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开封市博物馆新馆建设的探索实践

    发布时间:2019-02-26曾广庆

    中国各类博物馆不仅是中国历史的保存者和记录者,也是当代中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这一全新的角色与功能定位使博物馆担负起了更为神圣的职责,也对其自身建设与发展提出了更高目标与要求,特别是大量现代化新馆的兴建,也开启了成为城市文化地标的新征程,“形神兼备”已是诸多博物馆追求与努力的方向,开封市博物馆在新馆建设中对此进行了探索与实践。

    建筑首要任务在于造“形”

    造“形”既包括博物馆建筑整体外观之形,也包括其内部尤其是展览场所之形,还包括各自的平面与立体之形。为避免“千馆一面”,博物馆需要从地方历史文化与遗产资源中寻找智力源泉和潜在支撑。

    开封市博物馆在对新馆进行造“形”时,着重把握了两点。其一,新馆整体外形体现开封当地的地域文化历史特征,从而奠定作为城市文化地标的坚实基础。开封地处黄河南岸,是历史悠久的“八朝古都”,尤其在北宋时期更是一个国际性大都市,在城市结构和城市经济文化领域都开启了一个崭新时代。因此,新馆的整体造“形”再现了北宋东京三城相叠、四水环绕的建筑格局特点,其土黄的主色调喻示黄河、黄土等自然环境与开封密不可分的关联,基本在外形上就呈现了古代开封历史文化风貌。其二,新馆内部空间尤其是展览场所在稳定中富于变化,既有明确导向,也有起伏、节奏、露藏、曲直相间,做到了有收有放,给观众营造出舒适的观展空间。新馆大厅中轴线地面上的滚滚浪花以及正面墙体上的河流与驼队的金属镂雕,形象地揭示出北宋王朝开启海上丝绸之路,造就海外商贸辉煌时代,成就汴梁繁华似锦的历史贡献。以考古发掘地层剖面为主视觉背景元素并贯穿在整个展览之中,将开封“城摞城”的历史与黄河、汴河的关系予以了生动诠释。

    陈列核心任务在于“传神”

    博物馆基本陈列运用空间叙事学的表现手法,在空间维度上对历史进行编排与创造,从而赋予了历史事件一种空间性的结构,开封市博物馆新馆从宏观、微观两个角度进行了尝试。宏观方面以“水”为主线和考古发掘地层剖面的视觉肌理作为背景元素,贯穿于整个古代历史文化展之中,每一部分又各自具有不同的空间形塑与环境营造,讲述着“成也水、败也水”的开封独特故事。微观方面则以不同历史景观的复原立体再现重要的历史节点,通过历史空间讲述重大历史事件,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开封建都始于夏代帝杼定都老丘,“九夷来御”宏大的叙事场面,成为展示夏王朝国力强盛的一个重要景观;“开凿鸿沟”的二维半景观,凸显了战国时魏惠王迁都大梁,开挖鸿沟,沟通黄淮、连接长江,进而逐鹿中原的雄心伟略;北宋开封城市经济的繁盛,市井文化的兴起,里坊制向街巷制的转变,使它呈现出了不同于以往任何城市的崭新景象,运用激光投影曲面动态互动融合技术的“清明上河图”、店铺与瓦肆勾栏纷现的“东京梦华”以及1:1复原的北宋水运仪象台等,再现了开封鼎盛时期的城市风貌与科技文化的巨大成就。

    博物馆作为讲述历史的重要叙事性空间,仅有静态文物珍品以供观展自然不够,而要栩栩如生地融入相关人和事,才能营造一个骨架健全、有血有肉、富于精神或灵魂的文化圣殿。为此,如何选择、组织、编排相关的人和事就显得格外关键。开封历史悠久、积淀深厚,名人典故自是不乏,于是贤相伊尹、徙都大梁、阮籍长啸、汴渠通济、三贤胜迹、包严欧宽、针灸铜人、镇河铁犀以及最新的明周王府遗址考古成果等都在新馆各个展厅中有了一席之地,并以不同方式向观众述说着历史的风云变幻、沧桑辉煌。观众不仅可以“博古架上赏精品”,更能“物后画前晓剧情”,由对历史创造“结果”的观瞻转变为对历史演变“过程”的透视。

    关键在于“形神兼备”

    如果说博物馆建筑是一座舞台,那么展览就是一场话剧,只有舞台美、剧情活,才能打造一个好剧场。“造型之中富于内涵,传神之外系于形塑”可谓建馆办展的准则,既要金玉其外更要宝藏于内,既要端庄肃穆又要活泼灵动。西里尔·曼戈说:“建筑物提供了某一过去文明的最可触摸和最为具体的遗产。它们是历史‘文件’,这些‘文件’并不比任何书面文件逊色,在有些情况下,它们甚至比书面文字表达得更清楚。”开封市博物馆新馆从建设之初,在关注建筑自身历史元素的融会及其成为未来遗产潜力积聚的同时,更关注如何借助现代科技盘活藏品资源,以讲好开封故事,传播开封精神,此即“形神兼备”在博物馆中的具体呈现。

    《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指出,要“构建中华文明标识体系”,“依托价值突出、内涵丰厚的珍贵文物,推介一批国家文化地标和精神标识,增强中华民族的自豪感和凝聚力。”对此,博物馆当然责无旁贷,建筑空间应“有形”且富于内涵,展览场所应“丰物”且盛于讲述,做到表里如一、形神兼备,从而成为区域性乃至全国性的文明标识。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