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安徽博物院藏隋代两件陶塑猪

    发布时间:2019-02-19安徽 刘 东

    “瑞犬驱寒尽,宝猪迎春来”,送别戊戌狗年,我们即将迎来己亥猪年。猪,古称“豕”“彘”,为六畜之一,从新石器时代开始,就已被人类驯养。在出土文物中也见有猪造型或纹饰的器物,这些都是研究人类对猪驯化史的重要实物资料。

    1973年7月,安徽省合肥市西郊焦岗头附近发现一座古墓葬,随即文物工作者展开了清理发掘,出土陶俑、镇墓兽、陶明器、瓷器、铜钱和墓志等各类文物共计44件(详见:胡悦谦《合肥西郊隋墓》,《考古》1976年第2期)。据该墓出土的墓志可知:墓主人生前官拜“伏波将军”,是隋代的一名高级将领,其下葬时间为隋代开皇六年(586年)。明确的墓志纪年,为这批出土文物确定了准确的年代,使这些文物更具研究价值,本文重点介绍一件陶塑猪和一件陶塑哺乳猪。

    陶塑猪(图1),高9厘米,长21厘米,宽11.5厘米,红陶质地。陶猪作昂首平卧状,头部塑长鼻、双目、大耳,鼻上刻两个圆圆的鼻孔,鼻嘴前拱,形象生动地刻画出了猪的面部特征。陶猪背部脊梁鬃毛竖起,仍保留有野猪的一些特征。陶猪身体较长,四肢有力,前肢肌肉的线条感也被塑造出来,身体后一条细长的尾巴向右侧甩去。

    图1:隋代陶塑猪_meitu_51.jpg

    陶塑哺乳猪(图2),高3.6厘米,长17厘米,宽14.2厘米,红陶质地。塑一只母猪哺乳一群小猪的景象,母猪为侧卧卷曲姿态,九只小猪围成半圈,一齐伸着头吸吮着母亲的乳汁。母猪低头用舌头舔抚着最近旁的一只小猪,体现了雕塑者对生活细节的细致观察。

    图2:隋代陶塑哺乳猪_meitu_52.jpg

    该墓除出土这两件陶塑猪外,还出土有多件动物造型的陶塑,分别有:陶马、陶羊、陶凫(野鸭)、陶鹿、陶牛、陶狗、陶鸡等。陶马出土于墓室前端,器形较大,雕刻得更为精细,应是作为墓主人生前坐骑的形象。而其他羊、凫、鹿、牛、狗、鸡等陶塑都与陶塑猪一样出土于墓室后端,另还有陶仓、陶碓、陶磨、陶井、陶厕等,这些应该都是象征墓主人生前饮食起居相关的食品与用具。

    中国古人视死如生,较高等级的墓葬常有大量随葬明器,这些大多反映墓主人生前生活场景。早在汉代墓葬中就大量出现绿釉陶明器,如陶楼、陶猪圈(图3)、陶井、陶灶、陶动物等,魏晋南北朝以来一直延续。这座隋代墓葬显然也保留了汉代以来的这种葬俗,不过也有很多新意,比如陶猪、陶狗、陶羊、陶鹿、陶凫、陶鸡皆是雌雄成双出现,而且将雌性动物都塑成哺养幼仔的造型,如陶塑母狗哺乳着六只小狗,陶塑母羊回头望着羊羔,陶塑雌鹿回头望着腹边伏卧的小鹿,陶塑雌凫俯视着腹下的四只小凫,雌鸡腹下有八只鸡雏。这样的明器塑造在其他墓葬中是不多见的,相比较于汉代陶塑动物的个体形象出现而言,隋代这类陶塑动物不仅更贴近生活细节,可能还传递出一种“生命繁衍,生生不息”的价值观。

    图3:汉代陶猪圈_meitu_53.jpg

    众所周知,人类饲养的家猪是从野猪驯化而来,据学者们研究认为,早在新石器时代,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我们的先民开始把猎获的野猪圈栏驯养。在距今六七千年前的浙江河姆渡遗址中就出土有很多家猪的骨骼,并出土有一件陶猪和一件猪纹陶钵,这表明我国饲养家猪至少有六七千年的历史。在距今五千多年前的安徽凌家滩遗址一座高等级墓葬中,曾出土过一件器形硕大的玉石猪,并出土过一件雕刻极精美的猪、鹰合体的玉雕,这说明猪在当时是作为一种财富的象征,甚至作为部族图腾的重要元素。因此,在考古界看来,家猪的驯养与否,是判断一个部族是否开始定居生活、进入农耕文明的重要标志。

    商代甲骨文中已出现有“马、牛、羊、鸡、犬、豕”等家畜的记载,它们一方面作为肉食和皮毛,另一方面也被用作祭祀时的牺牲。人类的驯养使猪脱离野生状态,经过若干代,猪的运动机能减退,警觉性降低,性情趋于温顺,体态也渐趋肥胖。在此情况下,商代人开始重视对优质猪种的选择,相传有位名叫韦豕的人,善于选育猪种。先秦文献中也有所谓“六畜相法”的记载,《史记·日者列传》记载说:“留长孺以相彘立名”,说明当时人已懂得猪的外形与体质存在一定关系,通过选优汰劣,使猪种得以不断改良。

    汉代养猪业已相当繁荣与普遍,各地都大量出土有汉代陶明器猪圈模型,从它们的形制可知,当时的猪圈往往与厕所连在一起,让猪吃人的粪便,再以猪粪肥田。《汉书》中也有“厕中豕群出”的记载,可以印证。同时,汉代人也开始总结以农副产品饲养家猪的经验,《氾胜之书》中提到:瓠瓤喂猪可致肥,《神农本草经》中记载:用梓叶、桐花饲猪可“肥大三倍”,《齐民要术》记载:“以盐一升著中,和以糠三斛饲豕,则肥也。”

    到了隋唐时期,社会中出现了专门以养猪为业的家庭,唐人张鷟《朝野佥载》一书中记载:“洪州有人畜猪致富,因号猪为‘乌金’”。同时官府也开始养猪,《唐国史补》记载:“虢州有官豕三千”。从安徽博物院收藏的这两件隋代陶塑猪形象看,公猪体格健硕,壮而不肥,应当是优良品种,母猪哺养幼仔,家猪养殖代代传承。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