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民国经学研究第一人——姜忠奎遗函读后

    发布时间:2019-03-01程存洁

    姜忠奎(1897-1945),字叔明,山东荣成石岛镇姜家疃人,著名经学、语言文字学家,与许维橘、汤炳正、张政烺、马学良,号称“荣成文史五杰”(见汤序波《汤炳正:朴学的经世致用》一文,载2017年9月25日《光明日报》)。

    姜忠奎师从著名学者、《新元史》作者柯劭忞(1848-1933),1918年北平大学中国文学系毕业,1926年任教于河南中州大学,1932年任教于北平大学,同年任教于山东大学。1945年2月18日为日军所捕,随即遭杀害。

    姜忠奎家学渊源,外祖父孙葆田为清末大学者,两度出任《山东通志》总纂,父姜瑞甫考取清鸿胪寺序班,未奉旨出仕,终身为教。其本人国学底蕴深厚,尤其在经学、语言文字学等领域有深厚造诣,在古音学和汉字构造原理阐释方面亦有独到见解,早年著有《说文声转表》7卷、《荀子性善证》《诗古义》14卷、《大戴礼训纂》38卷、《今韵述》4卷、《说文转注考》4卷等。

    这样一位经学语言文字学大家,却一直未得到广州学界的重视。数年前,我在整理馆藏文物时,读到姜忠奎的两封遗函。这两封信函虽属民国学人间普通往来信件,却有助了解姜忠奎20世纪30年代与广州的一段学术因缘。兹考释如下:

    第一封信为《姜忠奎致李沧萍函》(图一、二、三),三页,每页横19.1厘米,纵27.2厘米,共24行(每行结束以/为标识,下同):

    微信截图_20190301155113_meitu_1.jpg

    沧萍吾兄有道:闻绍弟夫妇/之耗,悲痛累日。绍弟体格素/健,竟不得享大年。曩在旧/点,卜居甚迩,课余饭后,恒偕/其妇过予闲咨。去岁狄奴内/犯,故都惊扰,闻其夫妇南/旋,意者不久当即北上,岂料/竟一去不返耶。风云变化,/倏顷万端,在天者真不可测/也。吾/兄近况奚似,想箧中积稿/满矣。拙著《说文转注考》,拟在/岭南图书流通社寄售,越日/当寄若干,/祈兄转致,即作九折,何如?统希/酌定为祷。弟近治纬学,频/能溯其源委,暑中或可卒业,/惜道就远/正不易也。弟离旧都将两周岁,/闻晦老精神犹旺,暑假极/思北上一省,迢迢山海,何时得与/兄相见耶?临池神往,惟/珎重千万。弟奎顿首。三月十八日。/真如嫂问好。令瑜附笔。

    信是写在“国立山东大学”信笺上的。信中所写“沧萍”即指李沧萍,北京大学国文系毕业生,黄遵宪之孙婿,时任教于国立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真如”即黄真如,李沧萍之妻;“绍弟”应指李沧萍的三弟李绍梅(即季梅、香梅)。按《朱希祖日记》1933年1月12日记:“午餐后李沧萍来,介绍其弟绍梅于倞,以便由北平赴广州得一指导。”3月12日又记:“午餐后偕李沧萍及其弟季梅并沧萍夫人与其子随吴敬轩至杨寿昌家。”4月5日再记:“晚餐后,携倞儿至李韶清家,送其弟香梅回北平读书。”李韶清是李沧萍的二弟,黄节的女婿。可见,绍梅、季梅、香梅应皆指李沧萍的三弟。

    信尾未落年款,只写了“三月十八日”。按信中所提“去岁狄奴内犯,故都惊扰”一事,当指1933年3月至5月发生的长城抗战。据《朱希祖日记》记录,1933年3月12日“是日阅报,惊悉喜峰口、古北口均为日本占领。”4月16日“阅报知滦东危急,喜峰口似亦不守,北平频不能保,心甚忧之。”4月17日“阅报知秦皇岛不守,滦东将全失,心甚忧惶。”4月18日“是日报载喜峰口、滦河以东均失,敌飞机轰炸通县,离北平四五十里。”4月30日“阅报,知古北口之南天门又失,离北平仅二百里,无外交铁路之牵涉,无崇山峻岭之险要,故日寇舍山海关以西之地而集全力以攻古北口也,此口若全失,则北平不能保。”5月12日“阅报,知十一日晨日本飞机二架至北平盘旋,……居民甚恐,迁居者又甚多。”5月13日“因报载十二日晨飞机始以机关枪击北平,居民纷纷迁徙。”5月14日“阅报知日本航空母舰驶进大沽口,有飞机三四十架,将轰炸平津。”6月1日“《中日停战协定》签字”。信中还写到“晦老精神犹旺”。按“晦老”即黄节,病逝于1935年1月24日下午1时半。故此信应写于1934年3月18日。

    信中写到“弟近治纬学,频能溯其源委,暑中或可卒业。”姜忠奎著《纬论》一文,刊于1935年广州明德社出版《新民》1卷6期;1934年撰成《纬史论微》12卷,次年石印成书,装订六册。这是一部研究谶纬学的书籍,也是研究中国古代宗教神学的重要参考资料。

