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儋耳故地 包孕琼州

    ​ ——写在习近平总书记参观海南省博物馆一周年之际

    发布时间:2019-04-12陈 江

    2018年4月13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莅临海南省博物馆参观“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三十周年成就展”。当参观到儋州市三十年市容新旧对照图片时,他问:“历史上海南是否有个郡叫儋耳?”当时我在旁边陪同,随即回答:“是的,汉武帝在元鼎六年派兵平定南越吕嘉叛乱之后,又遣伏波将军路博德渡海收海南,并于次年在海南设儋耳、珠崖两郡。从此海南正式纳入中国版图。”随后,习近平总书记又饶有兴趣地与大家聊起了儋耳郡与珠崖郡都城变迁的历史。言语间,充分体现了他对海南历史的了解与关注。

    儋耳,海南历史之古国

    儋耳郡为何地,让习近平总书记如此感兴趣?

    儋耳,海南历史之古国,亦为汉郡,为海南岛最早的郡县之一。

    《山海经·大荒北经》曰:“有儋耳之国,任姓,禺号子,食谷”。远古,“儋耳”已远近闻名。那时候,海南岛与大陆已有着密切的联系。《尚书·禹贡》记载:“岛夷(海南)卉服,厥篚织贝(棉织)……锡贡”。“锡贡”,当时是一种“命而贡”的比较稳定之特殊朝贡关系,较一般的慕义向化关系更为密切,它说明海南岛土著与大陆汉族之间早就存在着十分密切的往来关系。

    据《汉书》,当年伏波将军路博德与楼船将军杨仆是“自合浦、徐闻南入海,得大洲,东西南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略地以为儋耳、珠崖郡”。儋耳郡盖汉武帝沿古称而名之。当时,儋耳郡与珠崖郡所领之县有玳瑁、紫贝、苟中、至来、九龙五县。依考古调查,汉儋耳郡的郡治在今儋州市三都镇沙地新村东,濒临北部湾。其中,儋耳故地包括了以今儋州市为中心的海南岛西南部的广大地区。它和珠崖郡的设立,标志着海南岛正式纳入汉廷统治。

    方外封疆,儋耳传奇

    海南置郡之初局势并不很稳定。由于珠崖数岁一反,汉元帝于初元三年(前46年),罢珠崖而并其地入合浦郡。自此,海南岛与大陆之间便处于一种游离状态。至三国,东吴孙权遂征朱崖,欲打破这个局面。

    《三国志·孙权传》记载:黄龙二年(230年),孙权“遣将军卫温、诸葛直将甲士万人浮海求夷洲及澶洲。澶洲在海中,长老传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将童男童女数千人入海,求蓬莱神山及仙药,止此洲不还,世相承有数万家,其上人民,时有至会稽货布,会稽东县人海行,亦有遭风流移至澶洲者。所在绝远,卒不可得至,但得夷洲数千人还。”

    “夷洲及澶洲”中的“夷洲”乃台湾已为定论,但“澶洲”,却不得而知。史家对其有多种说法,主要有日本说、琉球群岛说、台湾说、海南说和菲律宾说等等。

    历史上,孙权同时征“夷洲”(台湾)与“澶洲”仅唯此次,其举当时还遭到全琮、陆逊等大将的劝阻。其事在《三国志》的《全琮传》与《陆逊传》中皆有记载,分别以“夷洲及朱崖”和“珠崖及夷洲”并言。

    “澶洲”与“朱崖”或“珠崖”,明显是指同一个地方,也即是海南。“澶”,音与“儋”近,从音韵学之角度来看,其为“儋”之讹误完全可能。

    而孙权此番首征海南,虽“军行经岁”,但仍未得海南。又于赤乌五年(238年),重派“将军聂友、校尉陆凯以兵三万讨珠崖、儋耳”,终于达到了目的。

    关于秦始皇派徐福出海求长生不老之药的故事出自《史记》,但《史记》中仅简单地记载:“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这平原广泽在哪,司马迁没说,也无人知晓。一直到《三国志》,陈寿才在《孙权传》中第一个说出了它的下落,那就是澶州。

