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 从藏品总账上移植说明牌当休矣

    发布时间:2019-05-22刘 凡 张健平

    近年来,博物馆的智能化服务设施日趋完善,从自动取票、刷卡进馆,到参观展览时使用的语音导览系统、扫描二维码了解展品信息,参观结束后的电子留言簿等,这些设施的使用,极大方便了观众的参观,也为博物馆的管理提供了便利。而展厅中观众最直观的、应用最便捷的展品说明牌,却日渐弱化。由此,不能不让我们发问,展品说明牌难道真的作用不大了吗?

    综观世界上一些大型博物馆,展品说明牌使用还十分普遍,没有取消的迹象。相反,这些说明牌不仅不能弱化,还必须加强。毕竟观众在参观过程中,最先接触到的是展品和展品说明牌,这是目前智能化技术所无法取缔的。况且人与智能化设备还有一些距离,特别是对于不习惯使用智能设备的观众,再好的设备也形同虚设。因此,展品说明牌还是有很大生存空间的。

    日前,在博物馆参观一个书画收藏家的藏品展,其展品说明牌很有特点,是藏家硬笔手书,他将入藏的时间、入藏时的感受和他对这件作品的品鉴心得,一一在说明牌上写明,读后如沐春风,畅快淋漓。无独有偶,不久前,微友在群中发出她曾经就读大学的博物馆,说明牌对每一件展品的描述,都用诗一样的语言,将观众带入其境,完成一次视觉大宴。从这些博物馆对待展品说明牌的重视程度可以看出,是在用心做展览。

    这些个性化的展品说明牌,未必可以在全国博物馆推广,但给了我们一些启示。反思我们的博物馆,展品说明牌基本上千篇一律,从文物总账上直接移植过来,其内容无外乎展品名称、年代、尺寸等,非常简单,观众所获得的信息也就十分有限。还有的博物馆存在说明牌与展品不符、定名错误、生僻字大量存在、错别字等问题,观众反映较为强烈。

    笔者曾经有过一次参观博物馆展览的尴尬记忆。兴致很高去参观藏传文物展,进展厅以后发现自己这方面知识的贫乏,基本看不懂,而展品说明牌上的内容又非常简单,只有佛像名称、大致年代等。笔者仔细观察,观众与笔者一样,很少在此驻足。笔者与一位年龄相仿的观众攀谈,他也认为展品说明牌过于简单。这时笔者深深地感受到,展品说明牌的重要性。过去我们举办展览,注重的是大纲的编写和展品的匹配,而忽略了展品说明牌的内容,现在看来,这种观念是错误的。记得笔者从事文博工作不久,就发现博物馆老一辈工作人员能写一手漂亮的小楷书法,后来才知道,他们是经常书写文物说明牌所练就出来的本领。据他们回忆,以前一张展品说明牌上至少有200字,除展品名称、年代、质地等基本信息外,还有这件展品的背景资料,包括展品历史价值的描述、作用、重要性等。假如那个藏传文物展的展品说明牌能包涵上面的内容,观众看懂这个展览就容易多了。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博物馆建设成果显著,但存在的问题也十分明显。展览与观众的契合程度还存在较大的差距,博物馆的人性化服务缺位依然严重,观众反映看不懂展览的事时有发生。我们不能埋怨观众的文化水平低,素质不高等,而是要在自身上找问题。

    对于说明牌存在的各种问题,博物馆工作人员并不是不知道,而是重视程度不够。其实只需组织一支由专业人员和观众服务人员组成的整改队伍,也不需要占用多少人力、时间、资金,更不用闭馆,就能解决观众反映较大的老问题,何乐而不为?我们常说“细节决定成败”,一个成功的展览,是既重视大事,也不忽略细节。只有这样,博物馆观众的好感度,才能进一步提升。


    学术瞭望

    中国体育类博物馆合作发展探析

    黄洋、孙岱萌在《体育文化导刊》2018 年第3期文章《中国体育类博物馆合作发展探析》指出,体育类博物馆是博物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公众对文化供给需求不断增强,体育类博物馆自身也要履行使命、实现功能价值,朝着专业化、标准化方向发展。体育类博物馆合作发展势在必行,合作模式有项目式、联盟式和虚拟式三种,通过藏品互借、信息共享、文化协调创新三个层次递进合作。未来可通过建立体育类博物馆合作发展体制机制,构建藏品信息管理系统,建立人员培训体系等,实现体育类博物馆更好地发展。


    中美科技博物馆球幕影院比较分析研究

    刘媛媛、宋烜在《科普研究》2018年第3期文章《中美科技博物馆球幕影院比较分析研究》指出,球幕影院具有震撼的视听效果,是一种综合性科普设施,已经成为我国科技博物馆主要的特效影院类型。文章梳理了球幕影院的发展过程,指出在数字化的趋势下,影院兼具影片放映和天象表演的功能。文章对中美两国科技博物馆球幕影院建设和运营情况进行对比分析,指出我国球幕影院发展很快,甚至大型影院的数量已经和美国旗鼓相当,但是在观众量和人气上却远远不及。究其根本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影院功能定位、教育模式单一;影片开发不足,片租成本高;球幕系统制式不通用,影片资源交流困难。这些问题成为影响我国球幕影院发展的主要原因。因此,建议影院的管理者应充分认识影院的功能特点,从天文科普入手丰富影院的教育功能,提升吸引力;重视现场类节目的开发和播出,在缓解片源问题的同时逐渐提升影片制作能力;出台行业标准和规范,方便影片交流共享。

     (整理:杨秋)


    《中国文物报》2019年5月21日第6版

    编辑蔡苧