    信中还提到“拙著《说文转注考》,拟在岭南图书流通社寄售。”按岭南图书流通社由罗原觉负责,设在中山大学校园所在地的广州市文明路145号,“专售粤中刊本,流通各处图书”。此时姜忠奎已出版《说文转注考》。黄际遇《万年山中日记》第十册载1933年5月20日《复黄际刚书》也提到:“此间日相往来者有姜君叔明,笃实奋发,学如其人,信能承北方学者之风者,十年以前亦足下执经弟子,著有《说文转注考》四卷。”

    另据该信信封(横9厘米,纵23.7厘米)所书“广州东山龟岗四马路八十六号/二楼/ 李沧萍先生/ 国立山东大学缄/校址:青岛大学路/姜缄”(图四),可知1934年3月18日姜忠奎正任教于坐落青岛的国立山东大学,李沧萍住广州东山龟岗四马路八十六号二楼(按《朱希祖日记》1932年11月8日记录李沧萍住圭(笔者按:即龟)冈四马路十二号三楼,1933年5月4日迁住圭冈四马路三号三楼)

    图四_meitu_3.jpg

    图四

    第二封信为《姜忠奎致罗原觉函》(图五),一页,横11.9厘米,纵26.8厘米,共5行:

    图五_meitu_4.jpg

    图五

    原觉先生大鉴:承/示书目,当相机绍介。此时图书馆/尚未大定也。乡土教科书暂留敝/处,何如?耑此顺颂/文祺。不一一。弟姜忠奎再拜。十二月十二日。/

    信是写在“明德社编纂馆”专用信笺上的,而所用信封亦是“明德社编纂馆”专用信封(横7.8厘米,纵22.5厘米,图六)。据信封上所写“本市百子路菜园北/五号/罗原觉先生启/明德社编纂馆姜缄/”等字,及邮戳显示“广州廿四年十二月十三 CANTON S.O. NO9”,表明该信写于1935年12月12日,此时姜忠奎已在广州明德社工作。

    图六.jpg

    图六

    据姜忠奎《儒学》一书所刊《儒学自叙》一文介绍:“民国二十三年甲戌,陈总司令伯南暨当路群公倡建明德社于广州,而以学海书院编纂馆隶焉,意在率循古训,而发为新猷,存养本性,而畅为美德,斯诚兴邦御侮之急务。忠奎忝尸馆职,兼列讲席,因以儒学与诸生相砥砺。课堂仓率,未能详尽,仅略述流变之迹而已。退取礼记儒行荀子儒效及王伯富国诸篇论涉儒术者,辑成斯编。……乙亥冬月荣成姜忠奎述。”民国23年即1934年,陈总司令伯南即陈济棠,乙亥年即1935年。另据《儒学》所刊揭阳姚秋叟丙子(1936年)夏写《儒学题词》,称“叔明馆长”。

    按明德社,据温翀远回忆,成立于1934年4月12日(《陈维周与明德社》,载《广州文史资料》第15辑)。另据杨绍权回忆,明德社还办有《明德月刊》(笔者按:误,应为《明德周刊》),1934年“陈济棠处在这种读经高潮中,大办学海书院,……到北方去延揽的教师……这些教师是:……教授姜忠奎:字叔明,山东荣成人,他本人是北京女子师范学院教授,著有《礼记新义》等书。”(《广州的卫道读经与学海书院二三事》一文,载《广州文史资料存稿选编》七,中国文史出版社2008年版)章董朋、陈世、温翀远还回忆,学海书院办于1934年秋(《明德社与学海书院》,载《广州文史资料》第15辑)。另据吴宓《空轩诗话》记载,“叔明任青岛山东大学教授。闻耗(笔者按:指黄节去世),偕萧涤非君急来北平祭吊,且同送殡入寺。”

    由此可知,姜忠奎是在学海书院兴办后的1935年受邀来广州,“忝尸馆职,兼列讲席”,并在同年冬完成《儒学》一书,最迟又在1936年夏担任明德社编纂馆馆长一职,随后因学海书院解散而离开了广州。

    综上所述,可知姜忠奎1935至1936年在广州工作,期间完成并出版了一系列重要论著。如《六书述义》12卷于1935年出版,《纬史论微》12卷于1935年出版,《中庸郑朱会笺》4卷刊登在1935年广州明德社出版《新民》1卷1、2、3期,《人论》刊登在1935年《新民》1卷4~6期,《董子性情考释》刊登在1936年《新民》2卷4期,《儒学》4卷于1936年出版等。其学术贡献,诚如吴宓《空轩诗话》所言:“黄师(笔者按:指黄节)殁后,挽诗甚多,而以荣成姜忠奎君(叔明)之作高古精纯,辞旨正大,为最可称。叔明……深研经学,朋辈中咸推第一。”著名历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缪钺称赞姜忠奎是“南閤祭酒,五经无双;北海司农,大典囊括”(《<儒学>序》)认为姜忠奎堪比许慎、郑玄等大家。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