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读杭高

    发布时间:2019-03-29李怡红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

    ……

    我家在杭州凤起路附近。凤起路238号是浙江省杭州高级中学。学校搞活动,学子们常常唱起这首李叔同的《送别》,略带凄婉伤感的歌声就会飘出校园。

    杭高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名校,创办于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今年正好是建校120周年。

    杭高_meitu_32.jpg

    说起杭高,不能不提她的创办者——清末“守杭五年”的廉明“市长”林启。林启治杭,最大的政绩就是兴办学校,他创办了“求是书院”,是浙江大学的前身,创办了浙江蚕学馆,是浙江理工大学前身,创办了养正书塾,是今杭州高级中学、杭州第四中学前身,开创了杭州近代教育的先河。当时正值维新变法刚刚失败,清廷下令各省停止办学,因此林启才用“书塾”之名为掩护,校名取《易经》“蒙以养正,圣功也”之义。养正书塾实为一所中等学校,开设的课程有国文、小学、经学、修身、算术、历史、地理、物理、体操、英文、音乐等。

    1901年,清政府颁布《兴学诏》,令各省将书院改设学堂,养正书塾遂改名为杭州府中学堂。辛亥革命以后,更名浙江省立第一中学校。

    1906年,浙江巡抚以明、清杭州府贡院旧址改建浙江官立两级师范学堂。1913年,浙江省议会通过《筹设省立师范学校决议案》,将两级师范学校的初级部改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

    1923年,浙江省立第一中学校和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合并,两校合称浙江省立第一中学校。1933年,学校改名为浙江省立杭州高级中学。1949年,浙江省立建国中学并入。1951年,杭州市立中学并入,并改名为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中学。1988年,复名浙江省杭州高级中学。

    经过120年的发展,杭高现已成为享誉全国、雄踞中学界前列的浙江“大学府”型中学。从杭高走出的院士有52位,被誉为“院士的摇篮”。邵章、喻长霖、王廷扬、沈钧儒、夏震武、袁嘉谷、孙智敏、徐定超、经亨颐、姜琦、马叙伦、何炳松、沈溯明、李宗武、蒋梦麟、林晓、项定、崔东伯等出任过校长,经亨颐、马叙伦、许寿裳、周树人、夏丏尊、钱家治、张宗祥、沈尹默、姜丹书、李叔同、陈望道、刘大白、朱自清、俞平伯、叶圣陶、李次九等担任过教师。杭高培育的人才,有革命者俞秀松、施存统、汪寿华、冯雪峰、潘漠华,作家郁达夫、柔石、魏金枝、金庸、张抗抗,数学家陈建功,画家丰子恺、潘天寿、华君武,诗人徐志摩、汪静之,政界人物有徐匡迪、徐光春、卢展工等,真可谓群星璀璨。大学府,要有大师!此言不谬也。

    作为拥有120年历史的老校,杭高还保存有其历史文化的载体。占地近8万平方米的浙江省第一师范旧址,1963年被公布为浙江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旧址建筑布局原有七进,每进平面呈“一”字形,为砖木结构两层楼房,每进三间以廊相连。今尚存“一进”清末仿日建筑及“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石刻匾。

    100年前,这里是浙江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在“五四”运动大潮推动下,爆发了“一师风潮”。经过这次风潮的洗礼,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许多学生走上了革命道路,成为中国共青团的创始人、最早领导人和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骨干。

    从面临凤起路的大门到“一进”办公楼之间是一条笔直的甬道——已有600多年历史的贡院甬道。在我看来,这是杭高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遗迹。梧桐叶落,试院深深,无数学子,曾经走过。这条有600多年历史的贡院甬道是杭高文脉传承的见证。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杭州市园林文物局在西湖阮公墩上举办的仿古夜游活动风靡一时,我有幸成为阮员外女儿阮小姐的首任扮演者。中央电视台精品纪录片《话说运河》第三集《江河湖海处》对阮公墩仿古夜游活动有专门介绍,片中我的镜头长约1分钟。阮公墩是清嘉庆年间浙江巡抚阮元疏通西湖时用从湖中挖出的葑泥堆积成的小岛。历史上阮元(1764-1849)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他历乾隆、嘉庆、道光三朝,先后任礼部、兵部、户部、工部侍郎,山东、浙江学政,浙江、江西、河南巡抚及漕运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云贵总督,体仁阁大学士,被尊为三朝阁老、九省疆臣。他还是学贯古今,在经史、算学、舆地、金石等多方面都有极高造诣和卓著成就的一代文宗。为了迎接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经杭州西湖风景名胜管委会批准,湖滨管理处对阮公墩的建筑和环境实施了全面整治,开辟了阮元陈列室,从政治生涯和文化影响两方面介绍阮元对浙江、对杭州、对西湖做出的重要贡献。我觉得这是件有意义的好事情,应该让杭州人和来杭州旅游的人知道,杭州不光有白居易、苏东坡,还有阮元。

    在任浙江巡抚之前,阮元曾于乾隆六十年(1795)冬来浙江提督全省学政,开始倡导实学的教育改革。他为杭州贡院题写过一联,非常有名,上联是:“下笔千言,正桂子香时,槐花黄后”,下联是:“出门一笑,看西湖月满,东浙潮来”。杭高的学子们都知道这联,金庸先生曾回忆说,这联我是小时候记得的,以后每次学校大考或升学考试,紧张一番而交卷出场时,心头轻松之余总会想到它。

    这些年,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无数的学校都热衷于追寻“前身”、虚构悠久历史,哪怕向前延伸的几十年、上百年历史空洞无物,也不在乎。历史的真实性、严肃性荡然无存。

    如果这些学校的校园里有这样一条有600多年历史的甬道,那肯定要大张旗鼓地更改学校历史,向前延伸600多年是必须的!

    但杭高不是这样。杭高令人赞赏的地方在于她“不愿用年岁来压倒人”。 120年来,杭高一直坚守教育信仰和理想,坚持着“科学、民主、求真、创新”的校训和“勤奋、求实、开拓”的学风。那条笔直的有600多年历史的甬道正对着的,正是办公楼匾额正中的“求实”二字。

    北京大学对待校史的态度和杭高是一样的。北京大学的前身京师大学堂,既是全国唯一的最高学府,也是国家最高教育行政机关,它完全可以以历代的“太学”的正式继承者自居,将起源追溯到“太学”的起源——公元前124年。两千多年的校史,绝对是世界最早、世界第一!可是北京大学向来不愿意承认是“太学”的继承人,它只承认戊戌年“大学堂”的设立是北大历史的开始。

    同样是享誉全国、雄踞中学界前列的北京“大学府”型中学,北京四中也严谨地认定学校创建的时间只能是定名为“中学堂”的时间即1907年,不能随意提前。

    这些“大学府”型学校追求的是真正最重要的——精神和实力。

    冬春交接时节,杭州下了几场好雪。古朴典雅、宁静脱俗的杭高校园,在好雪的妆扮下,简直美极了。走在校园里,踩着厚厚软软的积雪,呼吸着湿湿润润的空气,感受着古老校园特有的书香气息,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洁白的雪花飞满天,白雪覆盖我的校园。

    漫步走在这小路上,脚印留下了一串串。

    ……

    《中国文物报》2019年3月29日第8版

    编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