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潘玉良画中的“猪”

    发布时间:2019-02-19王璐璐

    画坛上,先秦两汉常见猪的图像,但唐宋以来的文人却主张“猪不入画”。近代以来,徐悲鸿、齐白石突破藩篱,以猪入画。令人惊奇的是,早年留法学习西洋画的潘玉良居然也有数幅画猪作品,其中油画4幅、彩墨2幅、版画3幅。

    潘玉良以表现丰满多姿的女体而为大众所熟知,1928年潘玉良旅欧回国后,一直致力于把国画的笔墨意境揉入西画创作中,画作中总有东方之象征意味。在她的363件油画作品中,画动物的38件,其中有4幅画猪。仅在1940年,她就创作了三幅油画《猪群》。其中有两幅作品都有二处明显的特征:用印象派的技法勾勒出薄雾笼罩的蓝色远山、金黄的原野、近处觅食的猪群,画面中央均有4头猪。这不禁让人好奇,她为什么会在同一时期反复画猪且是4头猪。

    1940年6月14日德军攻陷巴黎,当时在巴黎的潘玉良创作了不少反映田园风光的画作,但我们总能从其画作中读出她对法西斯的愤恨,如著名的《屠杀》《舒坦》。油画不同于国画可在画面上题诗赋词来延伸主题。潘玉良有自己独特的记述方式,就是每遇有重大事项,会在画布背后作题记。《舒坦》后写到:“此画出品1941年巴黎春季沙龙有德军人要求减价让与未允。在画展闭幕先二日(一九四一年五月三十一日)发现此画被割,同时尚有当代名画家VanDongen大幅作品亦被观者私下截破也。”

    在《猪群》的画作背面也有“1940年法兰西国庆日作于香大楼”这样一行字。法国的国庆日是7月14日,而这一年法国战败投降,巴黎沦陷。法国政府迁至维希,成为纳粹德国占领下的傀儡政府。

    油3猪群46-54_meitu_41.jpg

    猪群

    而潘玉良在画作背面的这行“法兰西国庆日”,表明作品的创作时间是在1940年的7月14日。在有些民族文化传统中,猪是谄媚(agreedy)、贪婪、淫欲、肮脏或无礼的象征,普遍对猪没有好感。如奥威尔的名著《动物庄园》独裁者的形象就是一头猪。1940年的7月14日,这个象征自由和革命的法国国庆日名义由“维希政府”主持,而实际上是由法西斯德国控制,根本没有什么民主自由。潘玉良在巴黎郊外,特意在法国国庆日创作了《猪群》。画面中心的四头猪其实代表了以贝当为首的四人傀儡政府,包括外交部长印度支那银行总裁蓬杜埃、工业部长冶金工业巨头皮舍、财政部长公共运输公司经理布第埃。潘玉良显然以画喻事,用猪喻人,表达了对法西斯统治和维希政权强烈的批判。

    与其同时代的大画家徐悲鸿以画马闻名,也有画猪的作品问世。他的猪也多含寓意。他1944年作于重庆的《墨猪图》中,题诗“两支人扛一位猪,猪来自白云深处。”就是讽刺喜欢坐轿子让人抬着走的有钱人,两位画家都借猪讽人,不同的只是徐绘制的国画,潘作的油画。从潘玉良的作品中,人们能看出她融合中西文化的努力,更能体味出她情感的爱憎分明。

    G512027饲猪_meitu_39.jpg

    饲猪

    如果说潘玉良在二战时期的油画以猪来讽刺法西斯和傀儡政权,那么她五十年代彩墨作品中的猪又有着另一番面貌。在1956年的《饲猪》中,描绘一个扎碎花头巾,着中式衣衫的女子正给猪群喂食,一派田园牧歌温馨和美的景象。1956年正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年岁渐长的潘玉良的思乡情怀也愈加浓烈,她数次写信想回到祖国。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猪一直都有富足、丰年的吉祥寓意。思乡之际,她以画彩墨之猪寄寓祖国富强亦在情理之中。在潘玉良描写动物题材的所有作品中,只有这一幅是展现猪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美好寓意。

    我们对比她在不同时代对猪的描绘,可以发现,在1940年的油画《猪群》中她以娴熟的西洋技法描绘田园风景,群猪麋集于中央,明显是煞风景;而在这幅《饲猪》图中,她用中国书法的线条,准确将女性的柔美传达出来,并结合后期印象派的点彩,画面生动之余,故国情思也力透纸背,表现出对祖国的眷念和强烈的东方情调。

    有趣味的是,无论是油画《猪群》还是彩墨《饲猪》,画面总有一头以臀部正对观者的猪,这是潘玉良歌颂女性丰腴身躯和生育的暗喻。

    总之,在潘玉良的内心,猪不仅仅是家畜,也是她用来传情达意的符号。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