    明代海南四大才子之一王佐在《琼台外纪》中说,汉代海南岛有“善人”,“此善人乃武帝置郡之初已有三万之数,此皆远近商贾与贩货利有积业者及土著受井受廛者”。其人及其数皆与《三国志》里所讲的澶州徐福后裔惊人相似。

    有理由相信“澶州”即为海南,“善人”便为第一批入居海南的汉人,可能就是秦时徐福所率三千童男与童女之后。

    爰有南溟,中有奇甸

    至元代,海南又曾为海上贸易集散地。据元汪大渊《岛夷志略》记载,当时东南亚各国普遍与海南发生商贸关系。其中,遐来勿(今印度尼西亚马鲁古群岛)“贸易之货,用海南占城布、铁线、铜鼎、红绢、五色布、木梳、篦子、青器、粗碗之属”;苏罗鬲(今马来西亚吉打州)“贸易之货,用青白花器、海南巫仑布、银、铁、水埕、小罐、铜鼎之属”;都督岸(今加里曼丹岛西北端之达土角)“贸易之货,用海南占城布、红绿绢、盐、铁、铜鼎、色缎之属”;蒲奔(今加里曼丹岛东南部古代渤盆国)“贸易之货,用青瓷器、粗碗、海南布、铁线、大小埕瓷之属”;苏门傍(今泰国犹地亚西北的素攀武里一带)“贸易之货,用白糖、巫仑布、绢衣、花色宣绢、涂油、大小水埕之属”;麻逸(今菲律宾民都洛岛)“贸易之货,用鼎、铁块、五彩红布、红绢、牙锭之属”;文老古(今印度尼西亚马鲁古群岛)“贸易之货,用银、铁、水绫、丝布、巫仑八节那涧布、土印布、象齿、烧珠、青瓷器、埕器之属”;日丽(今越南中部洞海一带)“贸易之货,用青瓷器、花布、粗碗、铁块、小印花布、五色布之属”;丁家卢(今马来西亚丁家奴)“货用青白花瓷器、占城布、小红绢、斗锡、酒之属”;吉兰丹(今马来西亚半岛北部)“贸易之货,用塘头市布、占城布、青盘、花碗、红绿焇珠、琴、阮、鼓、板之属”;加将门里(今非洲东海岸)“贸易之货,用苏杭五色缎、南北丝、土绢、巫仑布之属”;曼陀郎(今印度曼德维港)“贸易之货,用丁香、豆蔻、良姜、荜苃、五色布、青器、斗锡、酒之属”;哩伽塔(今东非摩洛哥)“贸易之货,用金、银、五色缎、巫仑布之属”。其海上贸易之盛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其中,海南的布匹“巫仑布”普遍见诸东南亚各地,充分揭示了海南纺织技术之先进与纺织业之发达。也就是这样,才发生黄道婆不远千里来到海南学习纺织技术的故事。

    至明代,朱元璋极其重视海南的建设,于洪武五年设海南卫,其后,海南在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地位日益重要起来。朱元璋赞曰:“南溟之浩瀚,中有奇甸,方数千里”(《劳海南卫指挥敕》),海南终由方外之域发展成了南溟奇甸。

    发掘海南历史文化

    回顾儋耳故地的历史,在深深感受琼州历史文明悠久之余,还充分领会了习近平总书记关注海南文化的深刻寓意。这一年来,海南省博物馆努力发掘海南的历史文化,着力展示海南历史与南海文明。

    这一年,海南省博物馆完成二期扩建与一期改陈,实现了全面开馆,隆重推出“南溟奇甸”九大系列基本陈列,其中“南溟泛舸——南海海洋文明陈列”获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顺利通过了国家一级博物馆的运行评估;成功策划与举办的反映20世纪30年代海南黎族社会风情的展览“灯下故人——一个德国人与海南岛的故事”,并于2019年3月两会期间赴京在民族文化宫博物馆展出;完成了海南岛东南沿海地区史前文化的全面考古调查;成功举办了“当代中国博物馆策展人论坛”;编辑出版学术著作十余种(册)……

    未来的日子里,海南省博物馆将以发掘儋耳故地及全海南的历史与文化为己任,为增加海南文化自信,为海南自贸区(港)建设,肩负起文化担当。

    编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