微生物也会加快其锈蚀速率。铜器锈蚀物可分为有害和无害两种,铜的氯化物为世界所公认的有害锈,会改变铜的性质,危及文物安全,故而此件“太平有象”右耳处的绿色碱式氯化铜必须及时除净。

    针对“太平有象”的修复需求,修复人员将工作划分为表面清洗、去除有害锈、封护处理、修饰做旧等四个具体步骤。


    修复手法之确定

    清除金属类文物锈蚀的方法不胜枚举,古今中外各有所别,主要有物理机械除锈法、超声波除锈法、激光除锈法、化学除锈法、水洗法、电化学还原法、缓蚀剂保护法等等。传统机械除锈法为:以锋钢刻刀、手术刀、钢针、小錾子等为工具,由修复者凭借自身经验对锈质手工敲震、剔除或沾水打磨。据“太平有象”的现状来看,机械除锈法显然不能适用。原因有二:其一,物理手段的实质是让利器与生锈部位相接触,用不可量化的人力将锈蚀剥离,在除锈过程中,修复工具极有可能划伤文物的鎏金表层,甚至损伤铜胎,造成难以逆转的破坏。其二,此次修复的首要任务是去除象耳上的碱式氯化铜,防止粉状锈侵蚀胎体,所以氯离子的移除成为了工作的重中之重,而物理手段不能保证将器物上的有害成分完全根除,会为之后的文物保管与日常养护工作留下隐患。综上,结合现有条件,以保护性修复为原则,选择化学除锈法相对可行。按一定成分配比的试剂既有利于保障未损部位的安全,又可与铜锈进行化学反应,让有害锈自行消融褪逝。

    此次除锈试剂选用柠檬酸与纯净水进行配制。与人工合成的其他酸性溶质相较,柠檬酸是绿色环保、对环境无危害的天然材料,且便于购买,可操作性强。相较于传统化学除锈法——老陈醋调和乌梅软膏,柠檬酸溶液制备过程更为简便,且与锈层的贴合度更高,利于有效渗入病害部位,能更迅速地软化锈层,节省修复工作的时间成本。


    工作要点

    1.表面清洗和去除有害锈

    为在修复过程中不影响象身未损伤部位,以最小干预为原则,修复者将备修的右耳从象体上取下,对其进行单独处理。

    由于铜元素固有的不稳定性,铜器极易在保存环境中受温湿度及酸性气体的影响而生成活泼性点状和片状锈蚀。出现于“太平有象”上的红褐色氧化亚铜虽然没有被直接定义为有害锈,却常常与“青铜病”紧密相连,是有害锈碱式氯化铜产生的诱因,在修复过程中需尽可能地被移除掉。

    “青铜病”表现为腐蚀产物堆(即酥粉状锈)的出现,它是由小孔腐蚀开始的:“蚀孔表面会出现暗红色的氧化亚铜,蚀孔的底部则会出现白色的氯化亚铜。如果青铜器表面的某一个部位的氯化亚铜层进入大量的水和氧气时,就会与氯化亚铜发生反应,从而形成碱式氯化铜”(任艳艳:《青铜文物腐蚀与保护研究》,《中国民族博览》,2016年,第2期,第50页)。作为粉状锈蚀,碱式氯化铜更加便于潮湿空气侵入铜器内部,导致锈蚀向深处扩展并不断蔓延,长期如此会引发铜器穿孔鼓泡、胎体酥化甚至解垮等严重后果。

    为将“太平有象”的锈蚀问题深度解决,参与此次修复的文物工作者将氧化亚铜与碱式氯化铜连并去除。具体操作方法如下:(1)表面除尘后,用温水溶解柠檬酸,按比例调配出弱酸性柠檬酸溶液,浓度控制在5%左右。(2)将右象耳放入柠檬酸溶液中浸泡,让柠檬酸充分地浸渗入锈层中,直至锈蚀松动易除。(3)用软毛牙刷刷洗锈蚀部位,注意控制力道。(4)用纯净水清理牙刷刷擦过的部位,将已剥落的锈粉冲洗掉。(5)将上述3、4步骤交替进行,反复数次,确保氧化亚铜与碱式氯化铜已全部去除为止。(6)将除锈完毕的右象耳再次放入纯净水中浸泡数小时,洗掉多余的酸性溶液。(7)用吹风机对铜质象耳及时进行干燥,准备进行下步工作。

    2.封护处理

    文物封护即在文物表面涂覆天然或合成材料,以防止或减缓环境(介质)对文物造成损害,从而保护文物。本次“太平有象”的封护工作沿用了我国传统青铜修复技艺,将乙醇与漆片进行调和,用毛笔蘸取调和物并均匀地涂在曾经锈蚀的区域,将有害锈侵蚀留下的细小孔洞填实,从而阻绝氧气和水分,防止有害锈再生。

    3.修饰与做旧

    修饰与做旧是本次修复任务的最后一道工序,它要求文物工作者对已经修复好的部位进行上色,对修复痕迹加以遮盖润饰,使清理、修补的部位与原器物融为一体、不露破绽。本次养护,将漆片、金粉与乙醇相调和,采取传统笔涂法在象耳的除锈部位层层抹画,反复涂饰,使曾被锈蚀的区域恢复原有的色彩与光泽,令其与鎏金的象体和谐统一,满足日后展陈的需要。

    此次珐琅太平有象的保护性修复结合了传统与现代修复技术,不仅贯彻了“修旧如旧,恢复原貌”的文物修复理念,还在除锈方面取得了预期效果。该文物自修复以来屡经展出,至今尚未有新发有害锈。

    从根本上而言,保护性修复是一种抢救式的修补与治疗,它意味着在短时期内对文物存在的病害机理进行有力干预,恰似“亡羊补牢”,侧重于时效性。对于每件文物来讲,日常的检测与保养都是非常必要的,持之以恒的防守性保护措施才是防微杜渐、延续文物寿命的关键。铜器的修护是个复杂的问题,氯离子的移除效果也有待于更先进技术的科学检验。文物工作者还是应当从研究和控制金属类文物的腐蚀环境入手,在平时工作中注意方法与措施的合理性及规范性,尽量规避出现保护性破坏的情况。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